2009年

地域认同感

        前记:一直想写这么一篇文章,并非生活随笔,而是一个思考了很久的问题,并非在折射什么,而是一种不同的生活方式。无论生活与否,思想与否,我都想真实记录自己内心在某一段时间的感觉,这才是最真实的自己。所以一直都还记得两个人说的,一个人说,“如果你看的我的博客,会比我的朋友更了解我”,另一个人说,“如果这人无法在博客中展示真实的自己,那么现实生活中也请慎交”。看到这里,如果没有兴趣就直接绕道吧,朋友~
       正如当年的上山下乡一样,正如当年的三线建设一样,正如当年的经济结构调整一样,我想中国有很多跟我一样的人,本来应该是土生土长的人,然后却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生活了很多年。然后多年后再次回到家乡的时候,却发现一切都已经改变了,无论是性格,还是语言,还是习惯,还是生活方式,都已经不再是故乡的那样,所以当他们再次回到故乡的时候似乎已经无法融入故乡的环境。另一方面,也存在一个问题,他们整个的求学生涯是在另一个环境中度过的,但是周围的成长环境却不是真实的环境再现,多少都有一些特殊的地方。举个简单的例子,我出生在四川,但是却不会讲地道的四川话,生长在河北,但是口音里却没有任何河北的方言。父辈们是四川人,所以饮食习惯是南方式的,也就是说我几乎不吃面食,米就基本上算是我唯一的主食了,所以我读大学之前基本上没有在学校的食堂吃过饭,因为那里都是按照北方的饮食习惯来的。今天在食堂吃饭的时候,也有人好奇多问一句,“从没见你吃过馒头,这不正常啊!”我倒是没多解释,因为解释也没什么意义,因为饮食习惯是无法改变的。正因为这样,当第一次离开河北去四川读大学的时候,就要面临一些尴尬。再举个简单的例子,开学的时候有老乡会,结果在饭桌上我发现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因为他们都在讲方言,但是我不会,所以之后我就尽量不跟他们打交道,也不会产生任何交集,因为我对河北缺少一点地域认同感。同样的,回到老家的时候,面对原来的亲友们,似乎也在谈吐中透露出一点陌生感,因为说着不地道的四川话的时候, 我显得很别扭。很想说普通话,可是又怕造成陌生,最终居然被他们认为我是个内向的孩子。

- 阅读剩余部分 -

【听歌】untitled ~for her~

       这并不是简单的推荐,因为在这里有很多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昨天再次听到了黑发人送白发人的消息,才越发感觉到,时光易逝,人难留存~因为这样的事情已经渐渐要发生在自己的周围了。因为我们长大了,长辈们也跟我们一样长大了。无论是是正常的生老病死,还是其他事故,似乎我们都要去学着面对死亡带来的所有伤痛。因为那不仅仅是一个过程,因为我们失去的不仅仅是一个人,更是一份亲情,一份无法替代的人生。谨以此文,献给我身边已经逝去的长辈们,希望他们在那边能够一切安好,我会珍惜现在的生活,珍惜自己的父母、珍惜自己的亲人、珍惜自己的朋友。同时,谨以此文鼓励那些还跟我一样在为生活而努力的人,希望大家珍惜周围的每一位亲人,每一个朋友,他们有值得你珍惜的一切。
      《untitled ~for her~》是浜崎あゆみ献给亡友的一段极其深情的旋律,从演唱开始到结束都是含着眼泪,到最后哭的连音都抓不准了还在继续唱。而就在歌会结束不久的几天后,意外传出了她左耳永久失聪的消息,让人顿生佩服之情。现场留下的每一滴泪都让我记住了这样一个重情的艺人,不仅仅是因为她的嗓音,不仅仅是因为她有才,更因为她心中的那份执着和信仰。无论是听还是看现场亲情演唱,有的时候内心都会为之一颤,因为音乐总是能给人那么大的影响力,歌词总是能让人回想起很多值得珍惜的一瞬。

- 阅读剩余部分 -

变化一直躲在身边

      魔方——一个很多人小时候都接触过的玩具,但是恐怕幼年时期能够准确将魔方还原的人并不多。直到我读大学的时候,我再次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在大学生中似乎已经开始流行追忆童年了。学校的魔方协会似乎也是在那个时候应运而生,而在校车上看到高手们快速的变换,似乎也让自己找到了一些感觉,很想尝试一下,不得不说在大学的最后时光里,魔方陪伴了我大多数无聊的时间。直到现在,我还带在身上,尽管只能顺利魔方,尽管没有那么多方法,但是依旧还是给我带来了一些快乐。
      有的时候,看到那个小东西,就越发觉得,其实人生跟魔方很像,人生的变化,就如同魔方的变化一样。人们常说,人能改变命运,但是也有人觉得,似乎很多命运都注定好了的,即便你能改变,你能让生活更好,那似乎也是命运注定你要去做这些,这并不是消极的想法,而仅仅是说了一下自己的感觉,因为很多时候,我们都会发现,在命运的变化面前,我们总是那么弱小。我们的命运就如同魔方一样,看似变化多端,但是其实最终还是那六个面,最终还是那26个小方块。当我们尝试去改变这些

- 阅读剩余部分 -

借题发挥

       上一次有人这样评论,“我们是带着飞一样的梦想离开校园的吧,仅仅一年多都没有了身上的锐利,是佩刀丢了吧?”这句话,我至今都感触颇深。离开学校的同学已经悉数进入自己的状态,无论是抱怨也好,开心也好,大家都学着适应现在的生活了。尽管不知道接下来能有多少惊喜可言,但是庆幸的是大家还都在努力着,相信大多数人都已经在经济上开始独立了,这就是一种进步吧。
       突然间相当,去年的这个时候,第一学期的应聘工作基本上已经收尾了,不得不承认,那个时候班里就业情况还是比较喜人的,只是因为种种原因,大家多少有些悲观。毕竟这是专业和学校的性质决定的。很多人不得不去选择一条并不适合自己的道路,很多人也不敢肯定自己是不是有能力去选择一条自己喜欢的道路,然后大多数人都选择了中庸,选择了这份稳定的工作。所以我想,这群人似乎在离开学校的时候并没有带着理想,但是却至少带着一些信念。现在还没到一年的时间,已经开始有了一些变故,只是这种变故对我们来说已经显得稀松平常了,因为本身作为年轻人来讲,如果发现这份工作并不适合自己,那又何必要强求呢。也许是因为这些人心中还留着那份信念,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佩刀还没有丢,他们还坚信自己还有那份锐利。

- 阅读剩余部分 -

散记-生活的碎片

      我承认我想学学大家那种记录生活的方式,所以我今天做个尝试。不是我想偷懒,因为有的时候生活中的确 有不可完整粘合在一起的内容,那么用散记的方式似乎更加有效果吧。
       一、实况与生活
       离开学校四个月了,也离开足球四个月了,但是实况却一直在身边呢,很庆幸,至少有电脑的地方就有实况。昨天同事向我挑战实况,我并不了解他的实力,往往在这个时候我都很谦虚的,也很谨慎。但是很意外,也许是很幸运,因为第一场Messi的状态全红,Messi全红那就意味着右路出现了一个风一样的男人,势如破竹的。因为第二场Eto'o的状态全红,尽管Messi和Henry的状态跟一坨x似的,但是埃托奥依旧是个神一样的男人。所以两场比赛我都以高比分搞定了,4:0和6:3,其实这在人人对抗中是很平常的。所以这样一天,让我重拾实况,也体会到了一些快感。毕竟似乎在这个小圈子内,暂时还没有人能搞定我了。

- 阅读剩余部分 -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路易大叔:我最近也是在思考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下去 不过也没有头绪
  • 路易大叔:如今的社会,孩子总会飞离身边
  • 路易大叔:运动细胞还是能够找回来的 加油
  • dd:祝福 你父亲早日康复
  • 路易大叔:祝好!加油!

归档

友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