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段经历都弥足珍贵

每天7点起床,45分钟车程,10分钟步行,这样能保证我在8点25分之前到公司,跳槽以来,还未出现过一次迟到。说到这里,让我隐约想起大学前的日子,那个时候其实每天需要5点半起床,我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高达99%的准点率,听上去其实挺变态的,但就是在那样变态的环境下我坚持了很多年。那段珍贵而又紧张的中学生涯,却对我接下来的人生产生了极为重要的影响,尽管结果并不出彩,但庆幸这样的经历带给了自己弥足珍贵的财富。直到很多年后,如果哪天早上天降暴雨,我甚至会考虑,如果天降暴雨就可以不上班或者晚点上班就好了,那个时候我想我是真的有点累了,只不过这种累和很多年比起来,只要意志力稍微坚强一点,就很轻松的挺过去了,毕竟生活总是带给人无尽的痛楚,同时又要让我们用无尽的欢乐去抚平那些痛楚。

上周末以前公司的同事约我出来吃饭,只是因为家里要照顾孕妈妈所以没办法前往。当然这一下子让我想起了以前公司的诸多经历,离开还不到一年,但所有的谩骂似乎在几年前就开始了。当自己换了新的工作后,更加感觉到以前公司中诸多的不合时宜。一切的不满似乎都发泄在自己对新工作的努力上,我告诉自己,以前浪费了很多的时间,要想弥补回来,就要用加倍的努力。可细细回想,又何尝不是以前那个公司把自己带上这条道路的呢?如果没有走上这条道路,可能现在都还淹没在国企的群众路线中,这突然让我觉得这一切的经历尽管有些浪费时间,但这确是人生转折的痛楚,没有这些痛楚,可能仍旧在做着无法用数量来衡量的工作,一切都那么廉价,那么的让人觉得无所适从。

阅读剩余部分 -

我想我不会写字了

过了十多年的时间,同龄人再回头看这一切的时候,长期使用电脑,偶然提起笔都不知道怎么下笔,不同的行业分工也早就了不同的专业人士,有的人就必须要写字吃饭,有的人就不需要靠写字吃饭,我想我曾经也是要靠着写字吃饭的人,毕竟有浑浑噩噩的四年在专门学习这些东西。我不知道现在的经历算不算是对不起以前的老师,当然也许老师们也根本不知道,我觉得我离着写字的道路越来越远了,我吃饭的工具也一再发生变化。

以前做行政的时候,几乎每天都在写报告、写新闻、写材料,写文件,而在那之前,我也一直坚持写着博客,我坚信能坚持下来的东西,最后一定会很有价值。并且我不认为是因为学了这样的专业,才让自己有这样的写作能力,毕竟那只是四年浑浑噩噩的学习,那四年对我的影响,放到现在来看,都是微乎其微的了。当然,很快我就对那些八股文式的写字方式失去了兴趣,当然更重要的原因其实是我现在才总结出来的,那就是我不喜欢为别人服务,而忽略了自己应有的价值。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价值的权利,无论是做行政还是做核心岗位,都有价值的体现,而我更愿意选择核心岗位。

在换工作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仍旧将写作浸泡在工作内容中不能自拔,过了很久才发现,原来不能单纯靠文字去解决工作的实际问题了,我才意识到,原来真的不是要写字了。而是要有创意了,我要开始有战略的思考、营销的思维、要有市场的研究,这些很多都通过一个人尽皆知的PPT来实现,尽管PPT里仍旧需要文字,但替代文字功能的是更多的图片,更多的创造性思维。领导不再要求文字多么绚丽,也不需要感性的思维,而是更多的有价值的文字描述,当然那个时候我还是需要文字这个工具。

阅读剩余部分 -

世界杯之后

我想巴西世界杯在我这里是以近乎平静的方式结束的,德国夺得第四座冠军奖杯,很中立的表示一下祝贺。突然间也发现这届世界杯是自己看得最少的一届,甚至以往的每一届都还历历在目,每一届发生的小事情都还能记得,还记得南非世界杯海啸兄赌赢了阿根廷和德国那场,还记得德国世界杯龙兄的乱吼,也记得日韩世界杯中国队的出局,法国世界杯罗纳尔多挂在脖子上的球鞋。我想这也是我慢慢淡出这些事件的过程,毕竟曾经那么狂热的我,也会在看球的时候跟大家一起怒吼,也会跟朋友争论应该怎么进攻、如何防守。

时间是一方面,兴趣又是另一方面,以前看球是觉得可以体会到那种动态的比赛进程,也能看到很多进攻和防守的方法,所谓寓教于乐。现在踢球的次数减少,对这些也开始慢慢看淡了,尽管仍旧还会有人跟我讨论这个球星如何如何、那个球队如何如何。我依旧有我自己的看法,但我自己很清楚,可能很多东西已经变得过时了,毕竟太多的信息没有及时接收到,所谓的信息不对称。

我想以后的每一届世界杯也会像现在这样,毕竟这已经不再是自己的必需品了,生活中仍旧有很多必须要去做的事情。正如之前比赛期间,既要考虑兼职的问题,也要考虑正常工作的问题,我想我就完全没有时间去看球,况且第二天也不需要跟人去讨论前一晚的比赛到底发生了什么,有什么坑们,有什么出彩之处。那只是成为了一个有时间可以消遣一下的活动,没有时间可以很自然舍弃的项目。

阅读剩余部分 -

讲我的故事

每个人又何尝不是一本故事书呢!

在我们习惯了社会的纷繁复杂之后,也开始慢慢发现原来自己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那些没有发生变化的人,我不知道应该是羡慕你们还是替你们忧伤。只是我一直坚持,自己的成熟和变化对自己而言,是来的越早越好,如果没有以往所有人的关心,如果没有自己的妻子,如果没有自己的家人,可能这一切都不会来的那么快,当一切都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就强迫自己去准备好,我想这也是大多数人习以为常的状态。

说到变化,今天去体检,路过一所小学的时候,看到很多成年人在学校的操场上做游戏,我想这应该是在做企业活动。一个老年人拄着拐杖在栏杆外面驻足了很久,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感受,甚至每一个人都可以大胆的猜想,这已不是一个属于他的时代,而是这群飘逸的年轻人的时代,对他而言,既有羡慕,也有忧伤。羡慕是看到了这群生龙活虎的年轻人,生在了这样一个时代,尽管这是一个hard模式,但仍旧比他的时代更好;忧伤在于这群年轻人也许还有很多东西不懂,还沉静在自己的时光里。我没有驻足太久,因为我还要继续赶路,我知道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也还有很多变化需要我去催化。

阅读剩余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