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本不是我想要

       停电了,很久没有体验过这样悲凉的感觉,仿佛回到了当年在广西的日子,整日的停电,虽然没有让各位失去对工作的信心,但实际上对每个人生活的信心着实打击了不少,但那又能怎么样呢,其实大家都还是在很努力的工作和生活。夜的黑有很多很多深邃,也有很多看上去并不让人充满喜感的东西,毕竟这是一个让人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好在每到这个时候还能接着键盘的微光,凭着曾经积累起来的盲打,记录下点什么东西来。

      在黑夜里用着黑色的手机,接收着微信的消息,穿着黑色的棉服和黑色的裤子,勉强给自己一些温暖,戴着黑色的耳机,静静地听着歌,看不到黑色的手,因为屏幕的微光根本不足以照亮那双手,只是那双看不清的手还在黑色的键盘上努力的敲打着,不知道是为了在寒冷的冬季热身还是仅仅为了想拼命记录下什么东西。

      说实话,我并不喜欢黑色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也许惯性思维里觉得黑色不是一个好颜色,我曾经是个好人,也许现在变了,也许因为一个人变了, 但我至少还是一个好人,我还是不会对黑色有什么特别的兴趣。蓝色,因为自己傻乎乎的特别忧郁,银色,因为不喜欢特别的娘的白色,橙色,因为那算是一个比较中性的颜色。我不是一个擅长走极端的人,所以大多数时候我会选择一个比较中庸的东西。

阅读剩余部分 -

好好混

好好混,昨天晓彪说的最后一句话,这让我想起了两年前大家离开成都的时候说的话。其实都很清楚,两年的时间,一个个改变了很多,我们没了稚气,却多了圆滑;没了激情,却多了惰性;没了生活,却学会了如何工作。于是每个人都还在努力的活着,原来活着不就是件最好的事情吗?某帆结婚了,新娘人很好,我们挺祝福他的,也各种羡慕嫉妒恨啊。似乎人生下子走完了很重要的几步,而我们中很多人却才刚刚开始。某剑说今年也要找个女友,我才发现我TM居然还在想着耍流氓,我到底是肿么了!!!明知道这是自取灭亡的结果,却还是义无反顾的往前跑。我把方向给弄丢了……

阿三数钱的水平在进了银行后大幅度提高,人还是依旧那么贱,开始成了微博控,每天转发各种美事。欲哥在交大附近买了房子,他挺厉害的,两年时间攒了10几万,而我一直叫嚣要买的房子依旧还是个未知数,我在给自己创造一个安逸的缓冲期,即便明白这些,依旧还是没法阻止自己继续走下坡路,以前只是我运气特别好而已。晓彪决定还是留在葫芦岛了,做个经理也蛮不错的,关于什么辞职的事情日后再谈了,他长胖了,胖的我都没认出来。他也挺郁闷,原来岁月真的容易让世间“物是人肥”啊,世界已不能阻止我们增加体重了。刚子仍旧整天沉浸在还房贷的生活中,虽然有些辛苦,但还是自得其乐的,毕竟也算是有了自己可以安生立命的地方了。龙兄还是像以前那样骚,还愿意跟别人争论着各种各样的道理。我跟晓彪在婚礼当天都喝多了,我总说喝一次少一次,结果就越喝越多了,原来自己的酒量真的是不怎么样!喝醉的过程中实际上有长达几个小时的记忆是模糊的,想起了过去的姑娘,原来真的不那么容易忘记的。

回犀浦看了交大,看了住过的寝室,也看了上过课的教室,还很2B的在曾经照过相的位置摆姿势重新照相。我们又像以前一样放肆的开着玩笑,肆意的吼叫,肆意的奔跑,那是普通的一天,却很容易让人铭记。

好多该回来没回来的同学,不知道你们在远方过得怎么样,其实无论如何,还是希望你们过得一切都好~早上收到阿三从机场发来的短信,他又离开成都了,不知道是怀着何种心情,他说他结婚的时候我们不一定会去,谁知道呢,也许那个时候我愿意跑一趟呢。

以上,写在2011年12月12日,记录毕业后一次相聚,很简单,过后上图~

 

一路向东

        一路向东,动车组上的环境还是依旧,成都局依旧用CRH1担当着全部的D字头列车任务。虽然有些不入流,但欧洲车型的安全性能还是让乘客相对放松一些,毕竟那些经常出事的车型基本上都是CRH2,并非歧视日本技术,但不得不承认,作为现代工业文明发源地的欧洲,特别是德意志,还是有很多领先日本的技术力量。

       铁路作为大多数中国百姓出行的重要交通工具,时至今日,即便伴随着动车追尾和火车出轨,其市场的前景仍旧很广大。就像是当年成都发生公交车自燃的情况后,人们也并没有完全抵触公交车一样,毕竟一些片面的事故不能完全涵盖整个领域。作为火车行驶的重要配套设施,铁路成为一个无法逃避的争议话题。近年来,国家极大程度上增加了对铁路的投资,从表面上看,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带动了中国的内需增长,而最直接的效果就是铁路里程,特别是高等级铁路里程的增加,大量的高架和隧道的出现,也给铁路施工、设计和监理企业创造了巨大的价值。人们的惯性思维中知道这些企业都是靠铁路吃饭的人,稍微知道点的人还知道他们是超大型国企,再多懂一些的人就知道他们实际上内部管理挺那个什么的。尽管有各种正面或者负面的形象,但作为一个曾经在这些企业里待过的人来说,看着铁路沿线那一条条铁轨,看着那一座座在既有线旁边崛起的高架桥,看着那数量日益增多的隧道,我是发自内心的尊敬这些铁路建设者们的。他们看似在国家垄断行业拿着高收入,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仍旧把自己最重要的几年青春献给了国家铁路建设事业。其他行业的人们在享受着铁路带来的方便的时候,似乎很少关注他们的存在,因为毕竟大家都是纳税人,自然一定有人来做这些,必定有人来享受这些。这就是社会运转的规律所在,我们习惯性的认为这些东西是社会存在的必要性。同时,看不到的一切,那看似简单的隧道,看似见到的悬灌梁施工,看似简单的路基填筑,那都不是一天简简单单能够解决的,中间面对的各种困难,是我们所不能够预料到的。

阅读剩余部分 -

感情方面那些屁事(二)

       感情其实还是两个人的事情,不平衡的感情最终也不会长久。

       某天晚上无聊坐着看电视,看到了浙江卫视的《爱情连连看》,看到那个主动的“双学位女”,我就知道其实这个社会还是挺疯狂的,“双学位女”敢于把握幸福的举动令人钦佩,即便可能知道要面临失败,毕竟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她还是很积极的站了上来。男嘉宾也没有错,也许是以前真的受到过伤害,也许是真的累了,不想再玩了,真的想要好好稳定下来了,他不愿盲目的就接受这样的感情,他也是对自己负责任的。后面主持人专门问了一句,女嘉宾的这种做法会让人觉得丢脸吗?似乎想想看,也不算什么丢脸,那就是把握自己认为对的人呗。结局是好的,同样也有很多东西值得思考。虽然大家都说这类相亲节目大多是有炒作嫌疑的,但我这个人天生愿意相信人,所以我就觉得这种事情还是可能真的存在的, 毕竟两个人都很努力,一个是在努力把握自己的幸福,一个是在在努力寻找自己想要的最后一次幸福。 其实没有什么平衡不平衡的问题,因为彼此都对感情挺负责任的。

     每天要跟那么多人擦身而过,你怎么知道这个人就是你注定要遇到的呢!

     那天跟罗姐讨论到,其实现在的圈子很小很小,正因为圈子很小很小,所以能接触到的人自然也没那么多,所谓的“好人”或者说适合“结婚”的人也就没那么多了。每天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却没有觉得那个人就真的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以前有过吧,但是没珍惜,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宿命了。因此,我也沦落到要人给我介绍对象的地步了,真的是挺囧的,我得承认,长辈们是一番好意,姑娘也是好姑娘,当然了, 我也不是个坏小伙。也许曾经也擦身而过了,不知道这会不会是注定要遇到的。毕竟因为有了介绍这个层面,实际上把两个人走到一起的几率大大提高了。然而会不会走到一起, 还是要看造化的。

阅读剩余部分 -

November Sky

      每年11月份要写一篇名为“November Sky”的文章似乎已经成为惯例,每年这个时候也都会在文章中插入Yanni的《November Sky》 ,以此祭奠那看似悲催却又值得期待的心情。

      早上还没起床,手机的自动同步数据就已经把Gmail邮箱的新邮件通知推送来了,其实即便不推送,我也知道是哪些邮件,无非是一些被强迫订阅,又无法退订,无法拖入黑名单的团购网站,还有几个国外的技术流网站的最新数字信息邮件。故人的邮件自上次回信后,再没有新的邮件,实际上每天检查Gmail邮箱的习惯已经在渐渐被自己消磨掉。一方面原因在于手机可以支持Gmail邮箱同步,查看邮件更方便,另一方面原因在于故人的邮件不会再发来,何必要纠结于这些无聊的邮件呢。其三在于,Gmail各种安全漏洞爆出,以至于邮箱已经多次被盗用,实际上对Gmail已经失去了一些信心。只不过毕竟这个邮箱是陪伴我比较长的邮箱了,还是舍不得更换掉,无论是注册还是跟网友沟通,都是通过这里实现的。值得庆幸的一点是,最近的的垃圾邮件较之以前大幅减少,找不到原因,也许是Google方面真的下了点功夫吧,毕竟要维护好这么一个庞大的邮件系统还是一件挺困难的事情。

       昨天晚上跟灰灰讲了很多感情上的事情,虽然处处都会让自己联想到过去,但仍旧还是坚持讲完了,那只是一种自己不得不面对的态度问题,而非一种真正意义上的痛楚。她也有类似的经历,无论如何,好在,两个人都不太在意过往的人了,转而疯狂的努力的按照自己的轨迹在生活。何必要去想别人对自己是怎么看的呢。

       早上跟丹丹姐在院子里聊天,聊到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丹丹姐和我都认为自身条件不差,为啥就找不到合适的呢。总是看到一些长得一般、品性一般的姑娘,挽着个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小伙儿;也总是看到一些长得一般、品行一般的小伙,牵着个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姑娘。我们纷纷表示这世道很疯狂,可又有什么办法呢。丹丹姐和我马上都要成了大龄青年了,这个悲催的世道,实际上这帮人要么自视清高, 要么不知所措,总之一个情况,找不到对象那就是真理。

阅读剩余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