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青年还是2B青年

       电脑里的音乐已经有两个月没有更新了,周杰棍和陈奕迅的新专辑已经下载了,却还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听,也不知道是什么,要说怀旧也没那么严重,毕竟对以前的歌已经没那么大兴趣了,要真的朝前看呢,也没觉得什么歌值得自己去听,一下子茫然了, 才发现原来听音乐还不能算是自己的一个兴趣了。实际上敲键盘写点鬼东西才算是一个兴趣了,毕竟每次在敲击键盘的时候,都会得到很大的满足感,不管是记录东西的好坏,还是文字水平的高低,都会觉得这件事其实蛮有意思的。偶尔抨击一下时政,偶尔学学那些高人说说扯淡的话,偶尔讲讲自己的感情,偶尔聊聊别人的感情,或者讲一些生活中工作中遇到的道理和经验。这些看似简单的东西,却可以在一些很细小的地方体现出来,原来自己还是爱文艺的,丹丹姐说我是个文艺青年,我不知道这是说着玩的还是真的就这样,毕竟我喜欢把一些内心的想法用文字的方式表现出来。上次说到摇微信遇到一个叫灰灰的姑娘,挺有文艺范儿的,喜欢豆瓣,喜欢写点文艺小文章,我发觉喜欢豆瓣的姑娘很多都喜欢猫,也许是个避风港吧,一个孤独的避风港。灰灰总是说其实她是有文艺的心2B的命,应该是延续了最近流行的“文艺青年”和“2B青年”的定义吧。实际上她觉得大多数青年都是一个综合体,没有谁就一定可以界定为“文艺”或者“2B”,也许那人真的就是个流氓呢,这年头,耍流氓的人不少,那些看似纯真的感情,丫的要是没有以结婚为前提,就是在耍流氓了,这世界确实扯淡啊。

      周末又跟飞哥和小龙去踢球了,不同的是这次踢的是大场,很久没有体验过那种前场飞奔的感觉了,虽然有的时候会很二的从中场跑到对方进去,没拿到球,又很二的从对方进去跑回来,往返至少也有十七八次,但却很满足,因为奔跑,因为这样的连续加速跑就是我享受运动的一种方式。运气还不错,还有两个进球。对于运动这个东西而言,实际上大多数人离开了学校,就很少有机会运动了,我也知道单纯这样的一周一踢也不会改变什么,实际上我是在享受这样的过程,我会愿意享受穿着得体的球服、球袜和球鞋的过程。虽然那上半身的球服已经不知身在何方了,我依旧还会好好保存这下半身的球服,多年来球鞋换了一双又一双,最满意的还是当年杨sir的“里瓦尔多感觉”,只不过现在应该不再能找到了。多年来球袜也欢乐一双又一双,至今没有最满意的。这也许就是业余足球爱好者的苦逼命吧。飞哥说公司要组建个足球队,我其实还是觉得挺好的,这样踢大场的机会更多了,我又有机会奔跑了,那只是一种状态,一种态度,却不是一种希望,更不是一种奢求。

阅读剩余部分 -

流水账的闲事

       一般情况下我是不写流水账的,因为觉得写出来很麻烦,而是太不像我的风格了,好歹我也是文艺小青年,写得都挺有点意思,或者挺有点思想的。所以我仔细想了下还是挑重点的吧,剩下的都略去了,本来就没多少人看。

       此行的目的地是德阳市罗江县,四年前去过那里做调查,师姐说要去当时参加调查的老人家送照片,我心想,这照片,居然用了四年,不知道老人家……,不过还好,去的时候,得知老人家还身体很好的跑到山上去栽树,虽然没见到老人家,不过终究照片是送到了,这点还是蛮不错的。也许老人家没想过要等这照片,但很多事情想到了终究还是愿意去做到的,我也再回到了曾经短暂奋斗过的地方,还是多少有些熟悉的。难怪师姐开玩笑的说,带上我就是因为我当年方向感好,走不丢。这理由,真囧啊~

       罗江县城还是那么小,除了起来几个高层的盘,河里面还架起了几个水车,还是有点意思,留了点影,也算是重游故地了吧。三个人在那小县城晃悠的时间,跑到一个售楼处问了问行情,2900-3400,真便宜啊,要是放在成都,老子马上就买去。我问师姐,给你一千万,让你住在这里,一辈子不出去,愿意不?答案自然是不愿意的。说实话,罗江的消费水平还真的是有够低的,这些价格直接秒杀成都大部分餐馆啊。不过终究还是不会在这里生活的,一个个都只是过客,却不会一直停留的。

阅读剩余部分 -

买房子是个多么神奇的事情

       成都的房价开始松动了,在每个人都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恐怕最开心的还是开发商了,心想又可以趁此机会大捞一笔,资金回笼,待明年换届了大干几票。人民又开始陷入水深火热中,特别是这一代年轻人。上次回家,母上大人终于还是要求此次回蓉必须考虑买房子的问题了,我就没搞明白,买了这房子干什么用。按照母亲大人的分析,有了房子,姑娘就好找了。我的回答是,如果姑娘是为了房子跟我结婚,那天经地义,我理解;但如果姑娘是为了房子才跟我谈恋爱,那没什么可说的,我不理解;如果姑娘是以结婚为前提谈恋爱,那倒是也说的过去。只是房子这个东西毕竟在多数长辈眼里还是一个多么重要的东西。突然想起某浩婚礼上,新娘的母亲舍不得的泪水,其实嫁出一个女儿,父母还是挺心疼的,尽管现代社会没有什么多么深的“嫁出”概念。母亲大人的第二个问题在于,总觉得房子是一个挺重要的东西,买了房子,也算是了却他们的心事。仔细想想,父母这么多年来,也不容易,我也算是理解。所以回蓉之后,还是在考虑房子的问题了。

       相比很多在北京工作的同学,我觉得我还是比较幸运的,因为成都的房价在我可承受的范围之内。虽不是很便宜,但也没有贵得离谱。以前我想如果当时坚持在中铁的项目上干满五年,我靠自己的积蓄就可以付首付,但我终究还是没有在那里干满五年,种种原因,我还是离开了。当然离开之后,积累财富的速度就必然减缓很多。所以现在手里面的钱是万万不足以付首付的,父母虽然愿意出钱给我帮我付首付,但我还是觉得心里面怪怪的。毕竟原来跟自己说,虽然房子很贵,但房子毕竟是拿来自己住的,又不存在什么炒房子的问题,早买晚买都是买,何必要让父母也跟着一起受罪呢。只是现在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没有房子、没有姑娘,父母不着急都不正常了。

阅读剩余部分 -

歌者,多情也

      上班前半个小时,一向对手机播放器鄙视的我,还是很无奈的打开了手机随机放着那些看似熟悉却又陌生的歌,那刚刚才开始接触的陈奕迅,那些已经听了很多年却一直都未曾听懂过的粤语。却还在麻木地听着,突然想起了上小学的时候自己拿着歌词,跟着随身听学周华健的《难念的经》,那曾是一首粤语,等我学会的时候,发现却不得不开始好好学习,于是这些东西离我挺遥远挺遥远的了。又突然想起了罗斌、马驰和潘强,还记得当时他们在小学毕业前班级联欢会上唱的beyond的歌,不知道他们现在可好。也想起了李哲,不知道他在印度,那条音乐的路上走得怎样了,可能他们都已经把我忘记,可能彼此都只是一个过客,但我却深深得意识到,这些爱音乐的人,都曾经是对爱情珍视,却极有可能被爱情伤过。

        她说她谈恋爱了,是以结婚为前提的,实际上听到这个消息,我只能告诉她,我会祝福,但我却自己迈不过这个坎,于是我继续不停地每天都听陈奕迅的歌,我没有如此受过伤,因为她喜欢陈奕迅的歌,她喜欢唱歌,喜欢唱所有令人勾起回忆的歌,因为她曾经受过伤,现在这个轮回传到我这里了,我也开始听了。即便那些粤语我听不懂,但听到的每一句歌词,我都会想起这个人。无论如何,曾经有过的一切,都必须要灰飞烟灭的。仍旧希望她是真的走出曾经的那段阴霾,重新开始,那样,我想一切都释然了。人们曾说,陈奕迅是个神奇的人,要么你完全对他无感,要么你就喜欢的死心塌地。无论男女,确实他的每一句歌词和每一个嗓音都在穿透这些伤心的人们的心灵,那么有力,却又要留下更深的伤痕,而人们却如同飞蛾扑火一般,明知会更伤心,却还是要去听。昨天跟某丽聊天,聊了很多关于婚姻的话题,才突然间意识到我们都成了大龄青年了,真的是因为我们条件不好吗?这个倒也没那么夸张,有的时候看到街上一个个三三两两的,我也会突然间意识到, 其实自己也应该是这其中之一。我曾经遇到三两个自己认为合适的,正如前一篇博文里引用的一样,“我们不过想要个寻常女子,面目清秀,听街知巷闻的歌,看老少皆宜的剧,买少量首饰,穿舒适衣裤,鲜知世事,出父家,进夫家。穿好看的衣服。化少许的淡妆。说得体的话语,有自己的生活圈子。不偏颇矛盾,不低微脆弱。不向世间盲目索取,亦不事事推敲。”但却因为诸多原因,诸多原因,我不得不放弃,或者被放弃。现在他们都开始了自己的生活,身边都有了一个人,一个可能会陪伴终身的人了,我还能继续说什么呢?我不知啊~这命题太难了!!!

阅读剩余部分 -

其实

       看到这么一句话,很纯粹,有现代范儿,也有传统风。

     其实。我们不过想要个寻常女子,面目清秀,听街知巷闻的歌,看老少皆宜的剧,买少量首饰,穿舒适衣裤,鲜知世事,出父家,进夫家。穿好看的衣服。化少许的淡妆。说得体的话语,有自己的生活圈子。不偏颇矛盾,不低微脆弱。不向世间盲目索取,亦不事事推敲。

       其实生活里很多事情你看着非常的简单,但实际上做起来却是意见很困难的事情。我们习惯性用看美女的眼光去审视周围的很多异性。他们到底是外表吸引了你还是所谓的内心吸引了你,想必只有我们自己才最最清楚。这样看似简单的要求,却实际上对很多人来说,是非常高的要求了。离开学校两年多了,越发感觉这样的好姑娘越来越少,当年傻乎乎的不珍惜吧,现在一个个都跑来后悔,图的是什么呢。虽然这世上本来也没什么后悔药,不过也着实让自己觉得恨不当初啊。

      其实,我也不过是想要一份有稳定收入的工作,钱要够自己的正常消费,充实而且踏实,有正常的法定假日,允许偶尔的加班,下了班可以关机,不用把自己的生活跟工作扯到一起,有一群可以聊人生、谈理想的朋友,可以聊聊荤的,也可以聊聊素的,只需要很短的时间就可以好好想想自己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其实这些问题以前想过很多年,但实际上放到现在,要做到的话,有点难度。其实,还是好好在身边物色一个女纸吧,然后好好工作,买个房子,安享晚年了。真囧,说得跟自己多大年纪似的~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路易大叔:我最近也是在思考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下去 不过也没有头绪
  • 路易大叔:如今的社会,孩子总会飞离身边
  • 路易大叔:运动细胞还是能够找回来的 加油
  • dd:祝福 你父亲早日康复
  • 路易大叔:祝好!加油!

归档

友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