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心中的东京塔(一)

       “东京塔”是东京的标志性建筑物,也相当于是日本的标志性建筑物,是二战后以惊人速度修建的,可以说这座建筑物在那个时代的日本人心中,拥有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很多人是看着东京塔修建起来的,也有很多人是看着东京塔的光芒在东京努力奋斗的, 尽管也有很多人虽然有些在激烈的竞争中被套他,但仍旧有很多已经成就了一番事业。春节放假回家的时候把电脑里的日剧《东京塔》翻出来看,才发现一直放在磁盘里的它,直到今天也依旧可以激起我内心很多的热血。昨天在某恒家看了几集《北京爱情故事》,突然也联想到了某恒他们几个在北京奋斗的故事,而我虽然当初因为惧怕也好,喜欢四川也罢,留在了成都,但我跟他们一样,实际上也是在努力奋斗的。每个人都没有好的背景,正如《东京塔》里的中川雅也一样,从一开始的自暴自弃,到后面的认识人生和社会,也要面对很多不可预见的难题,但依旧在不断的努力。每次一看到东京塔,都会让自己内心变得充实起来,都会不断激励自己,其实还有很多东西是值得自己去努力奋斗的, 不仅仅是为了在东京留下,而要的是一个为梦想而努力的过程。在九几年的时候,日本的发达程度可见一斑,但实际上那一代年轻人的思维,放在现在中国的80后年轻人身上,还是有很多东西是必须要面对的。

       回想几日在在家的日子,每天要面对那些老乡、邻里,我总是不知道该如何去处理这些问题。一个从小在国企长大的孩子,一群无论如何都觉得国企好于一切的老人家们。在他们眼中,似乎留在自己的单位,留在一个像自己单位一样的国企,一样的中铁某某局就是一件特别光耀的事情。在中铁改制的多年后,残存在他们眼中的体制内因素依旧存在,什么职工楼啊、科级楼啊、处级楼啊、局级楼啊;什么回单位和到地方啊。亲,中铁已经不是行政机构了,中铁乃是国有大型企业,请不要再侮辱这些年轻人了。回单位不是进了国家机关,也不是做了公务员,只是因为有了国企的名号。你们还不了解你们的子女有一天会遇到什么样的状况吗?即便是有一天真的回了机关,就一定会让你觉得这件事如此光宗耀祖吗?对不起,这样的事情,我不要也罢。我是个愤青,同时我也懂得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东西,我更知道应该给父母什么样的生活。我一个人在成都,虽然不会每天看着一个像东京塔一样的东西,但是却有很多东西都可以不断激励自己,毕竟我一直都觉得一个人要付出点东西,才能够得到想要的东西。虽然有的时候会懒惰,但我一直都没有放弃过自己,也没有放弃过生活。

阅读剩余部分 -

一群还在追逐的孩子

       伟哥17号结婚了,我17号那天放假了,大概是前一个星期的周五,某静请吃饭,大家聊到伟哥的QQ签名,每个人都以为丫是在说着玩,只有某锴说,他听伟哥的同事说过,是真的。当时我只能很愤愤的冒出一句,“我擦”,不然我能说什么呢,我自己都不知道,某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某静作为跟伟哥一个寝室的人,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似乎这么一个生活了四年的人,稀里糊涂的就把婚结了,而且通知大家的方式净是如此的戏剧性,居然需要了这么多猜测,更需要一些旁人的告知,我们才真的确认这件事是真的。那天中午突然想起来这件事,在银行的时候给伟哥打了个电话,估计他挺忙的, 都没有来得及接电话,毕竟结婚不是什么小事。在我们眼里,伟哥其实是一个挺神秘的人,也许正如他们寝室的电脑祥一样神秘吧,自从桂林那次见过之后,似乎已经有快一年多没见过面了,只知道他在福建,只知道上次问他的同事要一份房建工程的年终总结,仅此而已,某帆12月结婚的时候也并没有见到他的身影。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正如当年想象的那样,距离本身不能产生美,时间久了,每个人也都有了自己的生活方式和生存状态,并不是每个人都要围着这个曾经的集体转了,也不是要围着你们这几个人转了。因为我们都还只是在不停追逐新生活的孩子,而他们却已经在家庭的道路上重新启程了。

       想到以后买房子可能会买在犀浦或者北三环那里,我就深深的意识到,其实以后的生活必定是无比枯燥乏味的,可能那个时候离馥璇姐家会很近了。而离那些同样在成都买房子却还不知道方位的朋友和同学们,却是更加遥远的距离。成都真的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小,真的要从城的一端到另一端,是一个挺遥远的距离。即便是有一天,我们都买了车,我们一样要面对堵车的问题,我们一样要面对不能按时参加聚会的问题。那空间的距离,只是让我们的心的距离变得越加遥远了。而每一个人都还在默默的追逐着不同的生活,看上去我们比四年前有了很多的沧桑感,看上去我们已经被社会的污浊洗刷的惨不忍睹,但我们真的还只是孩子,真的还有很多很多东西是我们不懂的,真的还有很多很多东西是我们不曾遇到过的。大概是一个月前,我想好好静下心来写点东西,说是想描述一下近一段时间遇到的人和事,因为这些人和事都不同于以往的圈子里所接触到的东西,他们有的虚伪,有的诚恳,有的善良,有的邪恶,有的幼稚,有的成熟,唯一相同的是,我都追不上他们的步伐,我跟他们不一样,有的时候我是这样以为的, 但实际上,我们又能有多少差距呢,毕竟我们都还是一群小屁孩,我们只是看上去成年了而已,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了,我们要去学的东西也太多了。

阅读剩余部分 -

几天来发生的琐事

       在永和等餐的间歇打开手机看了一下天气预报,虽然身体的感知和前两天是差不多的,气温终究没有降到零度一下,但多少还是觉得有些凉意的,只是回想当年在学校和在桂林的时候,这个季节这个时间段,应该至少穿上了保暖内衣的,恐怕这套装备要等过年回家的时候才能够用上了吧。

       奖学金是什么东西,大概已经印象模糊了,因为拿奖学金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跟微信上的好友聊到大学奖学金的问题,突然间想起来,原来那个时候自己也还是一个好学生,只是后来好学生并没有给自己带来一个什么特别好的结果,也许没有真正接轨,也许就因为这样的阴差阳错,自己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吧。朋友们说,你现在这个样子不是挺好的啊,但他们却不知道我到底想要的是什么东西。

       1月10日晚上公司聚餐,喝了4两白酒,不算多,只是告诉自己要控制住,就像努力控制情绪一样。后来觉得应该给丹丹姐打个电话,毕竟本来她也该出现在这里的,只是她选择了自己的道路,而我们却还没有这个勇气去选择自己的道路。跟丹丹姐聊到新女友,其实不用问丹丹姐的意见,我也知道结果是什么样子的,丹丹姐说她那里过不了,那天下车后的时候我也发现这个问题了,她很没有礼貌,一个是我姐,一个是我领导,她没有丝毫要打招呼的意思,这点我其实是很在意的。起码的礼貌她还没有具备,虽然是一个很有想法的姑娘,但是在这些细节方面的处理,确实不敢恭维,刚好这两天两个人也处在一个冷淡期,可能冷静下来仔细思考的时候才发现原来生活很简单,感情也很简单,有的时候却又不好面对,不好解决,毕竟这是很不靠谱的事情,我会尝试去改变这些现状,但如果不能改变这些现状的话,应该也就很快解决战斗好了,毕竟我发现两个人居然都还是在耍流氓,混蛋啊~

阅读剩余部分 -

新年随便想

       本来觉得作为开年第一篇,至少应该是气氛很好的那种,即便达不到气氛很好,也应该是相对比较能扯的,这样也会有一个比较好的兆头,只是有些事情是由不得自己来掌控的。所以我仍旧保持自己的一贯线路了,把想要说的话都说出来,把不高兴的事情也都说出来,只是随便讲一些故事,谈一些感受就好,也算是为新的一年做一些准备。

       回忆这几天的生活,用灰灰的话说,整体上是甜蜜的,为什么呢,因为身边多了一个姑娘,好吧,我承认是这样的,只是以前一个人的时候觉得自由久了,就开始无聊了,但身边多了一个人了,有的时候也要多考虑很多很多很多问题。不过总得来说,还好,圣诞和跨年都有人陪着一起过的,这些在以往任何一次短暂恋情中都不可能存在的,所以我多少还是觉得这算是比较值得讲讲的故事。

       小葵的心情前两天好了很多,一方面医生说能找到药来医治,另一方面她也看到了一些希望,所以很踏实地接受了治疗,但后面做检查的时候,医生说用的药还是没有起到非常大的作用,只是控制了病情而已,所以她就再一次忧郁了,再一次纠结了,朋友们也只能不断的劝她继续治疗,积极接受,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之前自己突发奇想的从数据库里把访客的邮箱导出,给他们一一发了邮件,也在博客上贴出这篇,本来以为会给人造成很大困扰,本来觉得应该会有很多人会不在乎这件事,但实际上发邮件的当天就收到了四封回信,之后又陆陆续续地收到了很多邮件,我给她看的时候,她都觉得心情还是蛮好的,所以非常感谢那些不认识的朋友们的善良和祝福,也希望你们在这一年能够诸事顺利,好人即便没有好报,也终究是会有个好的结果的。

阅读剩余部分 -

关于静水流渊(前曾经の轨迹)站长对曾经访问过本站朋友的一点恳求

朋友,你好!
      可能你已经忘记访问过我的博客,因为本人的朋友患上了一种病,试过很多药都没有用,可能会面临死亡,她才21岁,还没有好好享受过生活,就要早早结束自己的生命,虽然还没有下死亡通知书,也许还有救治的可能,但我的这位朋友心情已经非常非常低落,曾经看过一个故事叫做《最后的常青藤叶的故事》:贫穷的画家苏和复西的邻居贝尔门是一个画了一辈子画却还没名气的画家。不久,复西得了严重的肺炎,而且病情越来越重。她把生命的希望寄托在窗外最后一片藤叶上,以为藤叶落下之时,就是她生命结束之时。然而令人惊奇的是,尽管屋外的风刮得那样厉害,而锯齿形的叶子边缘已经枯萎发黄,但它仍然长在高高的藤枝上。奇迹出现了,复西没有死。原来是一直默默无闻的老画家贝尔门,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为了画上最后一片藤叶,身体本来就差的贝尔门着了凉,染上了肺炎。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终于完成了他已等待二十五年的杰作。我希望她可以在看到希望的同时坚强的活着,如果有幸治好顽疾,更能够积极的面对生活。

      我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可以帮到她,所以我想到向各位寻求一些祝福,可以是图片形式的,也可以是视频形式的,或者其他您认为合适的形式,方便的话,也请各位写上自己的网名,可以让她知道其实这世界上还有很多陌生人可以给她很多鼓励,让她好好面对这次考验,无论是不是可以治好,都可以坚强的、开心的活着。

       称呼的时候可以称她 “小葵”,也可以叫“sunflower”,也可以叫“向日葵”,她喜欢旅行,喜欢跳舞,喜欢海,也可以以您当地的一些标志性建筑物作为背景。方便的话,请将祝福发到我的邮箱vzhangjie@gmail.com,谢谢。

阅读剩余部分 -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路易大叔:我最近也是在思考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下去 不过也没有头绪
  • 路易大叔:如今的社会,孩子总会飞离身边
  • 路易大叔:运动细胞还是能够找回来的 加油
  • dd:祝福 你父亲早日康复
  • 路易大叔:祝好!加油!

归档

友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