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CES

CES(conversation exchange & share),这三个单词似乎已经伴随我整个的网络生活,因为需要有更好的沟通,所以我会经常从网络中寻找属于自己的信息。每天都要做的几件事,就是看看Gmail邮箱中有没有新的邮件,除了一部分垃圾邮件外,应该还有WordPress发来的关于评论的系统邮件。每天都要看看写的博文有没有被人评论,然后认真回复访客的评论,并回访。每天都要习惯性地浏览几个论坛,了解一下最新消息和新闻……等等,这三件事几乎涵盖了一天的生活。而这个过程中正是在体现着我最开始提到的那三个词,conversation,对话,我们希望跟别人往来信件和消息,无论是即时消息还是手机短信,都是在进行对话,而浏览网页,也一样是在跟网站进行着对话,然后要交换意见,也就是exchange,通过交换意见,要了解对方是怎么想的,要让对方了解自己是怎么想的,这就是博客中的发布评论和回复评论环节,同时也是最重要的一个环节,这样的环节能够让人感觉到自己活动的空间其实是很大的。

生活没那么多悲剧

场景一:
     昨天上级某部门发文件到我QQ上,用的是离线文件发送,但我没收到,所以今天又在QQ上发个消息,请对方再发一下,结果小姑娘给我发过来俩截图,表示文件已经上传到服务器上了。我心想,这不是明摆着话里有话啊,我又没骗你,说没收到就是没收到,你每天发的文件多跟我没有关系,我可以表示理解,但是我不能支持你这种干工作的方式。不过想想,人家也不容易,才来没多久,肯定心里也堵得慌,我也就没发脾气,态度上还是很好的,说明了厉害关系,也分析了整件事的问题所在。后来小姑娘还是相通了,以近似于道歉似的方式解释了一下这件事,我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敲上一句“工作都挺忙,我理解……”本来我这两天事情也挺多的,到了年终,各种材料要写,还要准备一些应付检查的假资料,真是没时间在这个问题上瞎折腾。
      不过事后想想,其实事情都是这样,每天每个人都要面对形形色色的人,但实际上沟通和协调上都会存在一些问题,如果每个人都是得理不饶人,那最后只能是把事情搞得更僵,经过这件事,我似乎更明白“退一步海阔天空”的道理了,我想每天工作这么忙,何必要给自己增加一些无谓的脾气呢,开心一些不是更好,生活哪有那么多悲剧啊。
场景二:
       到沃尔玛去买啤酒,交钱的时候收银员提醒说是特价商品,要到另一个点去付款,然后征得现场的负责人同意后从外面直接推到了另一个付款点,结果因为收银员是个新手,不是很熟练,不知道这种特价商品是如何返利计算的,就耽搁了很久。刚好后面妇女带着孩子,很不耐烦地说了一堆话,表示我的行为影响到了她付款的速度。面对这种情况是我很想把道理说明白,虽然我平常很擅长讲道理吧,但我这次用了一种非常规办法,我是兼讲道理,兼跟她吵,但我自始至终都是面带笑容的。我明确告诉她,第一,我从出口回到这个付款点经过了超市现场负责人的同意;第二,商品是特价,有返利并不是我决定的,收银员是新手,你得理解;第三,在大超市付款要等待是天经地义的,如果因为有急事,你可以跟现场负责人说明,这个我无法确定。当时那妇女就茫然了,慌忙带着孩子走开了。同伴感觉,你这种为微笑吵架的方式比面目狰狞的吵架方式更具有讽刺性。

- 阅读剩余部分 -

从未曾凋谢

       今天在群里晓彪突然问了一句,谁看了《老男孩》,虽然随后附和的是一片嘘声,但其实这还是勾起了我们很多话题的,不仅仅因为这样一部短剧写出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新生,有MJ,有校服,有校花,有各奔东西后的苦闷,更因为当我们站在这个角度去审视自己过去的时候,发现发生的一切居然都是自己不曾预料到的,可能这就是人们说的生命的不可预料性。但其实最让我有感触的还是那些曾经幼稚和单纯的学生,经过多年的成长,在社会中都有了自己的位置,有理发师,有婚礼主持人,有建筑工人,有电视台制片等等,同时,多年来的成长也一样早就了他们的之间社会地位的差异。其实这样的成长现实,在我们每个人身上都会发生,只是程度不同,情况不同而已。
       回想过去,想到以前拍的和集体照,一个个脸庞都还是那么的稚嫩,那个时候的成长经历说,要好好学习,读好学校,然后有好工作,然后才有好人生,然后成绩成了大家对比的重要环节,同时也是造成等级的重要因素。那个时候的课余生活,有文具的攀比,有新鲜物件的攀比,这告诉我们,这种家庭背景也造成了等级的差异,只不过这样的差异在疯狂的应试教育面前,显得并不是那么重要。后来大多数人顺理成章地上了初中,考上了重点高中,考上了大学,这是一条教科书式的求学经历,然后大学毕业,有的读研,有的工作,这是教科书式的安排。后来也有很多人初中毕业上了中专,学了技术,有关系的就被安排进大型国企,过的也还算不错,没有关系的也许就只能在一些地方当个学徒工之类,有的人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当了兵,最后的结果也是纷繁复杂的。

- 阅读剩余部分 -

杂乱无章

    快到年终的时候工作就会变得异常忙碌起来,就没法像上个月那样写了那么多东西,尽管如此,每天都在写一些很和谐、很官方的八股文,这倒是让我觉得自己还在写东西,虽然经历了一次否定,但我还是很坦然地面对了,毕竟自己还有很多东西值得去学习,离对方要求的“纯写手”还有一定差距,然后就不断地练习,不断地提高,希望有一天能突破这个瓶颈,获得一个新的提高吧。  
    天生我材在哪里?今天突然想起问问自己这句话的含义,古人们说“天生我材必有用”,其实也许的确上帝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的确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些别人没有的能力,但实际上的确也有很多人没有看到这些,包括我在内。如果真的要经过一次灵魂的拷问才能让我明白这一切,我愿意做这样的决断,但是却找不到这样的机会,自然拷问在现代和谐的社会上也很难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吧,毕竟我还是一个良民。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孝经·开宗明义章》
      以前高中大腿受伤的时候喜欢用这句话讽刺自己对身体的不在乎,后来我长大了,开始理解父母所付出的诸多难度,也开始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像以前那样经得起折腾了,然后我渐渐开始仔细去思考如何保护自己的问题了。当然除了这个之外,我也思考到了更多的东西。以前小的时候,感觉大家都是差不多的,长得差不多,智商差不多,也许是因为在那个县城的小圈子,后来我读大学了,我接触了很多圈子外的人,接触到了不同性格和长相的人,我才发现,其实人跟人还是差距蛮大的。有的人的确在长相上很出众,有的人的确可以成为花痴追随的对象,而你再自我,再自恋,也发现镜子里的人终究是自己,并不出众,也并不让人厌烦,只是因为父母给了你这么一张脸,怨不得什么别的,上帝赐给你的长相就是这样的。你不能成为众星捧月的对象,也只能默认自己是个平凡的家伙。而关于智商,这个更是一个大家公认的遗传话题,总是说“老鼠的孩子会打洞……”之类的话,谁知道到底有没有道理,反正我的智商并不高,但还是感谢父母给了我一种勤奋的生活态度,所以我才有机会走到今天的这一步,我才有机会在芸芸众生之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同样的,智商高的人也很多,这也许是要靠后天的培养,也许是天生的,谁知道呢,人家就是有这个本事能够在涉及智商的任何领域发挥出异如常人的状态,这是上天给的,我有什么办法呢。开始的时候,我以为这两种人一般都是只具备一种就很了不起的,但到了外面的世界才发现,其实具备这两种状态的人是很多很多的。而我应该是这两种状态都不具备的人,真是有些小凄凉啊。上天没给我这些,并不觉得有多么的不公平,因为本来这个世界就不是那么公平的事情,干嘛一定非要让上天给你个说法呢,自然也没法让上帝给你个说法。至少我现在还好好活在这个世上,突然想起那句话“活着一天,就是有福气,就该珍惜。当我哭泣我没有鞋子穿的时候,我发现有人却没有脚。”

- 阅读剩余部分 -

别问我的过去

       此时此刻最想说的就是这句话,因为过去有很多很多东西在羁绊自己,至今都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出口,也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台阶下。今天单位调来一位老领导,结果又是父亲的战友,还冒出一句,我记得你是西南交大毕业的,怎么分到这里来了。当时我就茫然了,接下来的二十多分钟,我都感到非常的郁闷,当时为什么来这里,我也知道是迷迷糊糊的, 为什么来到这里就遇到了那么多熟人,我也知道是非常郁闷的,我不喜欢从学校毕业换一个环境之后还能遇到那么多认识的人,正如去年经理刚调过来的时候说的似的,“好像原来我在什么地方见过你。”听到这种话,我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因为我的过去已经是过去了,干嘛还要去追究那一切,你认识我又什么,你认识我爸妈又怎么样,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我不认识你,我要做的就是用自己的努力去换取那些许成就,那么只有一点点,我也不想整个的过程充斥着点让我觉得很别扭的东西。
       为什么当初上了西南交大?为什么当初放弃保研?为什么来到这个单位?TM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真想骂人了。现实跟那些为什么有什么关系,我怎么知道。那根本不是我要去关心的事情,我要关心的就是现在生活好不好,工资高不高,职位发展潜力大不大,对自己的期望值有多高,我只关心现在,这跟我的过去有什么关系。我现在尝试去甩掉那些羁绊,我不再没事就看“大成网”,也不再没事就看“成都向上”,也不再没事就看“交大主页”,更不会没事就上群里灌水,因为那都是过去,那都是羁绊我的东西,跟我现在没有任何关系,甚至只会拖累我自己。

- 阅读剩余部分 -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路易大叔:我最近也是在思考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下去 不过也没有头绪
  • 路易大叔:如今的社会,孩子总会飞离身边
  • 路易大叔:运动细胞还是能够找回来的 加油
  • dd:祝福 你父亲早日康复
  • 路易大叔:祝好!加油!

归档

友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