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来发生的琐事

       在永和等餐的间歇打开手机看了一下天气预报,虽然身体的感知和前两天是差不多的,气温终究没有降到零度一下,但多少还是觉得有些凉意的,只是回想当年在学校和在桂林的时候,这个季节这个时间段,应该至少穿上了保暖内衣的,恐怕这套装备要等过年回家的时候才能够用上了吧。

       奖学金是什么东西,大概已经印象模糊了,因为拿奖学金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跟微信上的好友聊到大学奖学金的问题,突然间想起来,原来那个时候自己也还是一个好学生,只是后来好学生并没有给自己带来一个什么特别好的结果,也许没有真正接轨,也许就因为这样的阴差阳错,自己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吧。朋友们说,你现在这个样子不是挺好的啊,但他们却不知道我到底想要的是什么东西。

       1月10日晚上公司聚餐,喝了4两白酒,不算多,只是告诉自己要控制住,就像努力控制情绪一样。后来觉得应该给丹丹姐打个电话,毕竟本来她也该出现在这里的,只是她选择了自己的道路,而我们却还没有这个勇气去选择自己的道路。跟丹丹姐聊到新女友,其实不用问丹丹姐的意见,我也知道结果是什么样子的,丹丹姐说她那里过不了,那天下车后的时候我也发现这个问题了,她很没有礼貌,一个是我姐,一个是我领导,她没有丝毫要打招呼的意思,这点我其实是很在意的。起码的礼貌她还没有具备,虽然是一个很有想法的姑娘,但是在这些细节方面的处理,确实不敢恭维,刚好这两天两个人也处在一个冷淡期,可能冷静下来仔细思考的时候才发现原来生活很简单,感情也很简单,有的时候却又不好面对,不好解决,毕竟这是很不靠谱的事情,我会尝试去改变这些现状,但如果不能改变这些现状的话,应该也就很快解决战斗好了,毕竟我发现两个人居然都还是在耍流氓,混蛋啊~

阅读剩余部分 -

新年随便想

       本来觉得作为开年第一篇,至少应该是气氛很好的那种,即便达不到气氛很好,也应该是相对比较能扯的,这样也会有一个比较好的兆头,只是有些事情是由不得自己来掌控的。所以我仍旧保持自己的一贯线路了,把想要说的话都说出来,把不高兴的事情也都说出来,只是随便讲一些故事,谈一些感受就好,也算是为新的一年做一些准备。

       回忆这几天的生活,用灰灰的话说,整体上是甜蜜的,为什么呢,因为身边多了一个姑娘,好吧,我承认是这样的,只是以前一个人的时候觉得自由久了,就开始无聊了,但身边多了一个人了,有的时候也要多考虑很多很多很多问题。不过总得来说,还好,圣诞和跨年都有人陪着一起过的,这些在以往任何一次短暂恋情中都不可能存在的,所以我多少还是觉得这算是比较值得讲讲的故事。

       小葵的心情前两天好了很多,一方面医生说能找到药来医治,另一方面她也看到了一些希望,所以很踏实地接受了治疗,但后面做检查的时候,医生说用的药还是没有起到非常大的作用,只是控制了病情而已,所以她就再一次忧郁了,再一次纠结了,朋友们也只能不断的劝她继续治疗,积极接受,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之前自己突发奇想的从数据库里把访客的邮箱导出,给他们一一发了邮件,也在博客上贴出这篇,本来以为会给人造成很大困扰,本来觉得应该会有很多人会不在乎这件事,但实际上发邮件的当天就收到了四封回信,之后又陆陆续续地收到了很多邮件,我给她看的时候,她都觉得心情还是蛮好的,所以非常感谢那些不认识的朋友们的善良和祝福,也希望你们在这一年能够诸事顺利,好人即便没有好报,也终究是会有个好的结果的。

阅读剩余部分 -

关于静水流渊(前曾经の轨迹)站长对曾经访问过本站朋友的一点恳求

朋友,你好!
      可能你已经忘记访问过我的博客,因为本人的朋友患上了一种病,试过很多药都没有用,可能会面临死亡,她才21岁,还没有好好享受过生活,就要早早结束自己的生命,虽然还没有下死亡通知书,也许还有救治的可能,但我的这位朋友心情已经非常非常低落,曾经看过一个故事叫做《最后的常青藤叶的故事》:贫穷的画家苏和复西的邻居贝尔门是一个画了一辈子画却还没名气的画家。不久,复西得了严重的肺炎,而且病情越来越重。她把生命的希望寄托在窗外最后一片藤叶上,以为藤叶落下之时,就是她生命结束之时。然而令人惊奇的是,尽管屋外的风刮得那样厉害,而锯齿形的叶子边缘已经枯萎发黄,但它仍然长在高高的藤枝上。奇迹出现了,复西没有死。原来是一直默默无闻的老画家贝尔门,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为了画上最后一片藤叶,身体本来就差的贝尔门着了凉,染上了肺炎。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终于完成了他已等待二十五年的杰作。我希望她可以在看到希望的同时坚强的活着,如果有幸治好顽疾,更能够积极的面对生活。

      我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可以帮到她,所以我想到向各位寻求一些祝福,可以是图片形式的,也可以是视频形式的,或者其他您认为合适的形式,方便的话,也请各位写上自己的网名,可以让她知道其实这世界上还有很多陌生人可以给她很多鼓励,让她好好面对这次考验,无论是不是可以治好,都可以坚强的、开心的活着。

       称呼的时候可以称她 “小葵”,也可以叫“sunflower”,也可以叫“向日葵”,她喜欢旅行,喜欢跳舞,喜欢海,也可以以您当地的一些标志性建筑物作为背景。方便的话,请将祝福发到我的邮箱vzhangjie@gmail.com,谢谢。

阅读剩余部分 -

不靠谱的生活源自不靠谱的圣诞

       闲暇的时候喜欢用手机上的“鲜果联播”,倒也不是因为这个软件多么多么好,只是已经习惯从里面获取一些信息,获取一些心灵上的鸡汤。卢大萌说不喜欢看那些励志的、讲大道理的东西,但其实我想大多数人都还是希望自己的生活能够稍微,哪怕是稍微理想化一点,只是这些东西相对于现实都太扯淡了。所以只是习惯在鲜果上找找那些看似很让人羡慕的感情,让人看似无比嫉妒的状态,只是因为很多东西是自己得不到的, 很多东西可能永远都得不到。因为错过了最好的时机,而也有可能是当时根本不懂得这些道理,所以就那样迷茫了很久,在这个时候,已经算是融入社会了,却发现自己在之前所积累的一切判断人的经验都是在扯淡,不懂得如何面对陌生人的圈套,也不知道世上的人有多么复杂,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被欺骗,被出卖,也许是本能的保护自己,但也许真的要注意到这些东西。

       《倚天屠龙记》里面殷素素跟张无忌说,越是长得漂亮的女人就越会骗人,这句话我还没真正验证过,因为咱身边其实没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漂亮女人。当然这也明显跟自己魅力不够有一定关系,而且在现阶段,圈子的档次和包里钱档次也会决定这些。忘记在什么时候在哪里看到说丫在下半年要走桃花运,怎么算桃花运呢?确实没法界定,难道就是可以有很多接触异性的机会,还是可以脚踏好几条船呢?不过我确实没那资本和那魅力。只是感觉自己变得很纠结,自从跟微信上几个姑娘接触过之后,才发现其实在自己想法以外还有很多很多不知道的世界,我以为我的生活应该像师姐他们,像某帆他们,想更多的表哥堂哥,像更多普通的青年一样,很普通,很平淡,很踏实。我以为我接触到的人都是很善良,很踏实,想法很普通的人。我不知道这几个姑娘算不算跟我有缘分,但很明显至少做到了缘这一步,而对他们生活未知造成了我内心的恐惧,除了不知道怎么选择以外,当然也害怕像过去一样,再受一些伤害,螃蟹座的人真的伤不起,不能伤太多次,而且也不想伤人,无论怎么样都会非常痛苦的。

阅读剩余部分 -

圣诞前一天

       早上起来看到新闻说网购火车票已经覆盖全部车次,仔细想想,这算是时代的进步还是时代的讽刺呢?我无法妄下定论,至少对于这部分懂得使用网络和知道什么是网银的人来说,无论什么年龄层,但多少受过一些教育的人,就必定会懂得,哪怕不懂得,也可以很快学会。所以对他们来说,这是时代的进步,因为可以比以前更好买到票,即便是在非常紧张的时刻,只要你有心,在凌晨零点开闸放票的时候就手快有手慢无。估计铁道部也考虑过一些现实情况,那就是不懂得使用网络购票的人,特别是那些社会底层的民众,他们可能继续要无知的在售票大厅排队,可能队伍要排到广场上,但他们只是为了一张可以回家的车票,即便是无座,能买到已经是心满意足了。曾经有一次在车站外的动车组车票自动售票机上买票,排队的人远比大厅窗口那里少,我后面有以为年纪比较大的中年男子,看穿着应该是农民工,他虽然知道在自动售票机上买票可以比较快,但是他确实不会,后来我买完之后他请我帮他买一下,我很快答应了, 用很快的速度帮他买了一张自动售票机上出的票,他除了说句“谢谢”,还说了一句,“原来这里出来的票是蓝色的”。当时我有些茫然,但也有些感慨,实际上这个社会发展的不平衡性从这些细小的地方就能够充分体现出来了。

       今天是圣诞节前一天,没到晚上,所以我不叫它平安夜。在国外,恐怕已经很有气氛了,虽然这个洋节日在中国年轻一代的心中已经扎下跟,但毕竟不能跟西方国家相比。实际上这成为大多数卖场、超市的节日,因为可以搞很多活动,当然也成为了大多数年轻人,特别是年轻情侣们的节日。只不过他们也要面临今晚出行困难的窘境,毕竟今天全城估计有很多人出门都是为了过这个圣诞节,只是我还真的没什么感觉。冬至已经过去几天了,很庆幸的一件事情是今年好好地过了一次冬至,记得以前在北方的时候家里也几乎不重视这个所谓的节日,没想到在四川,当地人是如此的重视这个节日,四川的习俗是吃羊肉,所以那天卖羊肉的人是狠狠捞了一大笔的。因为人们总是说,再贵也要吃,这算是一种对风俗的尊重吧。北方的风俗是吃饺子,这个不是父母告诉我的, 因为父母不是北方人,这个是北方的朋友告诉我的。所以冬至那天我也好好吃了一次自己煮的饺子,跟同事一起,还是圆满了。

阅读剩余部分 -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路易大叔:我最近也是在思考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下去 不过也没有头绪
  • 路易大叔:如今的社会,孩子总会飞离身边
  • 路易大叔:运动细胞还是能够找回来的 加油
  • dd:祝福 你父亲早日康复
  • 路易大叔:祝好!加油!

归档

友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