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走到今天

路走到了今天,我不知道该用何种状态去面的自己的妻子、母亲和已经出生的孩子,我放心不下每一个人,但每一个人却都不同程度上给我制造着让人畏惧的麻烦,每一个人都由自己生活的道理、有自己生活的准则和生活的依据,稍有触碰就能够成为一次可怕地冲突,我没办法去调节这样的状态,我尝试去劝说妻子听,但每次都让我想到那个没有等到100天的王子,人生甚是讽刺,每每遇到这样的状态,我觉得就像是一个外人一样在面对这样的生活状态,我想时间久了,这样的劝说毫无结果的时候,就真的变成了外人的劝说了。我也尝试去改变母亲的心理状态,她对每个人都怀着戒心,因为曾经的生活太过残破,也没办法适应我现在的生存状态和性格作风,甚至为人态度,我想每个人都要变化,每个人都会有冲突,我希望我地母亲能够好好享受以后的生活,却从未想过以这样的方式去一次次刺痛她的内心。有的时候很羡慕那些婆媳关系处理得很好的家庭,更加羡慕那些夫妻关系和亲戚关系同步优化的家庭,我觉得那就是上天对他们最大的恩赐,不是财富,而是这样的生存状态。

路走到今天,我也不知道以后的道路应该怎么往下走,每个人要触碰的底线已经遇到了,尽管如此,我也不希望再去触碰哪怕一根神经,每每站到床边,就有很强烈地想要往下跳的冲动,很多年以前就是这样,以前是学习压力大,后来工作压力大,再后来职业压力大,现在的家庭压力大,可能以后还会有各种各样的压力,我一直都是一个怕死的人,我想我并不会如此轻易地就从楼上跳下去,感谢在我压力最大的时候,父母能够从精神和物质上毫无顾忌的继续支撑我,对此,我是深感惭愧和耻辱的。然而,跳楼这种事情,大抵在这个时候并不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也许将来的某一天,当我不能面对自己的生存状态的时候,我就知道如何去面对眼前俯瞰的一切。一切看似都并不遥远,似乎就近在咫尺一样。

阅读剩余部分 -

诞生日记(终章)

2014年12月11日1:45分,这个淘气的小家伙出生了,没有任何征兆,医生全程没有任何进度汇报,就突然跑出来说孩子已经降生了,并不像其他家属那样兴奋,因为我知道他们会一切平安的,虽然仍旧有很多不可控的因素还需要后续再次确定,但我也会尽力走好每一步路,更给她带好每一步路。

以上,献给出生的女儿。

诞生日记(九)

现在产房外面等候的时间十分漫长,但却并不觉得生疏,略感如同当年坐硬座回北京一样,时间也是过得十分漫长,无论是写东西还是想事情,都会相对快地度过时间。

诞生日记写到今天,至少可以写上一个分号了。妻子忍受了12个小时的规律阵痛,也终于能够稍微减轻一些痛苦了,尽管并不知道里面发生着什么,也不知道孩子的身体是否健康,想到这一天所发生的事情,我愈加感到妻子的伟大,对别人来说只是嘴上说说的经历,在她这里却要用生命来承受,有那么多的祝福,也有那么多的烦恼,更有那么多的痛苦。但走到今天,我都感觉一切都值得了。

姑且并不讨论亲朋好友的一番好心,只是觉得生命不能承受的东西,不仅仅是孩子,也是母亲的身体和一切,更是母亲内心所要承受的一切。

孩子的诞生很多人看来是生命的开始,对母亲来说确实最残酷的痛苦,没有人帮她承受,她能听到的只是大家的劝说,大家的所谓言传身教,一切都是经历,却并不能用在每一个人生身上。

阅读剩余部分 -

西五区

重新设置了手机,看到原来备份的时区里有个纽约,其实过了这么多年,早就忘了纽约这个时区对应的国家和城市有哪些了。我有一个朋友在加拿大,但是已不知道具体是哪个城市了,更不知道现在他过得如何,国内悄然掀起科技革命的时候,我甚至也没有他的微信,或者facebook,或者LINE。偶尔会想起这个最具亚洲人长相,却心系欧美的人。不知道是各种环境下才能锻造出如此的性格。尽管很自我,尽管很任性,怀着对国家的不满,怀着对现有礼数的不快,那么毅然的踏上了一条他觉得正确的道路。其实,他在做自己,也许15年前他就已经知道想要的是什么了。他是我们那个群体里叛逆的代表,其实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大多数人内心相反的一面,直面人性、欲望和人生,可能终究这一辈子都会碌碌无为,但我终究觉得他不会后悔。

仍旧记得他去加拿大那一年的春节,他打了一个越洋电话给我,其实接到越洋电话对我来说并不新鲜,但是他开口却说虽然骂了20几年春节,虽然20几年来没有几年跟父母在一起过过节,但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春节如此的让人动容,他说为了庆祝这个异国他乡的春节,他喝了一罐啤酒。其实,他的酒量如果放在国内,又何止一罐呢?这我想就是他内心最不叛逆的一面,对于我这样一个不懂得叛逆的人来说,真的不知道我们是如何成为朋友的,只是这样一段特殊的经历,让我的求学生涯至少不仅仅是学习。

多年以后曾经略微叛逆的某浩人如同大家想象的那样读了大学,进了银行,结了婚,生了孩子。一切都那么风平浪静,其实距离这么远,我并不知道这么多年他的身上发生了什么,或是正在发生什么。但我仍旧视其为我重要的朋友。

阅读剩余部分 -

你选对了路你就该更加努力

你每天看多少书,写多少字,没有人去衡量。你年轻的时候学了多少知识,等你年长了自会有公断。我们每个人都在匆忙的生活中不断寻找自己的意义所在,有的人无学历,打拼了天下,有的人有低学历,不断给自己灌输消极思想,还有的人有高学历,仍旧在职业生涯中混混沌沌。我猜测,这个社会还需要20年,也就是我孩子读大学的时候,才真正到了认学历的年代。

不再去纠结学历对自己的价值,也不再像以前臭骂自己的学校、自己的专业,那只是年少轻狂时的幼稚行为。你的专业给了你什么,你读书的时候不曾知道,你刚刚工作的时候仍旧不曾知道。有的人说,技能型强的专业更有优势,诚然!技能型强的专业还是当年报考的热门专业呢,你有能力你就多考几分,你没能力你就去读那些学术化的专业。就如同当初崔总说的,你搞测量的和搞行政的在这个国企里,工资待遇就是一样的,你搞测量要风吹日晒的,搞行政的就是耗在办公室,你说有什么不公平的呢?你不满你可以也去做行政,你自己选择道路,还有什么不妥呢?

几年下来,我开始回想当初的四年到底给了我什么?其实并不是具象化的,学校不知名,专业无价值,这些对我的工作选择而言其实是没有任何帮助的。那我如果真的要调整状态,在发现了问题所在之后,如何改变现状呢?其实只有靠自己对阵痛的忍受,重新去接受一个岗位,重新去接受一个行业,重新去降低姿态,那是很多人不愿意去想的东西,甚至我自己都一度以为我没有这样做,我一直觉得我的职业生涯是正常延续的。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随着时间的大幅推移,我会慢慢发现,那些一直坚持自己道路的人,他们已经得到他们短期目标中所要的东西了,而如我一样发生了转折的人,我却还在短期目标上不断的追逐。

阅读剩余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