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衣

秋衣这种东西应该在国外和很多爱美的中国人眼中是不可接受的吧,一旦秋衣秋裤一起上阵,那可能本不太好的身材就越加不令人满意了。尽管如此,我这么多年来,还是一直坚持穿秋衣秋裤,无论是在河北,还是在广西,又或是在湿冷的四川,我怕冷,也怕生病,所以我对自己的身体尤为的关照。在成都待的时间越来越长,反而对寒冷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了,也许是因为成都冬天的室内温度远远低于河北的吧。因此,最近几年春节回河北的时候,似乎只需要穿很少的衣服就能够相对轻松地应对那种严寒天气,但尽管如此,秋衣秋裤也还是不可避免的。我想,如果真的对衣服也有情感的话,那秋衣秋裤的感情应该是最深的。

02年的时候上高中母亲给我买得秋衣秋裤,直到现在,十多年过去了,我依旧带在身边,不是因为我舍不得买新的,而是我这人但凡是还能用的东西,肯定是不会轻易丢弃的,也许这算是性格上的一种病态,确实生活习惯上的一种常态。不管有钱人还是没钱人,其实生活终究是生活,我的生存质量一般的时候,我就会努力朝着好的方向去发展。另一个不换的原因是那个时候的东西确实做工很好,穿了十多年,袖口甚至没有丝毫的磨损,回想去年在网上给母亲父亲买的保暖内衣,相比而言真的是相形见绌。我一向喜欢在网上买东西,只是没有想到质量的差距会如此之大,我不知道这是社会的进步还是后退,还是类似于欧美国家都会经历的阶段。我们越来越发现以前的东西质量更好,比如衣服、比如房子、比如汽车,还有很多很多。也许是人心越来越浮躁了,也许是社会化进程速度的加快导致分工协作的效率提高,却造成质量的降低。所以,我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能够买到质量让人放心的保暖内衣,因为我清楚无论是网络还是实体,其实生产商家和品质是没有任何差异的,只是渠道不同而已。对父母来说,这些东西其实都是小物件,事情也是小事情,他们也还是经常说,穿了十多年的秋衣秋裤我为什么还穿着,我只能用还没穿坏这种奇怪的理由来搪塞他们,只是我觉得我应该多花一些时间陪陪他们,而不是多花钱去买东西;另一方面是应该多努力赚点钱,这样他们的后半辈子可以稍微过的轻松点。

阅读剩余部分 -

期待

期待有点像等待,但情绪却更加丰满一些,一生中可能会有很多期待,但那么多的期待在岁月里却变的悄无声息,也无从考证。每个人却又是贪婪的,我如同每个人一样,期待很多,想要很多东西,想要家人的幸福、想要家人的健康,想要赚很多的钱,想要去旅游,去体验生活,但在现实面前这一切却显得尤为单薄。

刚刚顺丰发来短信,南通寄过来的鬼冢虎下午要到了,如每个人所知道的一样,顺丰果然总是会创造点速度的奇迹。想想最近一两年的工作和生活中,越来越多的穿的的是皮鞋,大概上一双ASICS坏到不能穿也应该是大半年之前的事情了,皮鞋穿久了,人也变得懒惰了起来,明明可以跑几步的路,更倾向于走。想到这里,让我想起小时候的一个疑问,警察每天是穿皮鞋上班还是穿运动鞋上班呢?如果是穿皮鞋,也能跑那么快的话,那能抓到小偷的警察一定是体育健将了。没有运动鞋的生活其实也显得很单纯了,每天两点一线,穿皮鞋,穿正装,表面并不光鲜,内里更是破败不堪。我知道我习惯了这样的生存状态,生怕有一天家人生病了,自己生病了,那可能一切就都会越加困难起来。

阅读剩余部分 -

我不开朋友圈

我不开朋友圈,一直没开,甚至功能都没打开,很多人觉得我那叫装,但其实我自己很清楚,不喜欢把每一天的行踪想法所见所闻都大面积暴露在网络这样一个虚无的环境中。更何况,在一个无聊的状态下,我能写出来的短句数量是极为恐怖的。第一次下班的公交车上没有位置,所以我也就显得更加无聊,不能坐着打字,那自然是极其不舒服的,但最近两天隐约发现,打发下班时间最好的方法除了听歌和看景,还有就是疯狂地敲击键盘。

我不能直接写在博客里,因为用的不是wp,没有对应的app,想到当年某浩用的万蝶博客系统,虽然早已消失不见,但那个时候也是移动博客的先锋,终究没有赶上互联网高速发展的春天,也终究没有赶上智能触屏手机辉煌的时代,就那样被创意淹没在时代的洪流中了。

当然了,博客这样一个逼格高的东西,特别是独立博客这种逼格更高的东西,自然也早已被微博和朋友圈所蚕食殆尽了。我不去考虑这其中的原因,也不会因为主流的意识形态而改变自己的方向。毕竟跨过今年,就进入到第10个年头了,能够坚持写10年的人,我相信并不多见,尽管交出的成绩单只有区区500多篇,但这么合算下来,每年也有50篇,基本上一周有一篇,想想也还算对得起自己所浪费的时间。

阅读剩余部分 -

久久鸭脖

在一个叫永福的地方,那里很小,小的只有一条街道,甚至比涞水易县还差。那里唯一一个外面有,这里也有的连锁店就是久久鸭脖,再后来也开了绝味,其实我没办法分清楚两家的味道如何,每次老崔出差,我就会跟他的司机开车着去县城买鸭脖和几瓶漓江啤酒。缩在寝室里,偷偷地啃鸭脖喝啤酒,没有什么乐趣,也就是聊聊这个同事的恶习啊,说说那个领导的毛病。

离开广西好多年了,尽管刚刚开始的时候很满足于大成都的生活状态,但时过境迁,物是人非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刚刚毕业的时候,那段傻不拉几的日子,仍旧过得让人艳羡。

后来在成都恐怕再也没买过久久鸭脖和绝味鸭脖,也许是因为成都美食太多,也许是因为不想去回忆那些不堪回首的日子。

但日子终究是日子,就像当初为了自己放弃了父母的嘱托,为了自由放弃了稳定的工作,为了家庭放弃了亲友一般。这些都是尤为明显的日子体现。想想那个闲暇吃鸭脖的时候还真的是出奇的简单,没有什么好的生活环境,也没有什么好的工作状态,更没有什么好的饮食,但也就是那种看似坐牢又看似当兵的日子,放回到现在来对比,真是异常单纯,却也异常怀念。

阅读剩余部分 -

路走到今天

路走到了今天,我不知道该用何种状态去面的自己的妻子、母亲和已经出生的孩子,我放心不下每一个人,但每一个人却都不同程度上给我制造着让人畏惧的麻烦,每一个人都由自己生活的道理、有自己生活的准则和生活的依据,稍有触碰就能够成为一次可怕地冲突,我没办法去调节这样的状态,我尝试去劝说妻子听,但每次都让我想到那个没有等到100天的王子,人生甚是讽刺,每每遇到这样的状态,我觉得就像是一个外人一样在面对这样的生活状态,我想时间久了,这样的劝说毫无结果的时候,就真的变成了外人的劝说了。我也尝试去改变母亲的心理状态,她对每个人都怀着戒心,因为曾经的生活太过残破,也没办法适应我现在的生存状态和性格作风,甚至为人态度,我想每个人都要变化,每个人都会有冲突,我希望我地母亲能够好好享受以后的生活,却从未想过以这样的方式去一次次刺痛她的内心。有的时候很羡慕那些婆媳关系处理得很好的家庭,更加羡慕那些夫妻关系和亲戚关系同步优化的家庭,我觉得那就是上天对他们最大的恩赐,不是财富,而是这样的生存状态。

路走到今天,我也不知道以后的道路应该怎么往下走,每个人要触碰的底线已经遇到了,尽管如此,我也不希望再去触碰哪怕一根神经,每每站到床边,就有很强烈地想要往下跳的冲动,很多年以前就是这样,以前是学习压力大,后来工作压力大,再后来职业压力大,现在的家庭压力大,可能以后还会有各种各样的压力,我一直都是一个怕死的人,我想我并不会如此轻易地就从楼上跳下去,感谢在我压力最大的时候,父母能够从精神和物质上毫无顾忌的继续支撑我,对此,我是深感惭愧和耻辱的。然而,跳楼这种事情,大抵在这个时候并不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也许将来的某一天,当我不能面对自己的生存状态的时候,我就知道如何去面对眼前俯瞰的一切。一切看似都并不遥远,似乎就近在咫尺一样。

阅读剩余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