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Communication

      昨天成都号码接到一个朋友打来的电话,不过我马上挂掉了,然后用这边的号码重新打过去。聊了很久,关于以前的故事,关于现在的生活,关于我,关于她,关于一切可以聊的东西。虽然很久没有见面,但还是有很多话说,虽然很久才通一次电话,因为一般很少接到同学或者朋友打来的电话,一般都是我给他们打,所以我还是蛮惊喜的。只不过因为地域差异的缘故,很多东西,电话里还是说不清楚的。不过我很感谢叫做“电话”的东西,毕竟它让交流变得更加容易一些,毕竟不需要像很多年一样如果想要跟朋友交流,就要写一封信,或者发一封电报。关于communication,我第一个感谢电话。
      那个朋友以前跟我是一个学院的,那个学院叫做School of  Arts and Communication,所以里面有个专业叫做传播学。以前迎新的时候,喜欢问新生一个问题,“你说我是学传播的还是学汉语的?”一般他们都会回答说肯定是学传播的,因为我的性格太不内向,因为我跟传播的同学走的比较近,我有时间就会到传播宿舍那里去逛逛。从他们那里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也学到了关于交流的很多东西。从中我更加学会了,如何将两个专业的人的优势集中到一起,然后认真分析这其中有意思的事情。关于communication,我第二个感谢艺术与传播学院。

- 阅读剩余部分 -

You'll Never Walk Alone

       出自著名的利物浦俱乐部的队歌和队徽上最经典的那句话,你从不独行。几年前,对利物浦那种专门斩杀豪门强队的气质很崇拜,正如当年的佛罗伦萨一样,也是几年前,意外发现有个人也很喜欢利物浦,那个时候我以为她是真的喜欢,后来才知道,她是喜欢利物浦的队徽,也是那个时候我送她一个利物浦的队徽,也是那个时候我认真地看到了上面刻着的那句话“You'll Never Walk Alone”,也是那之后,我更加真实地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一直到现在自己孤身一人,虽然不知道这样的状态还要持续多久,但是我感觉这种状态似乎对大多数认识我的人而言,是好事。也许看到这里,你们会很奇怪,为什么我会说这种话,因为在我看来,我心中的那种忧郁和孤寂,我表情中的那种淡然和苦涩,都证明,我就应该比别人更加孤独一些,这样才更能磨砺我的能力。过了一年之后,我才渐渐发现,原来我早早地离开他们真的是对的,因为我在他们身边,只会让他们把自己的才能埋没了,只会让他们失去展示自己的机会,其实每个人都是很强的,我一直都这么认为,无论我们现在是什么样的状况。因为在毕业一年多的时候,我渐渐发现,我不在他们身边的时候,他们要比我想象中的更强大,而我却比自己想象中的要更弱小。每每到这个时候,我就更加感觉到自己应该一个人走。正如六月份回去的时候总结出的那句话一样,没有人天生愿意被照顾,其实我认识的这帮人也都是一样的。
       每个人都告诉我说,我不应该感到孤独,可这不是感到不感到的问题,这是一个存在不存在的问题。上次也说到,如果有一天他们都不在那里了,那我还会有那么强烈的想法要回去吗?我倒希望“i will walk alone forever”。实际上我的确是这样的,在很遥远的地方,每天下班的时候甚至都没有什么念想,只能呆呆地望着电脑,多年的隐身,相信也让很多人忘记了我,有的时候我真希望自己的QQ号也能分成工作和生活两种,但这并不是很现实。因为现实的残酷,我开始不愿意多与故人接触,也因为现实的残酷,我一直都感到新人中没有什么特别谈的来的,于是,我开始给自己施加各种压力,我要让自己感觉到自己是何种的孤独,我要让自己的心智被磨练到极点,我要告诉自己,只有放弃这一切,只有孤独地继续战斗下去,才能够有一天真正站立起来,否则我将永远一事无成,何苦要依赖这一切呢?何苦要再次踏进跟自己毫不相关的生活呢?何苦要再把这些人限定在自己的圈子里呢?每个人都是很独特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每个人都愿意把自己的人生书写得更加灿烂。而我也一样,只是当自己发现一切都不顺的时候,我更想独自去承担这一切,然后让自己从中接受一种洗礼,而且每一次洗礼都要有一个新的境界提升,这样才能够让我有更多的机会变得更加强大,无论现在如何。何时能够名正言顺地面对这一切的时候,我想我会真正站起来面对这一切的。

- 阅读剩余部分 -

祝福都送得到吗?

       第六个在外度过的中秋节,虽然比以前更孤寂了,但是却比以前更淡定了。孤寂是因为持续得太久了,这种孤独之情只会越来越深,淡定也是因为持续得太久了,这种淡定只会越来越习惯。吃过晚饭,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伤感,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开心,毕竟这是第六次发生这种的事情了。打完电话,就例行地疯狂地发短信,在以前,对那些特别熟悉的人,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我就会很认真的自己去编短信,但过了好多年后,我发现自己这种心气已经没有以前那么高了,有的时候确实是时间不允许,有的时候确实是编不出来了,也许是因为情未到深处吧,不过我想自己这种感情是能够传达出去的,无论短信是转发的还是自己编写的,多少都是一个意思。上高中的时候看过一个故事,有两个年轻人,一个人每次到过节都会在外面玩得很疯,然后把过节费都花掉,另一个年轻人则会选择把过节费拿来买100元的电话卡,给每一个值得自己去思念的人打电话送去祝福,若干年后,后者靠着这种坚持,建立了很庞大的人脉网络,最后取得了很大的成功。我也希望像第二个人一样,其实自从工作之后,打电话的频繁度已经远远高于发短信了,所以过节的时候,如果在没有醉的情况下,我还是很想打电话告诉他们,我一切都好,告诉他们,我希望你们一切都好。但有的时候,看着手机里那将近五百多个电话,到底有多少人是值得我认真去编写短信的呢?到底有多少人是值得我打电话过去问候的呢?到底有多少人是应该直接转发短信呢?到底有多少人会在不经意间漏掉他们?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每次过节都会记得我,有的人每次都会很早就发短信给我,我很感谢他们,而我也会尽量给更多的人发短信或者打电话,无论若干年后,他们是不是会记得我,因为我的本意还是希望送去我的祝福,我的本意还是希望他们知道我是懂得礼节的,本意还是希望他们一切都好的,可是我的祝福都能送得到吗?我很怀疑……

- 阅读剩余部分 -

距离

       距离有多远?这个是谁也无法回答的问题,今天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说可能要调走了,然后我就突然间感觉到彼此之间的距离一下子将会变得很远。其实有的时候人跟人之间的距离是人们无法揣摩的道理,以前看过一部叫做《秒速五厘米》里面的一句台词“但我们彼此互发的短信,也许仅使彼此间心的距离接近了一厘米”。那是一种看上去很沉郁的感觉,但却不得不承认这种感觉让很多人都觉得似乎有可能真实地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在以前,距离拉长的时候,人们通过信件和电报拉近这一切,后来发展到了电话、手机、即时聊天工具,可这些真的可以替代面对面的交流吗?我不知道,因为我没有成功得出过结论。大学毕业之前在火车上遇到了一个校友,偶尔聊到了他女友的事情,我才知道,他们两个坚持异地恋坚持了四年,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还能在彼此都工作之后继续坚持,但是我知道能够坚持四年已经很不容易了。所以那个时候我对他以及他的女友,是怀有敬佩之情的。工作之后,我跟他的联系也渐渐少了起来,不过还是希望可以祝福他们一下。
       其实距离有多远,读高中的时候只知道从家里到学校的距离,那个时候似乎每个人都从来不会去想有关分别的任何事情,因为每个人都像往常一样上课,回家,偶尔打电话闲聊一下作业啊,生活啊,青春啊,之类的无聊的话题。然后很快四年的时间就能过去,然后很快大家就知道什么是分别。但是很不幸,因为身处的地域不同,身处的教育环境不同,这让同学之间的感情似乎不像电视里的剧情那样真挚,似乎大家面对分别就是一种必须要发生的事情。然后愿意去省外的人就提着自己的行囊离开家到很远的地方,我想那个时候我算是走的比较远的吧,从成都到保定有1896km,最巧的是,西南交大的建校时间居然也是1896年。最开始的时候寒假暑假我都会回去,然后见见那些同学,后来我只有寒假才回去,因为那毕竟是有春节的假。时间久了,我渐渐发现这些同学之间的感觉不再像以前一样了,甚至几乎没有短信、电话来往,QQ上也几乎没有任何发言,一下子,我发现彼此的距离拉远了很多,已经达到在街上见到仅仅是寒暄几句就匆匆分开的地步,不得不说这有些悲剧了。

- 阅读剩余部分 -

是我们主动要求忽略的

       基本上而言,我是很少谈论时政的,因为这个跟自己没有多少必然的联系,我不从政,也不从政治中获利。对于一个这个国家而言,我只能说,我依旧有一颗中国心,却不愿承认这颗心一定是真诚的。因为很多人跟我一样,看到国家主权被侵犯的时候,一样会心潮澎湃,但是却也只能心潮澎湃,然后在网上发布一些愤青的言论,然后时间久了,事件解决了,大家也就销声匿迹了。不愿承认这颗心是真诚的,是因为很多时候我们总觉得我们得到的信息有失偏颇,所以我们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应该相信这一切。正因为很多人跟我一样,总是想自己忽略周围的一切,而将自己的生活建立在另一种层次之上,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因为这样一个体制渐渐在失去公信力,所以人们为了保持这种和谐的状态,决定还是好好的生活,而不愿意去打破这种境界,毕竟现在这个看似稳定的局面还能持续很久呢,毕竟一大部分人还好好活在这个世界上,无论你是不是真的关注这个国家,无论你是不是真的关注这个世界。我懂得的道理也许不比别人多,而且我能够得到的说话的机会也不比别人多,但是我依旧有保留自己说话的权利,这算是真正的一种权利吗?历史可以去衡量……
       正如每天不看新闻一样,每次吃饭,我几乎都是背对着电视,因为这些新闻,似乎用听就能知道到底有多少是值得我们去相信,又有多少是值得我们去怀疑的。而大多数人像我一样,视这些为过眼云烟了,大家都习惯性的看了新闻,然后讨论新闻,然后使之成为旧闻,就这么简单的过程,却已经延续了很多年了。公信力在这个时候似乎显得尤为脆弱,然后因为这样一种长期持续的公信力脆弱,直接影响到了人际交往的脆弱。你会发现,你很难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轻易相信另一个人,这是信任力缺失的表现,这并不是说对方不值得你信任,也并不是说你太狡诈。因为这样的互不信任发展了这么多年,小到人和人之间,大到人和国家之间,都已经成为一种惯性的模式了。所以你没办法去把握这种状态,你只能随波逐流,宁可自己被周围人忽略,也不想轻易相信别人或者被别人相信。因为你会发现,即便彼此之间建立好这种临时的信任状态,最后还是会因为某些不可预知的问题而发生错乱,然后彼此之间建立好的关系就又会发生问题。久而久之,大家就习惯性的在一个新环境中,不能充分相信某人,无论这人在工作或者学习中有着多么出色的表现,因为这并不能够充分和生活中的表现相挂钩。就如同我们无法跟国家的发展充分挂钩一样。所以我们对国家的公信力在缺失正是这两种关系相互作用的结果。

- 阅读剩余部分 -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路易大叔:我最近也是在思考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下去 不过也没有头绪
  • 路易大叔:如今的社会,孩子总会飞离身边
  • 路易大叔:运动细胞还是能够找回来的 加油
  • dd:祝福 你父亲早日康复
  • 路易大叔:祝好!加油!

归档

友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