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

一群还在追逐的孩子

       伟哥17号结婚了,我17号那天放假了,大概是前一个星期的周五,某静请吃饭,大家聊到伟哥的QQ签名,每个人都以为丫是在说着玩,只有某锴说,他听伟哥的同事说过,是真的。当时我只能很愤愤的冒出一句,“我擦”,不然我能说什么呢,我自己都不知道,某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某静作为跟伟哥一个寝室的人,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似乎这么一个生活了四年的人,稀里糊涂的就把婚结了,而且通知大家的方式净是如此的戏剧性,居然需要了这么多猜测,更需要一些旁人的告知,我们才真的确认这件事是真的。那天中午突然想起来这件事,在银行的时候给伟哥打了个电话,估计他挺忙的, 都没有来得及接电话,毕竟结婚不是什么小事。在我们眼里,伟哥其实是一个挺神秘的人,也许正如他们寝室的电脑祥一样神秘吧,自从桂林那次见过之后,似乎已经有快一年多没见过面了,只知道他在福建,只知道上次问他的同事要一份房建工程的年终总结,仅此而已,某帆12月结婚的时候也并没有见到他的身影。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正如当年想象的那样,距离本身不能产生美,时间久了,每个人也都有了自己的生活方式和生存状态,并不是每个人都要围着这个曾经的集体转了,也不是要围着你们这几个人转了。因为我们都还只是在不停追逐新生活的孩子,而他们却已经在家庭的道路上重新启程了。

       想到以后买房子可能会买在犀浦或者北三环那里,我就深深的意识到,其实以后的生活必定是无比枯燥乏味的,可能那个时候离馥璇姐家会很近了。而离那些同样在成都买房子却还不知道方位的朋友和同学们,却是更加遥远的距离。成都真的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小,真的要从城的一端到另一端,是一个挺遥远的距离。即便是有一天,我们都买了车,我们一样要面对堵车的问题,我们一样要面对不能按时参加聚会的问题。那空间的距离,只是让我们的心的距离变得越加遥远了。而每一个人都还在默默的追逐着不同的生活,看上去我们比四年前有了很多的沧桑感,看上去我们已经被社会的污浊洗刷的惨不忍睹,但我们真的还只是孩子,真的还有很多很多东西是我们不懂的,真的还有很多很多东西是我们不曾遇到过的。大概是一个月前,我想好好静下心来写点东西,说是想描述一下近一段时间遇到的人和事,因为这些人和事都不同于以往的圈子里所接触到的东西,他们有的虚伪,有的诚恳,有的善良,有的邪恶,有的幼稚,有的成熟,唯一相同的是,我都追不上他们的步伐,我跟他们不一样,有的时候我是这样以为的, 但实际上,我们又能有多少差距呢,毕竟我们都还是一群小屁孩,我们只是看上去成年了而已,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了,我们要去学的东西也太多了。

- 阅读剩余部分 -

几天来发生的琐事

       在永和等餐的间歇打开手机看了一下天气预报,虽然身体的感知和前两天是差不多的,气温终究没有降到零度一下,但多少还是觉得有些凉意的,只是回想当年在学校和在桂林的时候,这个季节这个时间段,应该至少穿上了保暖内衣的,恐怕这套装备要等过年回家的时候才能够用上了吧。

       奖学金是什么东西,大概已经印象模糊了,因为拿奖学金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跟微信上的好友聊到大学奖学金的问题,突然间想起来,原来那个时候自己也还是一个好学生,只是后来好学生并没有给自己带来一个什么特别好的结果,也许没有真正接轨,也许就因为这样的阴差阳错,自己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吧。朋友们说,你现在这个样子不是挺好的啊,但他们却不知道我到底想要的是什么东西。

       1月10日晚上公司聚餐,喝了4两白酒,不算多,只是告诉自己要控制住,就像努力控制情绪一样。后来觉得应该给丹丹姐打个电话,毕竟本来她也该出现在这里的,只是她选择了自己的道路,而我们却还没有这个勇气去选择自己的道路。跟丹丹姐聊到新女友,其实不用问丹丹姐的意见,我也知道结果是什么样子的,丹丹姐说她那里过不了,那天下车后的时候我也发现这个问题了,她很没有礼貌,一个是我姐,一个是我领导,她没有丝毫要打招呼的意思,这点我其实是很在意的。起码的礼貌她还没有具备,虽然是一个很有想法的姑娘,但是在这些细节方面的处理,确实不敢恭维,刚好这两天两个人也处在一个冷淡期,可能冷静下来仔细思考的时候才发现原来生活很简单,感情也很简单,有的时候却又不好面对,不好解决,毕竟这是很不靠谱的事情,我会尝试去改变这些现状,但如果不能改变这些现状的话,应该也就很快解决战斗好了,毕竟我发现两个人居然都还是在耍流氓,混蛋啊~

- 阅读剩余部分 -

新年随便想

       本来觉得作为开年第一篇,至少应该是气氛很好的那种,即便达不到气氛很好,也应该是相对比较能扯的,这样也会有一个比较好的兆头,只是有些事情是由不得自己来掌控的。所以我仍旧保持自己的一贯线路了,把想要说的话都说出来,把不高兴的事情也都说出来,只是随便讲一些故事,谈一些感受就好,也算是为新的一年做一些准备。

       回忆这几天的生活,用灰灰的话说,整体上是甜蜜的,为什么呢,因为身边多了一个姑娘,好吧,我承认是这样的,只是以前一个人的时候觉得自由久了,就开始无聊了,但身边多了一个人了,有的时候也要多考虑很多很多很多问题。不过总得来说,还好,圣诞和跨年都有人陪着一起过的,这些在以往任何一次短暂恋情中都不可能存在的,所以我多少还是觉得这算是比较值得讲讲的故事。

       小葵的心情前两天好了很多,一方面医生说能找到药来医治,另一方面她也看到了一些希望,所以很踏实地接受了治疗,但后面做检查的时候,医生说用的药还是没有起到非常大的作用,只是控制了病情而已,所以她就再一次忧郁了,再一次纠结了,朋友们也只能不断的劝她继续治疗,积极接受,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之前自己突发奇想的从数据库里把访客的邮箱导出,给他们一一发了邮件,也在博客上贴出这篇,本来以为会给人造成很大困扰,本来觉得应该会有很多人会不在乎这件事,但实际上发邮件的当天就收到了四封回信,之后又陆陆续续地收到了很多邮件,我给她看的时候,她都觉得心情还是蛮好的,所以非常感谢那些不认识的朋友们的善良和祝福,也希望你们在这一年能够诸事顺利,好人即便没有好报,也终究是会有个好的结果的。

- 阅读剩余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