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

关于静水流渊(前曾经の轨迹)站长对曾经访问过本站朋友的一点恳求

朋友,你好!
      可能你已经忘记访问过我的博客,因为本人的朋友患上了一种病,试过很多药都没有用,可能会面临死亡,她才21岁,还没有好好享受过生活,就要早早结束自己的生命,虽然还没有下死亡通知书,也许还有救治的可能,但我的这位朋友心情已经非常非常低落,曾经看过一个故事叫做《最后的常青藤叶的故事》:贫穷的画家苏和复西的邻居贝尔门是一个画了一辈子画却还没名气的画家。不久,复西得了严重的肺炎,而且病情越来越重。她把生命的希望寄托在窗外最后一片藤叶上,以为藤叶落下之时,就是她生命结束之时。然而令人惊奇的是,尽管屋外的风刮得那样厉害,而锯齿形的叶子边缘已经枯萎发黄,但它仍然长在高高的藤枝上。奇迹出现了,复西没有死。原来是一直默默无闻的老画家贝尔门,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为了画上最后一片藤叶,身体本来就差的贝尔门着了凉,染上了肺炎。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终于完成了他已等待二十五年的杰作。我希望她可以在看到希望的同时坚强的活着,如果有幸治好顽疾,更能够积极的面对生活。

      我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可以帮到她,所以我想到向各位寻求一些祝福,可以是图片形式的,也可以是视频形式的,或者其他您认为合适的形式,方便的话,也请各位写上自己的网名,可以让她知道其实这世界上还有很多陌生人可以给她很多鼓励,让她好好面对这次考验,无论是不是可以治好,都可以坚强的、开心的活着。

       称呼的时候可以称她 “小葵”,也可以叫“sunflower”,也可以叫“向日葵”,她喜欢旅行,喜欢跳舞,喜欢海,也可以以您当地的一些标志性建筑物作为背景。方便的话,请将祝福发到我的邮箱vzhangjie@gmail.com,谢谢。

- 阅读剩余部分 -

不靠谱的生活源自不靠谱的圣诞

       闲暇的时候喜欢用手机上的“鲜果联播”,倒也不是因为这个软件多么多么好,只是已经习惯从里面获取一些信息,获取一些心灵上的鸡汤。卢大萌说不喜欢看那些励志的、讲大道理的东西,但其实我想大多数人都还是希望自己的生活能够稍微,哪怕是稍微理想化一点,只是这些东西相对于现实都太扯淡了。所以只是习惯在鲜果上找找那些看似很让人羡慕的感情,让人看似无比嫉妒的状态,只是因为很多东西是自己得不到的, 很多东西可能永远都得不到。因为错过了最好的时机,而也有可能是当时根本不懂得这些道理,所以就那样迷茫了很久,在这个时候,已经算是融入社会了,却发现自己在之前所积累的一切判断人的经验都是在扯淡,不懂得如何面对陌生人的圈套,也不知道世上的人有多么复杂,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被欺骗,被出卖,也许是本能的保护自己,但也许真的要注意到这些东西。

       《倚天屠龙记》里面殷素素跟张无忌说,越是长得漂亮的女人就越会骗人,这句话我还没真正验证过,因为咱身边其实没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漂亮女人。当然这也明显跟自己魅力不够有一定关系,而且在现阶段,圈子的档次和包里钱档次也会决定这些。忘记在什么时候在哪里看到说丫在下半年要走桃花运,怎么算桃花运呢?确实没法界定,难道就是可以有很多接触异性的机会,还是可以脚踏好几条船呢?不过我确实没那资本和那魅力。只是感觉自己变得很纠结,自从跟微信上几个姑娘接触过之后,才发现其实在自己想法以外还有很多很多不知道的世界,我以为我的生活应该像师姐他们,像某帆他们,想更多的表哥堂哥,像更多普通的青年一样,很普通,很平淡,很踏实。我以为我接触到的人都是很善良,很踏实,想法很普通的人。我不知道这几个姑娘算不算跟我有缘分,但很明显至少做到了缘这一步,而对他们生活未知造成了我内心的恐惧,除了不知道怎么选择以外,当然也害怕像过去一样,再受一些伤害,螃蟹座的人真的伤不起,不能伤太多次,而且也不想伤人,无论怎么样都会非常痛苦的。

- 阅读剩余部分 -

圣诞前一天

       早上起来看到新闻说网购火车票已经覆盖全部车次,仔细想想,这算是时代的进步还是时代的讽刺呢?我无法妄下定论,至少对于这部分懂得使用网络和知道什么是网银的人来说,无论什么年龄层,但多少受过一些教育的人,就必定会懂得,哪怕不懂得,也可以很快学会。所以对他们来说,这是时代的进步,因为可以比以前更好买到票,即便是在非常紧张的时刻,只要你有心,在凌晨零点开闸放票的时候就手快有手慢无。估计铁道部也考虑过一些现实情况,那就是不懂得使用网络购票的人,特别是那些社会底层的民众,他们可能继续要无知的在售票大厅排队,可能队伍要排到广场上,但他们只是为了一张可以回家的车票,即便是无座,能买到已经是心满意足了。曾经有一次在车站外的动车组车票自动售票机上买票,排队的人远比大厅窗口那里少,我后面有以为年纪比较大的中年男子,看穿着应该是农民工,他虽然知道在自动售票机上买票可以比较快,但是他确实不会,后来我买完之后他请我帮他买一下,我很快答应了, 用很快的速度帮他买了一张自动售票机上出的票,他除了说句“谢谢”,还说了一句,“原来这里出来的票是蓝色的”。当时我有些茫然,但也有些感慨,实际上这个社会发展的不平衡性从这些细小的地方就能够充分体现出来了。

       今天是圣诞节前一天,没到晚上,所以我不叫它平安夜。在国外,恐怕已经很有气氛了,虽然这个洋节日在中国年轻一代的心中已经扎下跟,但毕竟不能跟西方国家相比。实际上这成为大多数卖场、超市的节日,因为可以搞很多活动,当然也成为了大多数年轻人,特别是年轻情侣们的节日。只不过他们也要面临今晚出行困难的窘境,毕竟今天全城估计有很多人出门都是为了过这个圣诞节,只是我还真的没什么感觉。冬至已经过去几天了,很庆幸的一件事情是今年好好地过了一次冬至,记得以前在北方的时候家里也几乎不重视这个所谓的节日,没想到在四川,当地人是如此的重视这个节日,四川的习俗是吃羊肉,所以那天卖羊肉的人是狠狠捞了一大笔的。因为人们总是说,再贵也要吃,这算是一种对风俗的尊重吧。北方的风俗是吃饺子,这个不是父母告诉我的, 因为父母不是北方人,这个是北方的朋友告诉我的。所以冬至那天我也好好吃了一次自己煮的饺子,跟同事一起,还是圆满了。

- 阅读剩余部分 -

不是童话的现实

       在来的路上听到车上的收音机放着《童话》,一首很久没听过的歌,一首曾经听着还是很有感觉的歌,一首值得我现在还下载下来听的歌。忘记那个时候我是多大,也忘记周围是有多少痴情男女,姑娘们一个个都懵懂地觉得自己是那个公主,小伙儿们都很二地觉得自己是那个王子,都觉得自己有一天会幸福,都觉得有一天自己会遇到MV般的情况,但最后结果是多数姑娘和小伙分了,少数留下来了,相同的是他们都长大了,都变得不那么幼稚了, 都开始认真地思考自己的问题了,当然了, 还是有一小部分顽固分子,到这个年龄段,还在想着耍流氓。原来这个时候才发现,一大群当年在童话里生活的人,都被剩下了,当年靠这首歌追到姑娘的小伙儿有的已经开始新的生活,有的已经淡忘阴影,真心的是祝福那些到现在为止还走在一起的情侣和夫妻,希望他们能够过得一切幸福。

      “那个成人的有什么好纪念的嘛,考上研究生才值得纪念! ”一个过去的姑娘是这么在QQ里跟我说的。这是一个上进的姑娘,对于她的人生我不甚了解,却知道这是一个在不断努力奋斗的姑娘,有着姣好的外表,有玩世不恭的性格,也有渴望流浪的内心,更有一颗一直前行的内心。她曾经问我,她有什么缺点,我一一跟她说了,但我自己却很清楚,她这一切的优点早已掩盖那些不值一提的缺点了。只是这是一个过去的姑娘了,在聊天的间隙,我想到这些,然后写出这句话了。仔细想想,当时还真没打算耍流氓,不过也许跟这个根本没什么关系,然后就渐渐要淡忘这一切了。毕竟是我欠下她的,欠下一条长裙,欠下一本圣经……

- 阅读剩余部分 -

期待还是未来——原来就是不断的战斗

       我没想畅想什么未来的事情,只是在这开始的时候确实不知道用什么题目,因为对于一个饱受磨难的母亲而言,无论多小的期待,无论多远大的未来,都是她希望看到的。而一旦他的孩子,无论男女,都没有找到一条合适的道路,那么必然在她的人生经历里面,在孩子成年以后,将继续遭受这样的磨难,加之以冷嘲热讽。我有一个这样的母亲,一个很普通的母亲,她用她人生最重要的几年来照顾一个病床上的丈夫,也用她人生中心理最脆弱的几年来抚养一个孩子,至少在这个孩子22岁之前,她是很满足的,因为虽然家庭并不富裕,但至少可以赢得很多人的尊重,因为孩子在学习上很努力,而在22岁之前,似乎长辈们可以攀比的就是孩子的学习。这一点我庆幸我做到了,只是后面三年发生的事情却一下子让人不知所措了。

       我意外的放弃了保研,这对母亲而言,算是一个晴天霹雳,我告诉她说我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读研不是为了一个脸面问题,而是再也不需要跟别的孩子拼学习成绩的问题了,现在要拼的是实际工作能力了。母亲同意了,但是我却不知道她同意之后,可能要面对很多人的冷嘲热讽,比如说,你的孩子当初肯定没保研,只是拿来糊弄亲戚朋友的把戏而已。其实能够说出这话的人我并不会因此而怨恨他们,因为毕竟这样一群长辈的确是从山区农村来的,没受过什么教育,每天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说三道四,然后不断的八卦,不断的去看哪家孩子的笑话,这跟我的母亲不一样,她至少读过高中,至少懂得如何教育一个孩子,至少懂得如何努力工作改善家庭经济情况。我坚持了自己的选择,去了中铁,一个多年前就不想去的地方,只是那里有着国企的名号,有着看似很高的工资,只是那里可以很快改善家里的一些条件,我欣然把这个当成是自己进入社会前的第一次锻炼,虽然经常抱怨,但母亲也都努力安慰我,努力告诉我要吃的了苦,才能够有所成就。

- 阅读剩余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