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致

我把这个词用在这次香港出差看到的中环写字楼里的职员们,无论男士还是女士,也许长相一般,但是穿着都很精致,西服都是笔挺,没有丝毫的褶皱,发型都是非常顺滑,没有任何的毛躁。反观国内的这些在所谓的高端甲级写字楼里工作的人,其实大家并没有表现出作为职业经理人的专业度,至少在衣着外貌上没有给到自己这样的体验。当然作为自己来讲,其实也是非常震撼的,因为自己虽然一会自诩每天都是西装革履的上班,但其实到了香港和这些普通的上班族一对比,自然就发现,原来外面的世界真的是有很大的不同,自己在很多地方都没有表现出应有的专业度,那自然也没办法让陌生人真切的感受到这些。因此,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自己需要去做一些改变,至少在外观上需要一些改变。

在深圳通关的时候遇到很多小朋友,这些大多数都是出生在香港,但是父母在深圳的小孩,他们只有居港权,但是没办法在深圳读公立学校,因此每天只有6点30分起床,每天往返深圳和香港。这样的经历对于这些小朋友来说,可能是艰辛并且痛苦的,但是他们却得到了相对优于国内的教育。反观国内现在的教育严重不均衡,其实大多数时候都成了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的天下,那么普通民众到底如何享受国家所带来的优质资源呢,可能仍旧要打一个问号了。

我不太习惯这么去批判这个社会的不公正,也很少像这样去感叹自己的旅途,也可能是出差的时候偶然想到的,却没有很及时的记录下来,而到了自己要记录下来的时候,却已经忘记了很多内容。但我仍旧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能够记录下一段时间内,自己对于生活和工作的很多思考。有一天再回过头来看这一切的时候,我觉得我会有更多更新的观点。

请输入图片描述
请输入图片描述

序章还是落幕

晚上驾车从父母家回自己家,比平常多花费了1个半小时,当然是拜小长假所赐,但也就是这两个半小时的车程里,自己几乎一句话没有说,在思考很多东西,思考怎么快速超车,让自己快些到达;思考2018年的一切又如何超车,如何让自己快些到达;思考2018年是不是会有所改变,还是安于现状;思考路上那么多的车辆,那么多的家庭,他们又有着什么样的轨迹……当然这些是不可能有结果的。

2017年对自己来说是非常不平凡的一年,有很多的改变,也有很多的进步,无论是事业上,还是自己的生存状态上,还是自己对家人的态度上,我学着自己去面对很多的问题,也学着去对抗很多的不公,当然还有很多自己无力改变的,自己也在尝试去破冰。一切的开始即是一种过去,一切的落幕也是一篇序章。重新开启的1年,可能伴随自己的会有更多的不可思议,但无论如何那也是属于自己人生中的一年而已。从来没有回过头去看过自己每一年开始所写的东西,也没有去看过自己是否真的达成过某些定制的目标,因为其实每个人在跨年的时候都会立下一面大旗,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可长可短,最终都被淹没在时间的长河之中,然后过了若干个月,再回过头来想,原来这一年又浑浑噩噩的过去了,然后又继续去计划属于自己的2019年。

这一年最对不起的是自己的孩子,年初家庭的很多变故,让孩子没有感受到一个家庭应该有的氛围,然后又紧接着面临的是炎热的考验,几次开车送她回父母家,我都是含着泪的,但是她却很坚强,这让已经而立之年的我发现原来自己也还没长大,还不如一个孩子,孩子在父母的照顾下,度过了最近几年最热的夏天,我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我也不能真正去体会她所经历的东西,我只知道自己在这些面前能够做的事情太有限了,而后来又出现了孩子像一个物件一样被推来推去,我不知道这些对她以后的性格成长会不会造成影响,我只是想尽力弥补她所承受的这一切,她本不应该承受的这一切。今天我走的时候,孩子很乖,虽然嘴里嘟囔着说要回成都,但是却被我几句道理讲回去了,我很感谢她能体谅我的不易,从这一年开始,我也知道,我欠孩子的,一辈子都无法偿还,而不是人们经常所说的什么孩子欠父母的恩情,而以后我欠她的还会更多。我想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提供更多更好的环境给她,教给她更多的知识和做人的道理,让她明白这个世界的纷繁复杂,直到有一天她能够独立面对自己的人生,无论我的这一生要经历何种过往和变故,我都会坚持下去。

阅读剩余部分 -

不变的和改变的

大概10年过去了,敲键盘的手越来越生,大概也很难再像以前那样用最快的速度将大脑里的想法传递到指尖,毕竟人也有老的一天,自己也有不擅长这些的时候。13日第一次去了香港,那天晚上本来就想好好把自己所见所闻记录下来,以免以后忘记,只是那天晚上在港口吹了许久的海风,跟朋友通了很久的电话,聊了很多关于过去和未来的事情,发现原来自己真的改变了许多,从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到现在有一些技能傍身,从不知道自己喜欢做什么,到终于找到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虽然依旧荆棘重重,但是依然还可以好好的坚持下去。

还记得在港口散步的时候,看到对岸的灯火阑珊,感受到迎面吹来的海风,才真的意识到,这应该就是世界的一部分了吧。以前人们总是说世界这么大,要出去看看。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出来的太晚了,甚至忘记了感动,也忘记了当年年轻气盛的自己是让何种力量压制下去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庆幸,至少这个时候自己出来看了看,自己也接受了深深的洗礼。这样一个港口城市,经历了100多年的发展,虽然已经有所停滞了,但是依然比内陆城市领先了数十年,而这数十年不仅仅是大家所看到的经济发展,而更多的是软实力的改变。自己曾经的不够努力,从来没有想过会登上环贸广场看看这片海和这座奇妙的城市,一个曾经的英国殖民城市。而因为自己的不努力,也错失了很多让自己脱胎换骨的机会。所以我很感谢每一次出去的经历,尽管到现在为止我只去过美国和香港,但每一段旅程都足以让自己始终知道还是那么的不足。

阅读剩余部分 -

无数的不安

11月3日,南京禄口国际机场

重新走进机场贵宾,虽然相比以前档次略有下降,但是毕竟这是靠自己的权益所得到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东西这么看重,也许是因为自己曾经缺少这样的体验,也许是因为自己觉得这就是社会阶层的差异,但相信对多数人来说,这只是很普通的一些体验罢了。第二次从南京返回成都,完全不同的体验,也或者是天上地下的体验,充满忙碌的出差旅途,手机也只是偶尔响起,没有太多时间去回复消息。经年累月的奔波,尤其是这半年来,经历了工作的洗礼,也有上交的学费,但尽管如此,依旧不知道这样的状态是不是自己真的想要的,没有休假,也没有什么结果,经历了那么多的人和事,终于觉得自己还是应该自私一些,你所付出的很多努力,未必会有那么多的回报,那为什么不多为自己考虑考虑呢?

在我焦虑自己的职业方向是不是准确的时候,我可以得到很多同行的肯定,但却依然得不到自己的肯定,我不知道是自己的不满足,还是自己真的能力不够,而值得庆幸的是自己的自信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提升,毕竟自己终于能够好好面对自己接下来要面临的挑战。但这依旧是令人不安的,因为不知道自己身处的这个行业是不是会有让自己得到极大提升的行业,也不知道是不是能够给自己带来巨大原始财富积累的行业。每天面对无数人的鼓励和讽刺,每天看到那么多的阶级差异,看到那么多的起点差异。我甚至会退缩,也许是因为自己的起点并没有多高,也许是因为自己曾经走过的弯路,也许是因为自己天生不那么聪明,只是比别人稍微强迫症重一些。记得曾经跟财务总监聊到,做我这一行的,要是没点强迫症,可能还真的不太好交代呢。

阅读剩余部分 -

Not bad day

因为住的地方刚好在机场航线附近,所以每天都会看到数架民航客机从不远处飞过,天气明澈的时候,甚至还能从地面看到飞机尾翼上的航空公司logo,有的时候也会看飞机去猜型号,虽然多少会有一点噪音,但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也觉得这也许生活给自己的恩赐吧。因为小的时候喜欢看火车,从原来的内燃机车,到后面的电力机车,再到国产动车组,再到进口动车组,再到国标动车组。火车之于飞机,都是当下很快的交通出行方式,也散发着那种机械工业带来的魅力,所以喜欢去循着他们的轨迹,去很刻意地了解火车和飞机的信息和资料,学习他们这么多年所带来的进步。

当然这么多年过去,也终究没有真正进入航空业,反而是在铁路行业曾经有过短暂的从业经历。不管怎么说总是觉得飞机这个东西稍微要比火车稍微高端一些,当然现在的高铁已经几乎不输飞机了。每天有机会就可以抬头看到飞过的飞机,也许当时飞机上也有不认识的人在看着地面,我不曾知道他们会飞向什么地方,每天无数次的遇见,也是无数次的错过。

飞机它有自己的轨迹,我也有自己的生活。虽然每天都很忙碌,也不知道这样的状态会持续多久,有的时候就很想给自己放个假,但是没办法,还有太多的事情没有去完成,还有太多的事情和难题需要自己去解决,于是就只能继续往前跑。忘了年少时对自己西藏之旅的承诺,多少年过去之后,也很少提起这个事情了,并不是因为西藏的空气质量没有以前那么好了,恰恰是因为自己不再把这些所谓的心灵净化去当成自己不得不面对的东西,心灵原本是什么样的,那终究是什么样的,谁又能真的改变什么呢?就算我真的去了西藏,那我就真的能够让自己的心灵得到洗涤吗?难道在这之前,我的心灵就真的有那么肮脏吗?也许是的,也许未必!

以前有个博友骑行川藏线去了拉萨,那个时候会佩服,现在也依然会佩服,这种勇气和真的坚持下的能量是很多人都不曾具备的,反而很多人擅长喊的很专注,却不知道自己真的应该朝着哪个方向去走,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做什么。

没有旅行、也很难有放松,无论这样的状态持续多久,无论生活中有多少琐事,无论每天会注视多久的飞机,尽管也知道以后会经常坐飞机,但其实那最后不过是交通工具,也是在寄托自己朝远方的一种信仰和信物。就像这么多年来对所有轨道交通都那么熟知和感兴趣的原因,那是一种自己渴望远方和自由的信仰和信物,他们带给我的不仅仅是对这样一个工业文明的欣赏,更多的是能够改变自己出行轨迹的方式。

以上,看到每天经过房顶的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