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是大中国

       中国拥有13亿人口的数据报告已经好多年了,如果没记错的话,第六次人口普查的结果都还没有公布。其实人多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人多正说明人多力量大。有的时候就会很仔细的思考,地方台和中央台的新闻为什么总能有那么多新闻发生,除了一些假新闻之外,还是有很多类似于“人咬狗”的新闻(以前读大学的时候,老师说,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中国大陆虽然陆上边界损失了一点点领土,海上损失了一点点海岛,但好歹教科书上还是说的960万平方公里,号称世界第三大面积国家,但当年看地理课本,把中国跟美国地图叠加在一起的时候,怎么看中国都要比美国小点,管他的,爱谁大就谁大。这么大的面积,肯定每天都会不断的发生很多事情,也一样有很多事情会躺着中枪。

       钓鱼岛的事情应该是最近一段时间被各大新闻媒体提及最多的内容了,除了铺天盖地的各地抗议、游行,还有军方的各种言论、各种演戏,还有就是所谓的海监船巡航。不过我还是那句话,中国的新闻,看看就行了,不用全部相信。值得庆幸的是,现在国人的至少在领土的问题上再次达到了空前的团结,虽然有一些过激的行为,但是我们一样看到了一些理性的声音,比如理性游行,不打砸抢之类的号召,我们只是要表明我们的态度,这算是国人在社会进化中的一种进步。军方依旧没有做出什么振奋人心的举措,政府也依旧是在各方反对之中,我猜想这个事情最终会在这样的对峙中不了了之,或者干脆发布一个假的新闻说日本那边放弃了购岛,国人也就稍微的放松一下,过段时间,对日本的仇恨心理可能又会降下来。对于日货或者日资企业,我其实也没什么可说的,日货如果是国生产的,买来用倒是也没什么,毕竟国内的厂家都是中国工人,我们的消费实际是在养活我们的同胞;对于日资企业,也基本上是一个道理,希望国人能够理性对待这些事情。

阅读剩余部分 -

不能重走的青春

       《北京青年》在各大电视台热播中,各大视频网站也是同步直播中,霎时间,一股“重走青春”的热潮席卷了中国这一代年轻人,这一代伴随着彷徨、愤世嫉俗和不可一世,但是却不得不面对社会的现实,他们里面其实一样有很多卓有成就的人,只是不努力的人太多了。最近一段时间,看到越来越多的人改自己的签名啊、昵称啊,清一色的都跟“重走青春”有关系。但其实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只是在喊喊口号,真正能够去做的又有几个呢,而对于剧中的四个兄弟而言,在这样的社会条件下,能够做出那样的决定,我们是佩服的,但其中也一定有值得我们去思考的东西。

       到底青春是真的可以重走的吗?对我来说,真的不可能,时间最大的可贵就在于不可逆,即便是你花费了时间去重新做自己必须要做的事情,但那个时候,那个心气和那种状态早已不是当年那样了。正如人们总是会说,等你长大了再遇到当年热恋的故人,如果给你一次机会,你还会再去爱吗?大多数人都会选择不,因为他们只是爱那个时候的ta,当时间和空间发生变化的时候,一切都不再是当年那个样子了。

       周五晚上跟学勤夫妇聊了很多生活上和工作上的话题,其实这些以前都聊到过,最有意思的事情是他们问我小的时候都玩什么,我说在铁轨上轧钉子,他们一下子就茫然了。对于这样的玩法,我想大多数同龄人都是没有体会过,毕竟只有小的时候家离铁路比较近的小孩子才可能玩过这些东西,虽然放到现在来讲,那个玩法确实很危险,但那个时候仍旧给了自己很多很多的欢乐。没有大型游戏机,也没有可以装很多游戏的iPad,更没有可以随手携带的智能手机,但还是有很多欢乐。这些事情,现在即便让我们重走,可能也没有当年的那种乐趣了。

阅读剩余部分 -

突然间就26岁了

       写这个标题并不是说我今天才过26岁的生日,实际上对生日这个概念,在之前的几年里已经非常模糊了,今年过了一次很有意义的生日,可能让我这一生都很难忘记。对26这个年龄来说,没有一个特殊的含义,也没有一个特别的概念,我只是突然间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就长大了,至于是不是真的就成熟了,还是要旁人来评判的。

      衣服的风格变了,以前都是T恤加牛仔裤加板鞋,即便是已经工作了也还是俨然一个学生模样。不管是换发型也好还是添加黑框眼镜也好,都是无法改变不成熟的形象。现在穿衣服的风格明显改变了很多,连同事都能看得出来,这倒没什么不好,毕竟人不可能拒绝长大,更不可能排斥成熟,这都是人必须要经历的一个过程。对我来说,尤其重要,因为自己曾经如此的幼稚,面对大多数问题的时候,自己觉得想的很多,但其实深度远远不够。

     周边的人和事变了,我们开始去面对生活的压力、工作的难题、亲人朋友的过世,这一系列时间这把杀猪刀甩给我们的东西。今天帮某帆的爸妈订飞机票,他老丈人过世了,对于一个25岁的年轻人来说,这样的痛苦,可能只有他自己才能明白。而且在最艰难的时候,他还不得不在遥远的甘肃闷头工作,只是为了这个家庭的责任,只是为了自己的发展。我想这样的结果是他曾经想过的,也是这些在中铁外派项目上待过的人可以理解的,而那些终日在城市里过着安逸生活的人却永远不能理解。他们可能有很好的基础,可能有很好的机会;而外来人而言,他们要付出异于常人更多的努力,才有可能达到这样的高度。突然想起那句话“我奋斗了18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对很多白手起家的人来说,他们就是要面对这样的挑战和经历,才能够跟那些本身有很好基础的人平起平坐。我倒不是抱怨这个社会,也不是说某帆过得不好,某帆其实生活的还算不错了,工作也不错,只是觉得这次这个事情,恐怕对他还是有一定影响的。希望他妥善处理好后事,一路平安吧。

阅读剩余部分 -

国之殇·国之幸

       据央视报道,昨天下午4时30分左右,载有14名香港保钓人士的船只“启丰二号”上有7名成员携带中国国旗成功登上钓鱼岛,他们高唱中国国歌,将携带的国旗插上钓鱼岛……

——来源:网易新闻

       看到这段话的时候,我突然间感到有点激动,也有点遗憾。激动在于钓鱼岛这个事情,中日之间维持了这么久,也没有得到一个妥善的解决办法,政府态度不够强硬,让很多民众看不到希望,对于港澳台的人们来说,这也许只是一次民间行为,但对更多的中国人来说,这确实一次国家主权行为,与政党无关,也与政治性组织无关。他们所代表的是中国人应该有的态度和作为。不管他们有没有高唱国歌,但至少看到了四面旗子在船上,在岛上。回归后的香港和澳门已经在接纳这个社会主义中国,尽管台湾和大陆还在维持原有的状态,但至少青天白日旗作为当年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代表旗帜,还是被带去了,这算是一次尝试,更是一次突破。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他们的后盾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大,看到这条描述的时候,我觉得遗憾是因为,这就像是我们的媒体,我们的组织在看一场戏一样,还要去猜测他们当时的心情,还要去猜测他们当时的表现,是否真的高唱国歌,你们真的有确切消息吗?做新闻和媒体,希望你们留一点良知和态度。真心佩服的是跟着他们一起登船记者,有着对新闻最敏锐的观察力和最强的探索精神,他们用自己的人身安全去试探践踏了另一国。

阅读剩余部分 -

电话引来的思考

       回成都已有一年半多了,135的那个号码还在用,从05年到现在,也有六年时间了,基本上那个号码接到的座机号都是028开头的,今天又接到好几个这样的电话,有猎头公司的、有广告公司的、有装修公司的还有销售客服的。回想以前在广西漫游这个号码的时候,遇到这种电话,一般是不接的,现在见到这样的电话,基本上都不会错过的。所以有的时候把装修公司打来的电话误以为是某公司人力资源部打来的电话,还是习惯性的走出办公室去接,毕竟这个东西还是要掩人耳目的。几个月来,各种各样的地产公司、广告公司、科技公司、猎头公司、综合性集团公司打来的电话,有些婉拒了,有些考虑了,有些去面试了,但都不是很理想。总感觉这样的日子有点奇怪,在以前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对一份新工作如此的期盼,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这么频繁的换工作,可能以前就觉得读个大学留个校就完事了,也可能觉得没留下找个国企过一辈子也就完事了。还记得去年某一天,跟某帆打电话的时候聊到这个话题,他说他现在的状态仿佛就能看到30年之后的他,但实际上我觉得他在国企还是学到了很多东西的,而且提高也很快,并不是单纯的如他所说那么浑浑噩噩,那么无所适从,尽管现在又外派到项目上,但他那种犯贱的好心态一定会帮助他度过难关的。

       对我而言,虽然并不后悔当初保研,也不后悔当初离开国企,但总觉得现在这样的状态并不是自己想要的,即便是跟周围的朋友或者同学没有产生很大的差距,但依旧觉得自己还有很多地方是做得不够的,无论是职业定位,还是职业方向,无论是岗位能力还是领导力提升,都还差得远。自己还偶尔要装一下,觉得自己懂的很多,还要去分析这个公司,分析那个岗位的,真的是有点不自量力了。今天一家猎头公司打电话过来招聘猎头顾问,其实对这个岗位并不了解,只知道是沟通用人单位和求职者之间的一个岗位,基本上算是一个底层岗位,而且一旦接受这样的工作,就意味着又是重新开始。因为这不同于以前的人事行政工作,也不同于现在的企划策划工作。以前觉得自己还有很多时间去思考自己的人生,思考自己的工作,但实际上现在看来,这个时间远远不够,我不可能又去一个新的行业、新的岗位,重新开始,运气好的话, 几个月内会很有成绩,运气不好的话,还是像这边一样,浑浑噩噩的度过一年时间没有多大的提升,确实会学到东西,但所学到的东西和所浪费的时间远远不成正比。

阅读剩余部分 -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路易大叔:我最近也是在思考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下去 不过也没有头绪
  • 路易大叔:如今的社会,孩子总会飞离身边
  • 路易大叔:运动细胞还是能够找回来的 加油
  • dd:祝福 你父亲早日康复
  • 路易大叔:祝好!加油!

归档

友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