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最近这个词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翻出来了,居然成了一段时间的主旋律,大多数时候我会说,其实我是搞投资的,但其实我确实搞文案的。如果是搞文案的,那我想我的大学老师应该是可以放心的,但实际上我却是搞投资的,我不知道他们这么多年过去了会怎么想这个问题。这么多年走过来,虽然免不了谩骂自己的专业、戏谑自己的母校,但其实回过头来想,终究这段特殊的四年经历,让自己拥有了一个比较特殊的技能,就是文笔和逻辑,你说这个东西重要吗?有的时候它也不重要,但在有些时候却又很重要。所以每次跟大学老师通电话的时候,我都会告诉他们,其实这个专业本身并不差,但重要的是这些人在这四年里是不是真正学到了东西,对我来说,学到的应该不仅仅是驾驭语言文字的能力,甚至有更多的思考问题的能力。所以到了现在,我才有机会真正改变自己的职业方向,确定自己的定位,我其实是一个搞投资的,只不过我在投资这个行当里,做文案会比较好一些,仅此而已。

我可以做财务测算,这是曾经没学过的东西;我也可以做项目评价,这也是曾经没学过的东西;这些都是我一直为之而努力奋斗的技能,在这几年的摸爬滚打中,我想我学到了,只是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去打磨。朋友说他觉得搞文字工作遇到瓶颈了,其实在很多年之前我就已经遇到了,对他来说,这样的瓶颈很难突破,对我来说当年也一样。但如果我换一条路,再去看这个瓶颈,其实看上就没那么困难了,毕竟在这样一个圈子里,我当初的那点瓶颈根本就不算什么了,我可以说我在这样的圈子里,我的文字功底就是最好的。

阅读剩余部分 -

丈量生命的长度

仔细想想,这是一个无比之大的话题,大到可以写一篇完整的论文,但放到孩子的生命上来看,却才刚刚开始,有那么多的未知和新鲜等着她去探索,也有那么多的激动和兴奋等着我去发现。回到现在,整整一个月的忙碌,让我终于意识到一个部门少了两个人工作也就是那么回事,不是因为我能力有多强,而是不管几个人,我该怎么做,那也都是我自己决定的事情。值得庆幸的是,我的工作相对自由,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去陪伴家里的小家伙。

小朋友一天天长大,我不知道我这样的父亲是不是做的足够好,但我却知道她做的很好了,几乎不生病,按时吃奶,按时睡觉,晚上不醒,醒了不哭,我不知道还能有谁有我这样的运气,遇到这样听话的孩子,因为她这些不经意的举动,让我的心理压力无形中减轻很多。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去操心工作上的事情,因为我也知道只有自己好好工作,才有可能给她创造更多更好的条件。所以,很多时候我是内疚的, 有这样一个听话的孩子,但自己却没有给她创造一个最好的条件,我一直在尽力弥补这样的遗憾,我不知道有一天她真的长大了,会不会怪我。

阅读剩余部分 -

翻身

几个月前无限的期待娃娃可以翻身,几个月后,却宁愿这个过程来得缓慢一些,甚至不知道应该如何形容自己现在矛盾的心情,只知道内心充满的是无限的负罪感,甚至不知道如何去面对未知的人生。孩子已经快四个月了,也到了快要可以翻身的年纪了,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却粗心大意的把她放在床边,然后视线也离开了她,结果就是从床上跌落到地板上,直到现在我都还不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是如何跌落的,是头先着地还是身体先着地,是后脑勺接触的地面还是脸部接触的地面,我只知道那个时候大脑一片空白,唯一要做的就是赶快把她抱起来安慰,看看哪个地方有痛感,一个三个月大的婴儿也只能通过哭声来表达自己的痛感,我甚至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安慰她,让她可以稍微轻松一些,从那个时候起,我的负罪感就油然而生了。

思前想后,还是觉得应该去医院看一下,从省妇幼到省医院,也算是比较波折,雨夜加狂风,这个三口之家真的要开始承受一些本来不应该承受的东西吗?我不知道这是一个开始还是结束,好在省医院的整个过程还算顺利,没有走错误的路线。很快找到了儿童外科的医生,医生看了以后只是说从现在的情况看,孩子没有昏迷,没有呕吐,精神状态不错,四肢没有疼痛,头部没有肿块,不建议通过CT检查,因为辐射太大,建议再观察48个小时。尽管医生这么说,我仍旧也还是没有高兴起来,这48个小时的过程显得尤为漫长和敏感,哪怕有一点风吹草动,我都会觉得还有那么一些问题。

阅读剩余部分 -

百日

婴儿一百天对每个父母来说都是尤为珍贵的,珍贵在于孩子的一生只有这么一次,也在于还在一百天之后孩子就好养好带了,就少病少灾,夜里不哭不闹,一切都正常,所以要庆祝。对我的孩子来说,也许有我这样的爸爸是有点不幸的,一百天的时候我不得不开车回老家参加奶奶的葬礼,一切都是那么巧,却又不得不做出一些抉择,有的时候我都不知道到底怎么样做才是对的,我甚至不知道未来有一天孩子会不会怪我没有给她庆祝,如果未来有一年我没有给她庆祝生日,我想我都不会像这次一样内疚。

回过头来想,也许一切看似都是安排好了的一样。奶奶离世,孩子一百天,一份生命的终结,另一份生命的生机勃发。想象一下,一个至亲之人突然离世,你再也不可能听到她的声音,也再也不能跟她一起生活,哪怕吃一顿饭,一下子心里就空落落的,我想爸爸会比我更加伤心,毕竟这是一个生他养他的人,尽管已经88岁高龄了,但谁不希望自己的母亲能够多生活几年呢?没有享到什么福,就在乡下这么平平淡淡的过了这么多年,没有人陪伴,每天诵经念佛,斋饭陪伴。无论生前做过什么,我想她一定会上天堂的,希望父亲也不要太伤心。

阅读剩余部分 -

伤病

每次看到这个词,第一反应是足球运动员因为伤病而影响职业生涯,甚至不会在其他地方频繁看到这个词,毕竟年轻的时候不知道这个词对自己究竟有什么样的意义,或者说有什么样的影响。健康是每一个人一生中都很关注的东西,尽管我们这一代人仍旧也认为钱是必不可少的,也知道很多时候钱需要用一定的健康来兑换,这也许不仅仅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悲剧,也可能是整个中国的悲剧,当然这还不足以上升到国家层面上去,对自己而言,只是慢慢的感觉到一切都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从小学时候被灯泡玻璃划伤,到高中因为足球肌肉拉伤,再到大学因为跑步造成囊肿,这一系列残留的问题,直到现在,我都一直拖着,我不知道这些问题什么时候会爆发,当然我也但愿这些问题永远不爆发,因为一旦有一个问题爆发,那对我的影响将会是极为巨大的。父母偶尔在电话里也会问起这些问题,问我什么时候去处理,其实我知道,这些问题看上去并不大,但其实真的要处理,也并不就一定能够完全处理好。另一方面,自从离开学校,就再没有充裕的时间可以让自己放肆的挥霍,记得读大学的时候还可以每周去对囊肿做一次治疗,尽管现在囊肿并没有什么变化,我也还是选择暂时不去管它,因为现在确实没有时间了。每天要工作,不停的工作,请假就意味着每月的收入要减少,如果要做小型手术,那可能会导致丢掉工作,很多人可以选择裸辞,但是我却不能,因为我还有房贷,我还有家人,看上去其实挺紧张的,但可能这样的状态持续久了,也就习以为常了,毕竟跟我一样的人并不在少数。

阅读剩余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