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过去

以前读书的时候老师说写作文不要写那么大的题目,容易被判卷老师判定这人驾驭不了,就给低分,过了这么多年,我依然还是没改掉这样的习惯,尽管当年的作文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为什么一定要用这个题目呢?其实也是不经意的想到,原来今天是农历的生日,虽然已经很久不关注自己的年龄了,但这个时候还是会去注意了,毕竟父母和亲戚都发来短信或者打电话问候了,毕竟自己也曾经想过是不是应该过过这个生日,但后来再仔细想想,其实过与不过又如何呢?那只是一个形式而已,我只是觉得那样的状态不需要每年都递进的持续,因为那只是一个符号而已,对父母而言,他们可能也已经习惯这样的状态了。19岁的时候曾经跟自己约定,10年不过生日,现在10年的时间到了,却把这个事情看得越来越淡了,也就没去在意这样的状态到底能够给自己带来什么。关于过去的很多东西,我也想就此做一个了结吧。

无论是关于事业还是关于家庭,30岁的时候,已经结了婚,也买了车和房子,也有了自己的孩子,虽然欠了一屁股债,但也庆幸找到了自己的方向,看明白了很多,也看淡了很多。看人比以前看得更准,开始慢慢的去深入分析问题,也基本上具备了可以赚钱的技能,我想那就至少是一个比较好的起点。从前有人问我,怎么想到要从一个学中文的,跑去做投资,我以前的回答是不想为别人服务,现在却觉得那个时候太肤浅了,其实就是想做点有价值的事情。当然并不是说写东西就没价值,而是每个人的价值观念不同,想要得到的认可也不仅仅是别人的认可,我想更多的还是自己的认可。在自己都肯定自己的情况下,那我想以后的路也可以走的更加平顺一些。

阅读剩余部分 -

怀旧是为了活在安逸之中(二)

今天续了主机的费,积极性又被稍微调动了一些起来,时间久了不打理,这只言片语可能就真的变得苍白无力了。以前总是说我要写一个系列,比如伤病系列,比如孩子的成长系列,比如自己的基因系列,终究因为种种繁杂的事情没有成行。正如我们所知道的那样,我们可能就是生活在一个HARD模式,别人的生活是生活,而我和我的家人却还是生存。虽然慢慢的情况越来越好,我也有多余的钱可以带孩子出去玩,却依旧心里有很多的虚无。正如我不知道未来什么时候我会突然像爸爸一样倒下。肩膀上的伤第二次复发了,我一直担心是基因问题,后来终于还是用核磁共振查出原因,原来确实是曾经受过外伤,肩膀里有积液。虽然一下子心放下来了,但还是心有余悸,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些不知道的旧伤又会冒出来。毕竟那曾经都是青春的鲁莽所留下的,那么肆意,那么不知天高地厚,年轻的时候踢球,不需要护具,即便对抗再剧烈,也不会觉得有多少疼痛感,我想那就是不同于现在的青春。

偶尔想起以前的幼稚的经历,虽然不至于发笑,但也会觉得其实那个时候挺幼稚的,尽管当年一直把“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挂在嘴边,但看来因为年轻,还是付出了很多代价,然后需要用现在这个日渐不健康的身体来承担。但人们又经常说,青春不就是拿来肆意妄为的吗,如果当初没有这些肆意妄为,可能到了现在这个年纪,又会觉得有些后悔。

很多人喜欢怀旧,我以前也喜欢,不过现在不太喜欢,因为真的怀旧就像是麻药一样,就像是把一部电影翻过来看第二遍一样,所有的东西都是已知的,所有的突发状况,所有的痛苦,所有的欢乐,都是已知的,那么这种缺乏挑战的环境当然就是安逸的。而这种需求多数时候更适合20几岁出头的年轻人,他们才刚刚度过最年轻的时间,才刚刚来到最有活力的年纪,但那个时候却同时要面对每一天的压力,所以怀旧成了一个家常便饭。而现在的我,马上而立之年,越发觉得怀旧那只是一个阶段性的产物罢了,慢慢的,往前看成了自己必须要做的事情,因为规划好的东西就得好好的去实践,否则那不就成了一纸空文。

怀旧是为了活在安逸之中(一)

最近这几年我终于不再怀旧,于是我可以肆意妄为的拼命的往前奔跑,偶尔回回头却发现其实以往的那一切,仅仅是自己在回望的过程中找到的些许安逸,更或者是在逃避现实过程中找到的一个避风港而已。

早上网易音乐里一首歌的评论让我看了很久,“32岁的亨利就坐在那里,深情的目光望过去,都是自己22岁的影子”。很多人都在问这个是什么梗,我想知道的就肯定知道,不知道的就算问到了也没什么意义,毕竟这就是大家在这样的音乐里寻找过去的过程,找到了这句话的,那就自然而然的产生共鸣,找不到的,那自然也不会有什么特殊的情愫在里面。于是当早上看着窗外耀眼的晨光和难得一见的蓝天的时候,我才深深的意识到,自己以前跟某浩说的,现在的自己开始慢慢看明白很多事情,这算是人生的成长还是一种不可妄为的行为呢,因为当我们这一代人慢慢看清一切的时候,可能也就意味着我们已经准备好去面对所有真正意义上的挑战。

以往的我们从享受青春,到怀念青春,再到面对社会现实,这样三个特殊的阶段,我都有值得感谢的人,感谢他们在这样特殊的阶段里给了最重要的指导。人们总是说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其实又有多少人真的明白这句话的含义呢。初心到底是什么,其实只是自己给自己的安慰罢了,我们一切的理想和梦想,很多时候不是我们身处的世界所抹杀的,更多的是被我们自己抹杀的。昨天下班的时候,回想身边的一切,我不是第一次感受到无比的压力,我可能在那一刹那也萌生了放弃的想法,但其实呢,也许在每一个刹那如果都坚持下来了,那我想其实一切都没有那么困难。

正如这两天每天都要比平时早起10分钟,本来以为会因为这10分钟让自己白天的精神很差,但却恰恰相反,精神状态好得出奇,不知道是自己给自己打的鸡血,还是因为这两天的天气很好,让自己对现在的一切境遇都显得那么激进。

末班车

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又重新拾起了许久不用的耳机,虽然每次上班路上听歌都是不停的next,但却些许找到了以前无所事事的状态,其实倒不是为了成为那种状态,而是现在这种拼杀的状态让自己稍微有点饱和,我不能确定这样的特殊阶段会是一次末路还是一次涅槃。只是我不停的暗示自己,自己的路还有很远,还有很宽,于是我才每一天能够坚定地继续走进写字楼里上班。人们常说每一个读者心里都有一个哈姆雷特,其实人们对一切艺术形式的接受度和思考度也不仅仅限于某些个人观点,人们都不断地在自己所熟悉的艺术形式中找到自己的身影,也许这是在寻求自我的一种突破,也或许是自我的一种逃避。

为什么一定要用这个歌名做标题?不是为了说明这歌的含义,而是为了聊聊信。信终于还是被淘汰了,不用意外,并不是因为我觉得他没那实力,而是我觉得他不需要一定在这样的舞台去证明什么,有的歌手,就像我们普通人一样,可能不用大红大紫,一样要好好生活。对我们而言,我们也不一定非要出人头地,才会得到自己的认可。信得歌从大学的时候就一直在听,不是因为独特的唱腔,而是那种不停地提醒我保留原始的激情和拼劲的状态,无论是《天高地厚》还是《海阔天空》。每到我找不到自己的时候,我就把他的和当年信乐团的歌翻出来听一遍,让我知道其实自己还有很多要去努力的空间,也让自己在现在这种浮躁的生存状态下找到真实的自己。

其实客观的说,从来没听信唱歌会把歌词吐字这么清晰,看了回播的视频,也发现确实他不在状态。但无论如何,一个人在一个舞台上,尽力地拼搏了,那就是自己最大的胜利了,本来就不需要去证明什么,也不需要去跟原唱拼个你死我活。可以含着泪,第二天也可以重新出出发。无论接下来的职业生涯多么有限,即便已经过气了,但都在用自己最诚意的方式去回报这些所支持的人。我想那也许会是我要的最理想的状态了。

阅读剩余部分 -

年味

每到这个时候就总觉得应该写点什么,倒不是为了说说现在的年味不足啊,现在的年轻人太浮躁啊,而只是觉得现在能够去抓住的东西太少了,不知道是我们自己浮躁了,还是这个社会真的进入到了浮躁的阶段,每个人都在疲于奔命,不知道什么是应该去把握的,什么是应该放弃的。

放假倒数第二天,带着妻女从河北回到成都,虽然很快习惯了南国湿润的天气,但仍旧还记得北方干燥的气候,收拾完了行李,好好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是把藏在鞋柜背后的对联福字找出来,我知道不该这个时候贴上,我也知道这里并没有这样的风俗习惯,这么多年过去了,尽管河北不是我出生的地方,但是很多习惯却一直影响了我很多年,所以我认认真真的把对联贴好,看了一眼。突然回想起来小的时候,看着爸爸拖着病重的腿爬上凳子去贴对联,后来我长大了,每年除夕就是我去贴对联,再后来读大学,我知道了对仗,更是要严格讲究了才贴上。读完了大学,真正开始工作了,才意识到,自己走上了一条自己曾经多么讨厌的路。

是,孤身一人在外,是很孤独;是,曾经说过不要跟父母住在一起;是,所有的辛苦和汗水都只有自己知道。但这一切的一切回顾起来,才发现,这些跟父母的苍老,跟我无法陪伴父母更多的时间相比,都太微不足道,甚至一文不值。最后走的那天,母亲说她感谢我们让他们过了一个快乐的春节,虽然短暂,但是跟孙女的儿媳妇的相聚却是尤为珍贵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只说让他们好好照顾身体。我不知道这样的举动居然会让父母觉得应该感谢,这是我的不孝还是整个社会的悲哀;到底是对我人生惩罚还是对社会体制的讽刺;甚至不知道这样的状态能够维持多久。我很担心我会遇到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悲痛,我很怕,很怕,很怕。

阅读剩余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