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路的尽头

       道路有尽头吗?我们每个人都曾经这么傻乎乎的问过自己。道路真的可以像图画一样延伸到远方吗?我们也曾经怀疑过这些。每一个有铁路情结的人都有一颗对铁路热情的心,大多数人都喜欢告诉他们,因为铁路总是可以延伸到远方,但实际上你我都懂的,铁路终究是有尽头的,道路也一样是有尽头的,只是我们不曾去发现,亦或者是我们不曾去面对,而愿意接受一个无限的现实,那个现实那么美好,那么多的幻想,让每一个沉浸在里面的人变得迷茫。

      她说要是可以一直这么坐下去,没有终点多好,可我又不得不打断这种太美好的畅想,这条铁路线恰恰又是有尽头的,而那个尽头是我们这么多年来都未曾近距离接触过的尽头。偶尔坐火车路过道轨旁,会看到很多铁路的终点,但对那些终点我们只是一闪即逝,却似乎永远不会在自己的记忆中留下点什么东西。而我恰恰相信这个终点在多年之后,我们都已经还会记住这个如此近的终点,都还会记得被大妈误以为两个人在干傻事的经历,殉情!!。

       原来我发现其实自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想把每件事都做得那么的精致,可那只是理想化的状态,我尝试去掌控必须要掌控的东西,在我看来那是平常的,但却在另一种生存态度面前,让这一切变得如此梦幻。真的不知道她到底这过去的几年到底经历了什么,自己又在承担着什么。真想努力帮她摆脱这一切的不幸,我不知道能不能做到,但是我想好好的,竭尽全力的试试看。

阅读剩余部分 -

106.1

       这是昨天晚上在万达电影院门前的公交站牌看到的广告,四川新闻广播的调频兆赫。很明显在我身上,它发挥了广告作用,因为我没有经过任何思考,我就打开手机的收音机去搜索这个频率了,只是自动搜索并没有得到结果,我是手动添加的。添加之后就听到一个类似于公益广告,又类似于普通采访的节目,说有个人开良心餐馆,他很多年前开良心餐馆,原材料什么的都是用顾客放心的,但还是挣到了钱,现在他看到社会这么混乱,所以他又想继续开良心餐馆,至于到底能开多久,我不知道,至少人跟人之间的不信任,并不一定会给他带来多少好处。多少年前,人们还都那么的朴实,还都不知道原来尔虞我诈可以体现在很多方面。忽然想到那句话“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我并不是不鼓励他这样,而是觉得似乎很多人会怀疑。因为人心真的变质了,经济的高速发展让人心变得物质,变得多样,变得复杂。

        那天某浩发邮件来问起,是不是不写博客了?回曰:忙得跟一坨屎一样,哪有时间写博客啊(真搞不懂这算是什么烂比喻,但确实当时就是这么回复的)。并不知道这样忙碌的生活还要持续多久,只是感觉的自己的生活状态变得异常忙碌起来,没有时间去报名考试,也没有时间去考虑房子的问题,更没有功夫去选择跟哪个人继续深交。所以情绪变得烦躁了很多,不再像以前那样热衷于玩微信,因为发现已经没有乐趣了,发现那其实只是自己无聊时候打发时间的工具,因为里面有太多的不真实性,有太多的人也许到现在都还没有真正说一句实话。一直以来,我都是怀着一颗真诚的心去看世界,我愿意去相信每一个人,但大多数人却不得不让我倍感失落,因为现实太残酷,他们要面对的东西可能跟我一样,或者比我更多。那么每一个人的伪装就成为了一种必然,即便我做得多么真实,似乎他们都觉得我是在装一样。何必要这么看人呢?我不知道良心这两个字到底还在不在自己的心里面。

阅读剩余部分 -

你隔绝了什么

       得了轻微的感冒,没有头痛,没有嘶哑的嗓音,也没有居高不下的体温,只是有鼻涕,清鼻涕、青鼻涕和各种鼻涕。所以我象征性的带上了口罩,这是既2003年非典之后,第二次戴口罩了,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就是觉得似乎一下子别人看不到自己的脸了,顿时就隔绝了很多东西,就是觉得只留下看世界的眼睛,而世界却看不清楚我了,却也必须要投来异样的目光,只是因为这个人的装束跟他们不同。其实真的戴口罩是为了防止传染别人吗?真的是为了防止被更多的病毒传染吗?我才不知道,因为这口罩确实太薄了, 我预计也发挥不了什么真正的作用。毕竟经常见到那么多人戴着看似很可爱的口罩,其实他们的病情真的那么严重了?不晓得噢。反正我是觉得我在隔绝一些东西,我不想跟旁人讲话,也不需要跟旁人讲话,我不想跟同事沟通,也不需要显露自己的表情,这样我就觉得感觉其实蛮好。我就这样以病人的身份戴着口罩,坐在电脑面前,用力敲击着键盘,那个已经用了两年多的键盘,依旧还能够经得起我手指的考验,对此我深表佩服,如果这台电脑不是到真正不能工作的一天,我是不会随便舍弃它的。毕竟它的存在,让我沟通了整个世界,只是我在不断的隔绝自己的生活状态,正如当年在广西隔绝了自己一样,所以我一直都在思考我,哦躲在这样一个小小的环境,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那天某剑问我在哪里,我说不在成都了,其实我是觉得自己之前一年的生活,真的让人有些不堪回首,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生存空间,而我也突然间意识到,自己其实还有很多东西都做得不好,还有很多东西都没有得到。虽然我做不到像勾践一样去卧薪尝胆,但是我必须要懂得如何耐得住寂寞去改变自己的人生状态,我不是刻意想要隔绝自己和他们的关系,而是我在抵触自己的过往和即将发生的一切。

阅读剩余部分 -

每个人心中的东京塔(一)

       “东京塔”是东京的标志性建筑物,也相当于是日本的标志性建筑物,是二战后以惊人速度修建的,可以说这座建筑物在那个时代的日本人心中,拥有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很多人是看着东京塔修建起来的,也有很多人是看着东京塔的光芒在东京努力奋斗的, 尽管也有很多人虽然有些在激烈的竞争中被套他,但仍旧有很多已经成就了一番事业。春节放假回家的时候把电脑里的日剧《东京塔》翻出来看,才发现一直放在磁盘里的它,直到今天也依旧可以激起我内心很多的热血。昨天在某恒家看了几集《北京爱情故事》,突然也联想到了某恒他们几个在北京奋斗的故事,而我虽然当初因为惧怕也好,喜欢四川也罢,留在了成都,但我跟他们一样,实际上也是在努力奋斗的。每个人都没有好的背景,正如《东京塔》里的中川雅也一样,从一开始的自暴自弃,到后面的认识人生和社会,也要面对很多不可预见的难题,但依旧在不断的努力。每次一看到东京塔,都会让自己内心变得充实起来,都会不断激励自己,其实还有很多东西是值得自己去努力奋斗的, 不仅仅是为了在东京留下,而要的是一个为梦想而努力的过程。在九几年的时候,日本的发达程度可见一斑,但实际上那一代年轻人的思维,放在现在中国的80后年轻人身上,还是有很多东西是必须要面对的。

       回想几日在在家的日子,每天要面对那些老乡、邻里,我总是不知道该如何去处理这些问题。一个从小在国企长大的孩子,一群无论如何都觉得国企好于一切的老人家们。在他们眼中,似乎留在自己的单位,留在一个像自己单位一样的国企,一样的中铁某某局就是一件特别光耀的事情。在中铁改制的多年后,残存在他们眼中的体制内因素依旧存在,什么职工楼啊、科级楼啊、处级楼啊、局级楼啊;什么回单位和到地方啊。亲,中铁已经不是行政机构了,中铁乃是国有大型企业,请不要再侮辱这些年轻人了。回单位不是进了国家机关,也不是做了公务员,只是因为有了国企的名号。你们还不了解你们的子女有一天会遇到什么样的状况吗?即便是有一天真的回了机关,就一定会让你觉得这件事如此光宗耀祖吗?对不起,这样的事情,我不要也罢。我是个愤青,同时我也懂得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东西,我更知道应该给父母什么样的生活。我一个人在成都,虽然不会每天看着一个像东京塔一样的东西,但是却有很多东西都可以不断激励自己,毕竟我一直都觉得一个人要付出点东西,才能够得到想要的东西。虽然有的时候会懒惰,但我一直都没有放弃过自己,也没有放弃过生活。

阅读剩余部分 -

一群还在追逐的孩子

       伟哥17号结婚了,我17号那天放假了,大概是前一个星期的周五,某静请吃饭,大家聊到伟哥的QQ签名,每个人都以为丫是在说着玩,只有某锴说,他听伟哥的同事说过,是真的。当时我只能很愤愤的冒出一句,“我擦”,不然我能说什么呢,我自己都不知道,某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某静作为跟伟哥一个寝室的人,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似乎这么一个生活了四年的人,稀里糊涂的就把婚结了,而且通知大家的方式净是如此的戏剧性,居然需要了这么多猜测,更需要一些旁人的告知,我们才真的确认这件事是真的。那天中午突然想起来这件事,在银行的时候给伟哥打了个电话,估计他挺忙的, 都没有来得及接电话,毕竟结婚不是什么小事。在我们眼里,伟哥其实是一个挺神秘的人,也许正如他们寝室的电脑祥一样神秘吧,自从桂林那次见过之后,似乎已经有快一年多没见过面了,只知道他在福建,只知道上次问他的同事要一份房建工程的年终总结,仅此而已,某帆12月结婚的时候也并没有见到他的身影。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正如当年想象的那样,距离本身不能产生美,时间久了,每个人也都有了自己的生活方式和生存状态,并不是每个人都要围着这个曾经的集体转了,也不是要围着你们这几个人转了。因为我们都还只是在不停追逐新生活的孩子,而他们却已经在家庭的道路上重新启程了。

       想到以后买房子可能会买在犀浦或者北三环那里,我就深深的意识到,其实以后的生活必定是无比枯燥乏味的,可能那个时候离馥璇姐家会很近了。而离那些同样在成都买房子却还不知道方位的朋友和同学们,却是更加遥远的距离。成都真的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小,真的要从城的一端到另一端,是一个挺遥远的距离。即便是有一天,我们都买了车,我们一样要面对堵车的问题,我们一样要面对不能按时参加聚会的问题。那空间的距离,只是让我们的心的距离变得越加遥远了。而每一个人都还在默默的追逐着不同的生活,看上去我们比四年前有了很多的沧桑感,看上去我们已经被社会的污浊洗刷的惨不忍睹,但我们真的还只是孩子,真的还有很多很多东西是我们不懂的,真的还有很多很多东西是我们不曾遇到过的。大概是一个月前,我想好好静下心来写点东西,说是想描述一下近一段时间遇到的人和事,因为这些人和事都不同于以往的圈子里所接触到的东西,他们有的虚伪,有的诚恳,有的善良,有的邪恶,有的幼稚,有的成熟,唯一相同的是,我都追不上他们的步伐,我跟他们不一样,有的时候我是这样以为的, 但实际上,我们又能有多少差距呢,毕竟我们都还是一群小屁孩,我们只是看上去成年了而已,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了,我们要去学的东西也太多了。

阅读剩余部分 -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路易大叔:我最近也是在思考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下去 不过也没有头绪
  • 路易大叔:如今的社会,孩子总会飞离身边
  • 路易大叔:运动细胞还是能够找回来的 加油
  • dd:祝福 你父亲早日康复
  • 路易大叔:祝好!加油!

归档

友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