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你们一直都在

买房子的事情终于有了实质性进展,自己的积蓄不是很多,父母为了这个首付也付出了不少积蓄,女朋友的支持也让我觉得这件事办完了,就了却了一桩心事。今天上班的时候找晓彪聊天,其实最开始是没打算找他借钱的,因为自己心里清楚,这一批人,毕业两年多,可能都在盘算着买房子或者已经付了首付在还贷,班上几乎是找不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富二代。大家都很不容易,工作并不算高薪,但也不能轻易的就积累很多财富,有的时候想想如果在找他们借钱,真的是在给他们雪上加霜。尽管如此,今天聊天的时候,我还是提到了这个话题,因为我觉得能借到钱的话,对减轻点负担来说,是很重要的。所以我开口了,当时晓彪的反应让我有点措手不及,他觉得自己没有什么积蓄,工资本来也不是很高,但是他似乎比我还要着急,他一直问我要多少,一直在考虑怎么能借到钱。到下午的时候,他打电话过来说,对不起,洁儿,从别人那里借的加上自己的,能找出5000来,电话里语气都是很模糊的,他自己觉得不好意思。但其实我却已经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情绪,如果他在面前,我是真的想好好的抱住这个跟自己生活了四年的兄弟。其实我并不指望一定要从同学那里借到多少钱,但是真的没想到晓彪会做出这样的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来。5000块不多,但也并不少,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去感谢这样一种简单的情感,还是应该去好好回忆一下当年那种谈笑风生的学生时代。那一段时间真的让我觉得,其实,人生有这么一群人,真的很重要。直到毕业了,大家各奔东西了,虽然很多人已经不怎么联系了,这几个人也没法像以前那样可以谈天说地、喝酒唱歌,但每次遇到困难的时候,他们却真的会用心的想起你来,原来你们一直都在身边。原谅我现在的低迷,我不能像当年承诺的那样帮到你们,但也请记住我现在所说的一切,因为我知道,有一天,你们所遇到的困难,就是我要去解决的问题。因为有你们的存在,我觉得其实自己一直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阅读剩余部分 -

       “家”一个看上去那么高深的概念,但对很多同龄人,甚至很多比我小的人,他们已经在接受这个概念了,而我却还没有真正意义上去接触到这个东西,有的人说家是一个可以停留休息的地方,有的人说家是因为有牵挂的人,而对我来说对后面那个含义的理解恐怕更加深刻一些,而对前面的那个含义,却有着无知的另一面。一下子,头脑里闪出了很多很多故事。

       大学毕业那年去了广西,那个时候觉得有安排住宿的工作是顺利成章的事情,虽然那是一个陌生而且遥远的地方,但在那个时候没有意识到一个处所对自己的意义。因为那个时候会单纯的认为,那里就应该有住宿的地方,我称其为“住宿”。提到“住宿”,让我一下子想起了读大学时候的四人寝室,倒不是因为我多怀念这样的生活,只是想到那个时候很多人对“回寝室”这个概念,往往是说“回家”。也许寝室在他们看来已经不仅仅是一个住所,而对我来说,那却仅仅是一个落脚的地方,所以我从不说回寝室是“回家”。

       2011年冬天回到成都的那个晚上,刚刚下飞机,其实心里面一下子就没底了,尽管知道就算没有住处也可以找宾馆去住,但突然来到那样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城市,真的却发现找不到一个可以让自己安心住下的地方。所以一下子内心的失落感和忧伤情绪就油然而生了。2011年夏天从公司的一个宿舍搬到另一个宿舍,一个条件不怎么好的地方,那个时候让我觉得那仅仅是有一张可以让自己躺下睡觉的床而已,仅此而已,那个概念离“家”简直太远太远了。2011年夏天在住公司宿舍的同时,我也有两个月的时间是住在外面的,因为那个时候有师姐腾出来的出租房,虽然那个时候觉得一个人住挺无聊的,但是至少没有在公司宿舍,自己还是觉得挺惬意的。师姐说,既然公司有宿舍,而且住宿条件又不差,干嘛非要去那个很旧的出租房住。我倒不是说师姐不让我住,师姐一直都对我很好。只是她对于我的行为不解,同时对于我提出的理由恐怕对他们来说,都很不能理解了。

阅读剩余部分 -

古城小事

       故事从衣服上的狗毛说起,从那边回来一趟,外套和线衣上多了很多白色的狗毛,人们说LJ城里有很多很多各种各样的狗狗,这个确实名不虚传。有各种各样的大狗,小狗,年轻人喜欢享受那种闲适的生活,带着自己的宠物在古城里转来转去,偶尔会有发呆的狗狗趴在井盖上晒太阳。所以如果你有心爱的狗狗,不妨一起带过去,还可以让狗狗也在丽江找找艳遇的感觉。

       流浪的艺人,第三天闲逛的时候看到两个法国小伙子在大石桥下卖艺,这是他们环游世界之旅的一个驿站,对他们来说已经完成了很多很多梦想,更达成了很多很多目标,在丽江卖艺,那么欢笑,那么真实,却已然成为这些在都市混迹很久的人们所羡慕的生活方式和生存状态。她问我,你有这样的胆量吗?我说应该没有,但其实自己心里是有这样的想法,只是自己根本不知道要摆脱什么样的束缚才能够做到这一切,那也许只是自己遥不可及的梦想,更是自己不可预见的未来。

       阳光。那是一个充满阳光的地方,每天起床从不担心会出现成都那样的阴天,因为每天的阳光都是明媚而且刺眼,甚至伤人的。因为辐射远远高于我们的想象,还有不可思议的鼻血。所以棉签是必须要准备的东西。

阅读剩余部分 -

有这么一个家伙

      有这么一个家伙可以没事麻烦,其实感觉自己忒幸运了,某恒是电子设备达人,从高中开始就一直很达人,对于我无法解决的问题,一般只要找他就可以搞定。周五的时候想办法给她把iPhone升级和越狱,虽然照着教程做了,但没有成功,似乎也并不是一个面子问题,但就是觉得凭什么别人能做到,我做不到呢,对于一直没有解决的这个问题,实际上心里一直都有一块石头。那天某恒挺忙的,只能断断续续抽时间从QQ上给我讲一点可能出现的状况,其实他知道如果照着教程做一般是没有问题,只是我似乎对那个教程太不感冒了,终究还是没有搞定的。所以失落感应该算是伴随了自己差不多两天的样子。

      昨天在良木缘,给电脑装了Office 2010,又写了发言稿的框架,终于还是要再试试看刷机和越狱。其实自己是忐忑的,倒不是怕刷成板砖,因为苹果刷成板砖的几率并不是很高,只是会出现很多比较麻烦的事情,比如重新开机极其缓慢,比如原系统出现状况等等。但昨天也许是诸事顺利吧,虽然出现了1600的错误代码,但顺着教程的1600解决方案还是很顺利的搞定了。之后的越狱也是一气呵成,看到那个大白鹰和大菠萝的时候,感觉原来这些事情自己真的可以做到,既然当初自己相信了,既然她也相信了我能做到,那么即便从来没有成功的刷机和越狱,但自己做到了,所有的不安与忐忑都可以放下来。虽然不至于睡觉笑醒,但一想到解决这些问题有某恒的帮忙,就觉得有这么一个家伙可以提供各种无法解决的技术支持,简直踏实啊~

阅读剩余部分 -

搬公司记

      有的时候虽然辛苦,虽然困难,但想到了以后的一切,就觉得一切都要继续坚持下去,笑着面对下去,那得是一件多么让人坚定的事情,才能有如此的动力。

       趁着没出发的间歇,大概还有半个小时,我想努力去回忆几天来发生的很多事情。公司搬了,搬到天府新谷,一个离城区很远的地方,仿佛又回到了05年到犀浦读大学的感觉,看着林立的钢筋混凝土,却找不到丝毫归属感,那只是一个园区而已,那只是一个自己工作和赚钱的地方而已,那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学校,有篮球场,有食堂,有众多搞IT的双肩背包客,他们看上去稚嫩,却在这样一个空间里寻找着自己的理想和努力的方向。看着那里的7-11,看着一直盲目追随的日系便利店,也就在自己公司楼下出现了。原来竟是如此的巧合和容易。

      说到巧合,还有就是某郑居然是在天府新谷的九栋,过了两年多,算是又见了一面,当年号称被公交车挤得很瘦的她,终于也有了略胖的感觉,本来没想要这样的,但是考虑到以前那么熟的,所以我就当着她的面说了实话,估计她有点不爽我。两年没见的老同学,居然见面就说这些,太欠抽了。不过还是觉得挺巧的,某郑也开始在做人力资源主管了,还是进步蛮大的,一直都觉得其实这一群人里,一个个都还是挺有能力的,读书这个事情毕竟是不能跟工作相提并论的。

阅读剩余部分 -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路易大叔:我最近也是在思考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下去 不过也没有头绪
  • 路易大叔:如今的社会,孩子总会飞离身边
  • 路易大叔:运动细胞还是能够找回来的 加油
  • dd:祝福 你父亲早日康复
  • 路易大叔:祝好!加油!

归档

友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