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路与态度

    人们习惯把自己想象得跟影片里一样,有一样的性格,有一样的生活,有一样的思想。但其实现实生活总是跟影片不一样。如果真的要给自己的一个定义,那么不是任何一部影片可以定义的,只有自己可以去的定义。无论现在如何,无论将来如何,无论以前如何,那都是仅仅是一种状态,真正的情况是现在自己的究竟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吃完晚饭,看了一半《乐与路》,其实这是在电驴首页上偶然发现的片子,并不是因为自己对剧情很感兴趣,相反是电影的海报吸引了我,所以我想下载下来,看了一半的时候,我决定在这个时候把自己想的东西写下来。然后再继续去看另一半……
      两个年轻人的故事,跟我几乎同龄;两个情侣的故事,跟大多数情侣几乎类似。但问题在于,摆在他们面前的生活十分现实,究竟是相濡以沫还是分道扬镳,因为物质上的东西根本无法满足他们的生存要求。无论是坚持走音乐道路还是其他,都要经历一段非常痛苦的经历,至少要面对房租,要面对吃饭,要面对娱乐等一切现实问题,也许音乐是兴趣,人们总是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不过这句话恐怕放在读书的年代是合适的,如果真正有一天要靠这个去抉择是否可以作为生存的手段的时候,就要仔细商榷了。这份感情的确是很坚强,也很美好,只是有些美好正如焰火一样,开在了瞬间。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生活能够每天都很美好,但实际上呢,根本不是那么回事的。正如现在的状态一样,也许我跟大多数人相比,我每个月会有很多闲钱,跟那些每个月疲于奔命去解决房租和吃饭问题的人相比,我是幸运的。但我一样要面对很多我自己的问题,有一天如果我没有了这份工作,我也一样要在城市中去寻找自己的位置,寻找自己的工作,寻找自己的生活方式,也有可能要因为房租问题而让自己变得很窘迫。自己的道路究竟应该如何去选择,这是摆在我面前的一个重大问题。

- 阅读剩余部分 -

十一月的天空

       每年11月的第一天我都会找出yanni的那首经典曲目《November sky》来听听,以告诉自己,已经11月份了。去年的这两天,如果没记错的话,我应该还可以穿短袖,甚至在中午的时候可以穿短裤。但今年的寒季比以往来得更早一些。晚上下楼的时候,已经能哈出雾气了,一下子感觉真的冷了起来,而这种冷却仅仅是晚上和早上那会儿,除此之外,温度还是比较高的,所以昼夜温差是相当大啊。不小心,又开始咳嗽,好在没有感冒,毕竟人不能短时间内感冒两次的。
      十一月的第一天,过得很稀松平常,没有那么多的事情,心里面也没憋着那么跟压力有关的东西,跑到桂林去采购了一番,回来之后,意外收到北海寄来的包裹,还是很惊喜的,又见红色手链,才想起来这个本命年只剩下两个月了。从来不信这个东西的我,过年的时候还是买了一条红色的手链,不过戴了很久之后,发现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既没有发生什么特别大的变故,也没有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奇迹。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就丢掉了,大人们总是说,本命年不小心会出一些状况的,而且红色的东西一定要是别人送的,难道真的跟这个有关系,我也不是很确定。这次真算是别人送的了,还剩两个月的时间,也许真的能够改变一些东西呢。然后我还见到了以前只是在电视里才能见到的贝壳和海螺,也让我一下子想起了上次的北海之行。感觉过得真快,眨眼间就一个月过去了,自己又回到了从前的那种生活,忙碌而匆匆。希望这条手链能带来点意想不到的奇迹吧~

- 阅读剩余部分 -

寒流还是让我记住了点东西……

       2010年10月26日,开始降温了,并不期待这样的降温,因为相比酷热,我太不喜欢寒冷了。尽管今年的气候已经异常的让人感觉很烦躁了,但还是得承认,今年的降温比以往来的早一些。记得去年这个时候,我应该还能够穿着短裤、短袖在房间里晃悠呢,现在的话,简直是不敢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毁伤……”。记录下这一天,并不是因为这一天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情,也没有什么特别值得我去感悟的东西,只是觉得应该记录一下这一天的天气变化,过几年再来看这篇日志的时候,就知道了, 原来今年的降温比以往来的早一些。(我觉得我悲剧了一下,刚刚写了好多,程序突然死掉了,然后都没了,现在写的都是自己凭回忆写下来的……,汗!!!)
       昨天结束了10月份的考评,考评小组浩浩荡荡的来了,浩浩荡荡的走进会议室,然后浩浩荡荡的检查资料,浩浩荡荡的把瓜子、花生和水果都消灭干净。真的是有现代社会主义和谐检查组的风范。不过这些跟我都没多大关系,因为本身我这里就没什么问题,经理还在最后的考评会上说这个月要把奖金倾斜到这个部门一下。其实听到这话,并没有多大的欣喜,一方面是因为已经习以为常了,几乎每个月都能稍微多发点,因为确实工作做得还过得去吧;另一方面是因为钱对现在的我而言,感觉不是那么特别重要的东西,突然想起陈升当年在“天天向上”里说的那句话“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因为在房价面前,这些钱真的不算是什么东西了。其实最关键的真的不在于这个钱,而在于检查结束后的那种释然,这让我想起了高中时代的月考,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是很紧张,然后匆匆忙忙去考试,然后匆匆忙忙对答案,然后匆匆忙忙出成绩,然后继续投入下一个月的准备中。没想到,现在工作了也一样有这种悲剧的事情发生,谁让制度规定考评成绩与薪酬挂钩呢。就算我不喜欢,也没办法,况且每个月还能稍微多收益一些……,和谐的考评,几家欢喜几家愁啊!

- 阅读剩余部分 -

匆匆

       时间过得异如想象的快,以前觉得高中三年过得很快,几乎没留下什么东西就过去了,最后留下一张让人又哭又笑的成绩单,其他的一切,都随着毕业变得淡然了。然后又是四年,几乎把高中的一切都淡忘了,只留下那个QQ群和那几个还在联系的同学,我们都长大了,想法也变了,谁都不是以前的样子。四年时间,我承认留下了很多值得珍惜的回忆,也有很多故事,当然也有留下来的遗憾,只不过这种遗憾,我又一次坦然面对了。关于80后的一切评价,都在这个四年结束的时候,灰飞烟灭了,因为一个新的时代已经诞生了,我们再也没有那么多值得炫耀的年轻资本了。我们开始了自己曾经很喜欢,但后来很讨厌的工作,我们开始面对曾经很畏惧,但后来很适应的社会关系……我们开始了新的生活,他们也开始了他们的时代。虽然这个时代有过很多嬉笑怒骂,但还是觉得这个特殊的年代,这个真正被拿出来提的年代变得很值得我们去回忆,这里面有很多值得我们去回忆的细节和生活。也有太多作家和非作家写过这个时代的人和事,也发表过对这个时代的感慨和谩骂,有真挚的,也有虚假的,但还是觉得挺充实的。《匆匆那年》写的就是这样的状态,虽然并不跟我同龄,但因为时间跨度不大,却写出了很多我们曾经有过的生活,当然也写出了很多我没有过的生活。
       以前有人说,会写东西的人和不会写东西的人的区别在于,会写东西的人更会总结生活,除了能写出自己的生活,还能写出别人的生活;不会写东西的人会观察生活,但是却总结不出来,也思考不出来。作家也是那样,80后作家更是那样。其实他们写出来的东西,我们每一个人都经历过,其实他们写出来的东西,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有很多感触,但他们能写出来,而不会写东西的人写不出来。他们写出来的故事,大多数是真实的,有一小部分是虚构或者夸张了的,但在我们看来,因为是基于整个时代的,所以我们会很亲切,我们也会觉得很真实。

- 阅读剩余部分 -

重生

      在开始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在想用什么样的标题最合适,最能吸引人,但一直没有得出一个比较满意的结果。同时,我也在想,我希望看到这个的人了解什么样的信息,他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信息,到底我能提供什么样的信息。我茫然了几分钟,然后想到了这个标题“重生”,要说写的东西跟重生没关系,也不绝对,因为毕竟每一种经历都会有一种新的认识,都有可能让人有一种重生的感觉。
      今天晚饭的时候,同事纠集十几个平时比较谈得来的人出去吃饭,后来才知道是他过生日,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欣喜之情,因为生日对我而言并不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无论别人的还是自己的,也许是因为五年没过生日,也许是因为自己给自己的那个承诺。所以,对于有关生日的一切,我多显得那么冷漠。喝了两瓶二锅头和一瓶啤酒,勉强还算没有醉倒,然后回去了。突然想起来,今天有个大学同学也过生日,打电话过去问候了一下,然后聊了一些生活和工作上的事情。感觉彼此都经历了很多事情,也成长了很多,也许对她而言,这样一次生日,也留下了一些让自己铭记的故事吧。生日到底意味着什么,至今我都还没找到一个合理的答案。
      虽然前段时间告诉自己,尽量强迫自己不要没事给以前的同学或者朋友打电话,因为这样显得不够成熟,但也许是趁着酒意,我还是想打,所以又很无趣地跟人聊了很久,关于生活中的一切,虽然很无趣,但对方还是一直都不忘鼓励我。有的时候就在想,到底我当年做了什么,值得他们这么鼓励我,这么相信我。我至今没有想明白,在我最希望重生的时候,即便是没有遇上生日,也没有遇上什么特别的事情,但我还是想做出点自己以后也会偶尔想起来的事情,只是这个事的发生时间,暂时无法确定。话题仍旧是我中断的,因为我觉得我不应该耽误对方的生活,也不能干扰别的生活,对方愿意听我去发这些牢骚已经是很给我面子了,我的确不应该影响这一切,至少不能影响别人的正常睡眠吧。

- 阅读剩余部分 -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路易大叔:我最近也是在思考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下去 不过也没有头绪
  • 路易大叔:如今的社会,孩子总会飞离身边
  • 路易大叔:运动细胞还是能够找回来的 加油
  • dd:祝福 你父亲早日康复
  • 路易大叔:祝好!加油!

归档

友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