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

买房子是个多么神奇的事情

       成都的房价开始松动了,在每个人都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恐怕最开心的还是开发商了,心想又可以趁此机会大捞一笔,资金回笼,待明年换届了大干几票。人民又开始陷入水深火热中,特别是这一代年轻人。上次回家,母上大人终于还是要求此次回蓉必须考虑买房子的问题了,我就没搞明白,买了这房子干什么用。按照母亲大人的分析,有了房子,姑娘就好找了。我的回答是,如果姑娘是为了房子跟我结婚,那天经地义,我理解;但如果姑娘是为了房子才跟我谈恋爱,那没什么可说的,我不理解;如果姑娘是以结婚为前提谈恋爱,那倒是也说的过去。只是房子这个东西毕竟在多数长辈眼里还是一个多么重要的东西。突然想起某浩婚礼上,新娘的母亲舍不得的泪水,其实嫁出一个女儿,父母还是挺心疼的,尽管现代社会没有什么多么深的“嫁出”概念。母亲大人的第二个问题在于,总觉得房子是一个挺重要的东西,买了房子,也算是了却他们的心事。仔细想想,父母这么多年来,也不容易,我也算是理解。所以回蓉之后,还是在考虑房子的问题了。

       相比很多在北京工作的同学,我觉得我还是比较幸运的,因为成都的房价在我可承受的范围之内。虽不是很便宜,但也没有贵得离谱。以前我想如果当时坚持在中铁的项目上干满五年,我靠自己的积蓄就可以付首付,但我终究还是没有在那里干满五年,种种原因,我还是离开了。当然离开之后,积累财富的速度就必然减缓很多。所以现在手里面的钱是万万不足以付首付的,父母虽然愿意出钱给我帮我付首付,但我还是觉得心里面怪怪的。毕竟原来跟自己说,虽然房子很贵,但房子毕竟是拿来自己住的,又不存在什么炒房子的问题,早买晚买都是买,何必要让父母也跟着一起受罪呢。只是现在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没有房子、没有姑娘,父母不着急都不正常了。

- 阅读剩余部分 -

歌者,多情也

      上班前半个小时,一向对手机播放器鄙视的我,还是很无奈的打开了手机随机放着那些看似熟悉却又陌生的歌,那刚刚才开始接触的陈奕迅,那些已经听了很多年却一直都未曾听懂过的粤语。却还在麻木地听着,突然想起了上小学的时候自己拿着歌词,跟着随身听学周华健的《难念的经》,那曾是一首粤语,等我学会的时候,发现却不得不开始好好学习,于是这些东西离我挺遥远挺遥远的了。又突然想起了罗斌、马驰和潘强,还记得当时他们在小学毕业前班级联欢会上唱的beyond的歌,不知道他们现在可好。也想起了李哲,不知道他在印度,那条音乐的路上走得怎样了,可能他们都已经把我忘记,可能彼此都只是一个过客,但我却深深得意识到,这些爱音乐的人,都曾经是对爱情珍视,却极有可能被爱情伤过。

        她说她谈恋爱了,是以结婚为前提的,实际上听到这个消息,我只能告诉她,我会祝福,但我却自己迈不过这个坎,于是我继续不停地每天都听陈奕迅的歌,我没有如此受过伤,因为她喜欢陈奕迅的歌,她喜欢唱歌,喜欢唱所有令人勾起回忆的歌,因为她曾经受过伤,现在这个轮回传到我这里了,我也开始听了。即便那些粤语我听不懂,但听到的每一句歌词,我都会想起这个人。无论如何,曾经有过的一切,都必须要灰飞烟灭的。仍旧希望她是真的走出曾经的那段阴霾,重新开始,那样,我想一切都释然了。人们曾说,陈奕迅是个神奇的人,要么你完全对他无感,要么你就喜欢的死心塌地。无论男女,确实他的每一句歌词和每一个嗓音都在穿透这些伤心的人们的心灵,那么有力,却又要留下更深的伤痕,而人们却如同飞蛾扑火一般,明知会更伤心,却还是要去听。昨天跟某丽聊天,聊了很多关于婚姻的话题,才突然间意识到我们都成了大龄青年了,真的是因为我们条件不好吗?这个倒也没那么夸张,有的时候看到街上一个个三三两两的,我也会突然间意识到, 其实自己也应该是这其中之一。我曾经遇到三两个自己认为合适的,正如前一篇博文里引用的一样,“我们不过想要个寻常女子,面目清秀,听街知巷闻的歌,看老少皆宜的剧,买少量首饰,穿舒适衣裤,鲜知世事,出父家,进夫家。穿好看的衣服。化少许的淡妆。说得体的话语,有自己的生活圈子。不偏颇矛盾,不低微脆弱。不向世间盲目索取,亦不事事推敲。”但却因为诸多原因,诸多原因,我不得不放弃,或者被放弃。现在他们都开始了自己的生活,身边都有了一个人,一个可能会陪伴终身的人了,我还能继续说什么呢?我不知啊~这命题太难了!!!

- 阅读剩余部分 -

其实

       看到这么一句话,很纯粹,有现代范儿,也有传统风。

     其实。我们不过想要个寻常女子,面目清秀,听街知巷闻的歌,看老少皆宜的剧,买少量首饰,穿舒适衣裤,鲜知世事,出父家,进夫家。穿好看的衣服。化少许的淡妆。说得体的话语,有自己的生活圈子。不偏颇矛盾,不低微脆弱。不向世间盲目索取,亦不事事推敲。

       其实生活里很多事情你看着非常的简单,但实际上做起来却是意见很困难的事情。我们习惯性用看美女的眼光去审视周围的很多异性。他们到底是外表吸引了你还是所谓的内心吸引了你,想必只有我们自己才最最清楚。这样看似简单的要求,却实际上对很多人来说,是非常高的要求了。离开学校两年多了,越发感觉这样的好姑娘越来越少,当年傻乎乎的不珍惜吧,现在一个个都跑来后悔,图的是什么呢。虽然这世上本来也没什么后悔药,不过也着实让自己觉得恨不当初啊。

      其实,我也不过是想要一份有稳定收入的工作,钱要够自己的正常消费,充实而且踏实,有正常的法定假日,允许偶尔的加班,下了班可以关机,不用把自己的生活跟工作扯到一起,有一群可以聊人生、谈理想的朋友,可以聊聊荤的,也可以聊聊素的,只需要很短的时间就可以好好想想自己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其实这些问题以前想过很多年,但实际上放到现在,要做到的话,有点难度。其实,还是好好在身边物色一个女纸吧,然后好好工作,买个房子,安享晚年了。真囧,说得跟自己多大年纪似的~

关于不断的努力

       我已回到此前痛恨不已的整日加班的生活,亲人朋友们勿念,心态还好,其实就是不知道下班了该做什么,那么就不如好好加班。虽然两年多来的工作经验没有让我手底下能够带领多少小弟,也没有给我带来巨额财富的积累,相比很多人,也许我过得蛮失败的。周围有很多很多人都特别特别的努力,某帆开始准备婚礼了,这个比较为我们所看好的家伙,也终于要步入自己人生的另一个舞台了,他做什么事情似乎都可以比别人做的更好,或者说是更有特色一些。毕业两年来,大家都在不断的你追我赶,虽没刻意要分个伯仲,但彼此的距离都是清楚的,只是暂时谁都没有要停下来的脚步。某三石家的大姐大应该也快一岁的样子了,虽然之前没有一份特别正式的工作,但他还是很努力的跟某健一起开了网店,生意上不是很清楚,但我想一旦这个人有了家庭的责任,自然就开始变得要努力很多了。

       这也让我想到了上次从邛崃回来李姐在车上说的话,人如果一直没有家庭的压力,那么很多人是不容易上进的,所以成家有可能排在立业的前面。现在回忆起来,却越发觉得有道理了很多。此前回家,母亲也按耐不住,终于还是把自己给未来孙子/孙女织的的毛衣拿给我看了,我知道他们开始着急了,只是我却并没有特别多的紧迫感,不知道是哪来的自信,总是跟别认说我不愁找不到合适的。只是现在这个非常的阶段,经过之前那段经历之后,真的是想好好把重心放在工作上面来。毕竟相比而言,大家都在努力的时候,我不能因为这些事情而落后。也许我在加班的时候,他们有的在玩,有的也在加班,但这些都不是什么决定性的因素。很多东西取决于在时间的利用上是否真的合理,是否真的最大化了。毕竟人们的时间都是非常有限的,这样快速的发生着的每件事甚至都不能让自己回过头来好好想想,就要马上迎接另一件事情了。

- 阅读剩余部分 -

间断的回忆

       昨天在微博中写到,“罪过,还是让电源适配器把蜘蛛砸死了,罪过罪过”。可能很多人都觉得特别矫情,不过我确实对蜘蛛是有敬畏的,一直都觉得蜘蛛是有灵性的昆虫。所以一般见到桌子上或者衣服上有蜘蛛都不会想办法驱散,只是让其慢慢退去。离开广西很久,已经很久没有在办公室里遇到过蜘蛛了,当然在外面的时候就更加不会注意到这些了,毕竟蜘蛛对大多数城市人来说,不是一个可能会经常遇到的生物。所以昨天遇到就倍感应该好好放生,切忌不可杀戮,但悲催的还是被笔记本的电源适配器给压死了。罪过罪过……

       最近总是会无缘无故回忆起一段时间前发生的小事情,哪怕是一条短信,都会突然间就踏进思维里,然后导致一刻间步伐的紊乱。“我现在已经不抽烟了”,想到之前收到的一条短信中写到这么一句话,那个时候看到这个的时候,突然间觉得自己还真的是够失败的,那个时候很努力的去劝她,都没有什么结果,反倒成了是在束缚她。现在离开很久了,也很久不联系了,自己却主动戒掉了。不过总体上来说,应该是感到高兴的, 毕竟一个女孩子不抽烟了还是一件好事情,不管现代社会人们对这如何评价,但总是好的。很久没有见到了,她应该在成都某个角落认真地生活着,见或不见,她都在那里,我也还在这里,我不会知道她在什么地方,也不会知道她每天都在做什么事情,有没有换新的工作,是不是还那么喜欢流浪。这个时候突然间觉得,成都真的还挺大的。想想如果是在以前长大的地方,那样一个小县城,我想出门都很容易碰面吧,但是在这里,一旦中断了联系,那就已然成为两个世界的人了。也许多少年后,我未换号,她未换号,都不会再有什么通信往来,毕竟一切的结束早在几个月前就发生了,只是到现在我都还没有完全把这些深埋,偶尔看到什么东西还依旧会想起来,那也许就是自己一直所说的爱吧。但是年纪大人呢,还是要学会忘掉这些,毕竟这只是一段过往了,无论过往多么心酸和无奈,那都是过去的事情,谁都无法改变,也许从一开始就注定那会成为一段不堪的回忆。毕竟一个个都太不懂得珍惜生活所赐给的东西,都太任性,都太自私了。

- 阅读剩余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