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早日康复

我有一个很普通的父亲,但是却在这一生中付出了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努力,而在今天他人生中第二次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我却依旧没有在他身边,我不知道到底是何种力量让自己没有勇气回去一趟,是父母强烈地要求,还是因为放心不下自己这个小家,还是因为真的没什么钱,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突然间想起几年前黄老师说的,相比你去照顾父亲,你更应该做的事拼命工作给他的休养创造更好的条件,而回顾来看,直到现在为止,我不再会因为用钱紧张而向父母伸手,但我却也从来没有好好审视过自己的钱是如何用掉的,为什么在这样关键的时候,我却没有从物质上合身体力行上支持哪怕半点。

傍晚的时候母亲用微信发过来父亲躺在病床上的照片,看上去还是那么消瘦,父亲坚持要用母亲的电话打给我,虽然他装得没事,但我又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再坚强的人,经过了4个小时的手术,还能像他那样说话的人,我想并不是多数,而他却坚持告诉我说手术很成功,在那一刻他甚至是用的普通话而不是四川话,其实他说每一个字,我都是哽咽着听下去的,我不忍挂掉电话,但真的不愿意继续难受下去,我希望这个时候我可以出现在他的病床旁边,好好照顾他,哪怕是在6个小时以后喂他一口饭吃,但我都没办法去做这些,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这几年来所有的努力瞬间都崩塌了,那一切的正向努力似乎在这个时候都显得有气无力,那只是一个看上去还不错的假象而已,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去好好面对自己以后的人生,我不知道还能带给他们什么样的生活,甚至不知道他们以后会不会再遇到这样紧急的情况,而我不在身边。

阅读剩余部分 -

坚持(二)

那天某浩问我万蝶还能不能上的去,说之前只要在博客地址前面加上一个“www.”就可以上去了,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其实没了的就真的没了。想起还在读高中的时候,他在天津,就通过手机发博文,大概那个时候万蝶才兴起吧,直到后来大家都读大学了,也都在这个平台下坚持了很久,以至于后来当我换到个人独立博客的时候,想方设法的把万蝶的东西搬了过来,很感谢网上一个不知名的高人。其实对他来说,他那里的一切也曾是他逝去的青春,而我的一切却通过这样一个特别的方式保留了下来,包括当年的MSN space,这也许就是冥冥之中的吧,所以我才有这样的信念要一直坚持下去,直到哪一天我真的老眼昏花了,有一天真的连键盘都敲不动了,那我就花时间把这么多年写的东西整理出来,自己给自己印一本书,那可能是我最幼稚的经历,但也曾是我最真实的青春。

青春这个词,现在说起来,虽然有点酸,但其实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曾经真真切切的存在过,有的人是青涩的,有的人是荒唐的,有的人是平淡的,也有的人是热辣的。晓彪带着老婆到成都来过婚假,他说他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突然想回来看看,然后两个人就匆匆忙忙买了机票从葫芦岛飞了过来,没有计划,没有过久的停留,中间的过程无需赘述,他临走前几个大学男同学在一起吃了一顿火锅,后来等他回去了,我给他发了一条微信,问他“你就这么回去了?”,他说大家都不热情,还是早点回去吧,他其实就是来验证下过去,过去了都过去了就没什么好说的。我不敢完全揣测他这句话的意思,但至少我可以肯定的是,至少短期内,他不会再回到成都这个地方了。正如他所说,过去了的都过去了。每一个人都在自己的道路上往前走,有的人走的顺利,有的人走的不太顺利,对他来说可能属于不太顺利的那一部分,但这一次他过来,我觉得他变化还是挺大的,至少他感觉到自己需要的东西和要走的一个大概方向。那么,对他来说,并不需要我去说教什么,我又又什么权利去说教呢,大家继续坚持下去,可能永远不会有当年读书的情怀,甚至有一天大家彼此的感情会淡到见面都不想打招呼,但个别的几个人,可能这样的情怀会一直留在心里。其实,更重要的是,时间教会我们只有不断往前跑,才能更好的怀念曾经的情怀,和情景斑驳陆离的青春。

阅读剩余部分 -

坚持(一)

这个时候用这个词,其实挺尴尬的,因为看上去原本一个月一篇的我都没办法保持这样的频率,但话说回来,其实这并不是写作业,我也不需要为了完成任务而完成任务,因为毕竟最重要的东西我已经做到了,那就是坚持,偶尔点开以前写过的文章,看看下面的评论,其实很多人的链接都已经失效了,六年前的时候,我们都还很年轻,我们都还觉得这个时代是属于博客的,属于自媒体的,但这么多年走过来,有很多的变化,也有很多的变革,很多人都因为三分钟热度没有坚持下来,也有很多人把当时的朋友都淡忘了,但对自己而言,无论别人怎么选择,既然当初下了这样的决心,我想只要能够坚持下去,只要自己还能吃得起饭,那维护一个域名和空间也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

回头看看以前写的东西,看到曾经稚嫩的自己,尝试想做一个意见领袖,尝试在自己的文章中讲很多的大道理,虽然最终并没有成为这样的人,但实际上这样一个思考的过程自己是享受到了的。也曾经去针砭时弊,却发现自己思考问题的深度远没有达到一个令人叹服的地步,所以只是在有限的只知识体系内,寻找一些可以去玩弄的言论,然而并不会掀起波澜壮阔的讨论,因为那只是个人的言论。

有一天我会坚持写到让孩子看到,可能若干年之后孩子再看我写的东西,会觉得很奇怪,或者格格不入,但我想一定有一些东西是可以启发道她的,毕竟对她来说,今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去做,父母能给给予的东西很少,能给帮忙的地方更少,更多的是要靠她自己。孩子九个月了,除了过敏性体质之外,其他一切都好,虽然很调皮,但依然很讨喜,毕竟孩子对父母来说,就是一个从天而降的天使,可能带来了很多麻烦,但更多的却是喜悦与人生的质变,感谢这样的我有幸去经历这样的生活,虽然疲劳,但却很充实,能给在生活中找到自己的乐趣点喝方向感,我想这才是最值得自己庆幸的。

阅读剩余部分 -

龟之死

我想我要写这么一篇文,毕竟我要承担一定的过错,养了两年的龟上周末死掉了,就在死的前一晚,我还听到了声音,我以为那只是普通的叫声,死后我才发现那是生病的表现,缸里有两只,一只还活着,所以另一只我就放生到小区的水池里了。我估计它的存在会对生态有一定的影响,毕竟是外来物种,但它独自的话,确实没必要留在缸里生活。我想是因为太忙了,没顾得上换水和喂食,也可能是真的就病了很久没发现,但死亡是一个事实,所以我跟老婆说此类生物不要再买,如果没时间去照看,就不要徒增死亡。

回想这个事情,就像孩子一样,很多人想要孩子,但是却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能力去抚养,人们总是说生出来再说,有钱人就富养,没钱就穷养。但我终究还是不同意这个观点,对孩子来说,他们不知道什么是富贵,每天只知道吃了睡睡了吃,然后慢慢的长大,她甚至不知道未来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的,但每一个父母都希望给孩子创造最好的生存条件。对现在而言,我想虽然不至于大富大贵,但我觉得我能够给孩子创造一个不错的条件,那就应该让她好好的生活。

阅读剩余部分 -

文案

最近这个词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翻出来了,居然成了一段时间的主旋律,大多数时候我会说,其实我是搞投资的,但其实我确实搞文案的。如果是搞文案的,那我想我的大学老师应该是可以放心的,但实际上我却是搞投资的,我不知道他们这么多年过去了会怎么想这个问题。这么多年走过来,虽然免不了谩骂自己的专业、戏谑自己的母校,但其实回过头来想,终究这段特殊的四年经历,让自己拥有了一个比较特殊的技能,就是文笔和逻辑,你说这个东西重要吗?有的时候它也不重要,但在有些时候却又很重要。所以每次跟大学老师通电话的时候,我都会告诉他们,其实这个专业本身并不差,但重要的是这些人在这四年里是不是真正学到了东西,对我来说,学到的应该不仅仅是驾驭语言文字的能力,甚至有更多的思考问题的能力。所以到了现在,我才有机会真正改变自己的职业方向,确定自己的定位,我其实是一个搞投资的,只不过我在投资这个行当里,做文案会比较好一些,仅此而已。

我可以做财务测算,这是曾经没学过的东西;我也可以做项目评价,这也是曾经没学过的东西;这些都是我一直为之而努力奋斗的技能,在这几年的摸爬滚打中,我想我学到了,只是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去打磨。朋友说他觉得搞文字工作遇到瓶颈了,其实在很多年之前我就已经遇到了,对他来说,这样的瓶颈很难突破,对我来说当年也一样。但如果我换一条路,再去看这个瓶颈,其实看上就没那么困难了,毕竟在这样一个圈子里,我当初的那点瓶颈根本就不算什么了,我可以说我在这样的圈子里,我的文字功底就是最好的。

阅读剩余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