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

睡前随笔

我尝试在这里写下2011年的总结,只是突然间发现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每一年都例行的写很多总结,无论是工作上的总结,还是生活上面的总结,每个人都对自己对他人对社会有评价的权利,但真正意义上有评价欲望的人恐怕不是很多。最近一段时间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无论是自己还是外面的世界。同事说我最近的情绪很不正常,看上去像失恋一样,但实际上我很清楚虽然不能完全摆脱原来的阴霾,但仍旧可以让自己坦然的生活,犯不着为了这件事情而让情绪变得不正常。跟部门经理发生过几次争执,我突然间发现其实自己还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原来自己还不能充分掌控自己的话语,也许是因为他脾气好,几乎他都容忍了,这点我感到非常的庆幸,这是一个好领导,但却对他今后的发展不利。我明白我的情绪失控是受到了工作的影响,而非感情,只是想好好的解决现在的工作问题,去与留的问题,如何面对每一个人情债的问题。有些时候就想,都市里面的人们,实际上每天看似忙碌着,看似都在奔波着,却很少发现自己身边的人和事情,也很少去关注那些看似普通的事件,因为确实跟他们的关联太小了。

校车继续在出事,南京大屠杀的祭奠也已经结束,人们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活,不再向往什么特殊的理念啊,不再去想什么政治和民主啊,原来他们发现就现在的生活还是蛮好的。股市也跌回了10年前的水准,今天小燕姐在QQ上跟我聊到她亏惨的基金定投,实际上我也亏了不少,只是我还没有做好这个心理准备从里面退出来,毕竟我总觉得股市还是会符合事物的发展规律,实际上还是会有机会重新找回原来的价值。周围的圈子被极度的压缩了,渐渐发现周围的朋友们都已经开始了新的生活,也有了新的关系和新的圈子,何必在把彼此套牢呢,我们都已经是普通的凡人了,就不要再去努力尝试什么多的东西了,好好的生活,细致的做人就好了。

- 阅读剩余部分 -

【转】成年人必看的五个故事

       我是从来不转帖的,这个大家都有印象,不过仔细想想,总是以自己为中心,自我感觉良好,那真是一个扯淡的事情,所以觉得看到好的东西应该拿出来分享才是。

1、 宽容
一只小猪、一只绵羊和一头乳牛,被关在同一个畜栏里。有一次,牧人捉住小猪,牠大声号叫,猛烈地抗拒。绵羊和乳牛讨厌牠的号叫,便说:「他常常捉我们,我们并不大呼小叫。小猪听了回答道:「捉你们和捉我完全是两回事,他捉你们,只是要你们的毛和乳汁,但是捉住我,却是要我的命呢!
立场不同、所处环境不同的人,很难了解对方的感受;因此对别人的失意、挫折、伤痛,不宜幸灾乐祸,而应要有关怀、了解的心情。要有宽容的心!
2、 靠自己
小蜗牛问妈妈:为什么我们从生下来,就要背负这个又硬又重的壳呢?
妈妈:因为我们的身体没有骨骼的支撑,只能爬,又爬不快。所以要这个壳的保护!
小蜗牛:毛虫姊姊没有骨头,也爬不快,为什么她却不用背这个又硬又重的壳呢?
妈妈:因为毛虫姊姊能变成蝴蝶,天空会保护她啊。
小蜗牛:可是蚯蚓弟弟也没骨头爬不快,也不会变成蝴蝶他什么不背这个又硬又重的壳呢?
妈妈:因为蚯蚓弟弟会钻土, 大地会保护他啊。
小蜗牛哭了起来:我们好可怜,天空不保护,大地也不保护。
蜗牛妈妈安慰他:「所以我们有壳啊!」
我们不靠天,也不靠地,我们靠自己。

- 阅读剩余部分 -

黑色本不是我想要

       停电了,很久没有体验过这样悲凉的感觉,仿佛回到了当年在广西的日子,整日的停电,虽然没有让各位失去对工作的信心,但实际上对每个人生活的信心着实打击了不少,但那又能怎么样呢,其实大家都还是在很努力的工作和生活。夜的黑有很多很多深邃,也有很多看上去并不让人充满喜感的东西,毕竟这是一个让人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好在每到这个时候还能接着键盘的微光,凭着曾经积累起来的盲打,记录下点什么东西来。

      在黑夜里用着黑色的手机,接收着微信的消息,穿着黑色的棉服和黑色的裤子,勉强给自己一些温暖,戴着黑色的耳机,静静地听着歌,看不到黑色的手,因为屏幕的微光根本不足以照亮那双手,只是那双看不清的手还在黑色的键盘上努力的敲打着,不知道是为了在寒冷的冬季热身还是仅仅为了想拼命记录下什么东西。

      说实话,我并不喜欢黑色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也许惯性思维里觉得黑色不是一个好颜色,我曾经是个好人,也许现在变了,也许因为一个人变了, 但我至少还是一个好人,我还是不会对黑色有什么特别的兴趣。蓝色,因为自己傻乎乎的特别忧郁,银色,因为不喜欢特别的娘的白色,橙色,因为那算是一个比较中性的颜色。我不是一个擅长走极端的人,所以大多数时候我会选择一个比较中庸的东西。

- 阅读剩余部分 -

好好混

好好混,昨天晓彪说的最后一句话,这让我想起了两年前大家离开成都的时候说的话。其实都很清楚,两年的时间,一个个改变了很多,我们没了稚气,却多了圆滑;没了激情,却多了惰性;没了生活,却学会了如何工作。于是每个人都还在努力的活着,原来活着不就是件最好的事情吗?某帆结婚了,新娘人很好,我们挺祝福他的,也各种羡慕嫉妒恨啊。似乎人生下子走完了很重要的几步,而我们中很多人却才刚刚开始。某剑说今年也要找个女友,我才发现我TM居然还在想着耍流氓,我到底是肿么了!!!明知道这是自取灭亡的结果,却还是义无反顾的往前跑。我把方向给弄丢了……

阿三数钱的水平在进了银行后大幅度提高,人还是依旧那么贱,开始成了微博控,每天转发各种美事。欲哥在交大附近买了房子,他挺厉害的,两年时间攒了10几万,而我一直叫嚣要买的房子依旧还是个未知数,我在给自己创造一个安逸的缓冲期,即便明白这些,依旧还是没法阻止自己继续走下坡路,以前只是我运气特别好而已。晓彪决定还是留在葫芦岛了,做个经理也蛮不错的,关于什么辞职的事情日后再谈了,他长胖了,胖的我都没认出来。他也挺郁闷,原来岁月真的容易让世间“物是人肥”啊,世界已不能阻止我们增加体重了。刚子仍旧整天沉浸在还房贷的生活中,虽然有些辛苦,但还是自得其乐的,毕竟也算是有了自己可以安生立命的地方了。龙兄还是像以前那样骚,还愿意跟别人争论着各种各样的道理。我跟晓彪在婚礼当天都喝多了,我总说喝一次少一次,结果就越喝越多了,原来自己的酒量真的是不怎么样!喝醉的过程中实际上有长达几个小时的记忆是模糊的,想起了过去的姑娘,原来真的不那么容易忘记的。

回犀浦看了交大,看了住过的寝室,也看了上过课的教室,还很2B的在曾经照过相的位置摆姿势重新照相。我们又像以前一样放肆的开着玩笑,肆意的吼叫,肆意的奔跑,那是普通的一天,却很容易让人铭记。

好多该回来没回来的同学,不知道你们在远方过得怎么样,其实无论如何,还是希望你们过得一切都好~早上收到阿三从机场发来的短信,他又离开成都了,不知道是怀着何种心情,他说他结婚的时候我们不一定会去,谁知道呢,也许那个时候我愿意跑一趟呢。

以上,写在2011年12月12日,记录毕业后一次相聚,很简单,过后上图~

 

一路向东

        一路向东,动车组上的环境还是依旧,成都局依旧用CRH1担当着全部的D字头列车任务。虽然有些不入流,但欧洲车型的安全性能还是让乘客相对放松一些,毕竟那些经常出事的车型基本上都是CRH2,并非歧视日本技术,但不得不承认,作为现代工业文明发源地的欧洲,特别是德意志,还是有很多领先日本的技术力量。

       铁路作为大多数中国百姓出行的重要交通工具,时至今日,即便伴随着动车追尾和火车出轨,其市场的前景仍旧很广大。就像是当年成都发生公交车自燃的情况后,人们也并没有完全抵触公交车一样,毕竟一些片面的事故不能完全涵盖整个领域。作为火车行驶的重要配套设施,铁路成为一个无法逃避的争议话题。近年来,国家极大程度上增加了对铁路的投资,从表面上看,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带动了中国的内需增长,而最直接的效果就是铁路里程,特别是高等级铁路里程的增加,大量的高架和隧道的出现,也给铁路施工、设计和监理企业创造了巨大的价值。人们的惯性思维中知道这些企业都是靠铁路吃饭的人,稍微知道点的人还知道他们是超大型国企,再多懂一些的人就知道他们实际上内部管理挺那个什么的。尽管有各种正面或者负面的形象,但作为一个曾经在这些企业里待过的人来说,看着铁路沿线那一条条铁轨,看着那一座座在既有线旁边崛起的高架桥,看着那数量日益增多的隧道,我是发自内心的尊敬这些铁路建设者们的。他们看似在国家垄断行业拿着高收入,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仍旧把自己最重要的几年青春献给了国家铁路建设事业。其他行业的人们在享受着铁路带来的方便的时候,似乎很少关注他们的存在,因为毕竟大家都是纳税人,自然一定有人来做这些,必定有人来享受这些。这就是社会运转的规律所在,我们习惯性的认为这些东西是社会存在的必要性。同时,看不到的一切,那看似简单的隧道,看似见到的悬灌梁施工,看似简单的路基填筑,那都不是一天简简单单能够解决的,中间面对的各种困难,是我们所不能够预料到的。

- 阅读剩余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