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程

人们经常说当你大胆的迈出第一步的时候,那你的旅程实际上就完成了一半了,但实际上恐怕很多人并不是这么想的。一次旅程,不仅仅需要你选择合适的目的地,还需要你制定一个完善的旅行计划,而这个计划可能会详细到你要从地铁站的哪个出口出站,这样的旅行计划能够让你充分利用有限的旅行时间,在有限的时间里获得最大的乐趣。对我来说,从性格上讲,我也是一个有计划的人,所以对于任何一次旅行,我都会认真的考虑时间的衔接,考虑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

前两天CF夫妻去了一趟日本,C有过留学的经历,所以在语言沟通上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而尽管如此,据他们介绍,去之前还是做了很多功课的,毕竟是自由行,所以旅行中应该考虑的问题,事无巨细,都必须考虑在内。比如订机票是在全日航空订还是在国内的网站定,订酒店的问题上他们推荐的東京酒店中比较实惠的,着实省了不少的心,也至少让旅行的每一次休息都变得非常享受,不至于那么凌乱。

某浩当年去日本的时候也是凭着自己多年积累下来的日语基础,虽然不是很好,但是通过简单沟通和文字描述,还是基本能够应对旅行中可能会遇到的问题。综合而言,怕是我去日本的时候,必须要好好想想什么样的方式才是最合理的解决方案。否则一团乱麻的话,搞不好还会滞留。

阅读剩余部分 -

做了一个关于过去的梦

       我不是一个擅长做梦的人,当然也是一个醒来不容易记住做梦的人,但很多东西交汇在一起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也有过去,也有那么多很2B的时候,而并非我擅长写点文字,我就算是文艺青年了,这是一个多么宽泛的概念啊,无数次被人鄙视我脱不掉学生那层稚气,无数次被人耻笑我离不开学校。可那样如何呢?那只是我人生中最完整,也最重要的一个碎片而已。回想多年,恐怕小学发生了什么,留下了什么,我都不记得了,中学也是如此,所以很庆幸我们这个年代经历了很多东西的交替,能让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和足够的物件去记录我们一切的过往。人们常说凡事要向前看,但过去却是一段活生生激励我的历史。

       那个梦里看到的第一张照片是学院的合影,那里面有很多小的不能再小的脸,看打那个时候削瘦的我,其实那个时候真的长得还过得去,但活该那个时候找不到爱的人,因为那个时候对一切的理解都是脱离实际的,我想即便是现在也仍旧是脱离实际的。第二张照片是专业的合影,那里面的每一张脸都变得大了很多,看到那些曾经熟悉的脸,也意识到每个人真的离开好多年了,每个人不再联系也很多年了,会想念他们吗?其实并不会,因为他们只是活在我的记忆里。曾经每一个傻逼的大学生,如今都变的世故,变得熟悉这个社会,曾经不敢面对社会的我们,现在也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自己的资产。只是还有更多需要努力的东西。

阅读剩余部分 -

沉钟

       至于我,实在不知道每一次如何取一个让自己满意的文章标题,有的时候想要草草了事,有的时候却也觉得对这是对自己的藐视。不记得是哪天在别人的朋友圈里看到这样一句话,选择了一条路,哪怕是跪着也要给我走下去。那么残酷,却也那么现实,每个人都曾经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选择过若干的道路,中学的时候要选择文理,大学的时候要选择专业,大学毕业了要选择工作或者读研,然后要选择进什么样的公司,什么样的行业,做什么样的职位。往往这些冥冥中已经被注定的东西,却要我们在这样不断的选择中找准属于自己的定位,说起来很简单,但却真的会起到影响一生的作用。

       持续的低潮并没有让自己在短暂的时光中找到这些事件的命门,昨天跟晓彪通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他还是如以前那样整日萎靡不振,毫无精神,而我却也有些不在状态,随意聊了很多无聊的东西,也找到了很多共同的话题。其中有三句话是我记得很清楚的,一句是他说,你有没有觉得你这几年一直很倒霉?其实我也发现了,无论大事小事,似乎运气都不那么好,尽管一直在努力,但我想努力的程度并不够,所以我跟他说,还有一句话叫做“越努力运气越好”,如果我运气不够好,那说明我不够努力,这就需要我继续等,或者继续努力,人不会一辈子运气不好,但却有可能一辈子不够努力。第二句话是他说,如果你找到了有前途或者稳赚的创业项目,那我就是把房子卖了也肯定支持你,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很牛逼的人。这句话,并没有让我热血沸腾,但静下心来想这些的时候才发现,其实这四年下来,做了很多事,也遇到很多人,很难有人会在多年以后跟你说出这么直白的话了。第三句话是他很严肃的说,你记好了,你以前很牛逼,你现在也很牛逼。在这里我没用NB,因为我觉得没必要这么做作,因为我们想的就是这两个汉字,也正是这两个汉字的冲击力最大。所以多少这三句话,让我从迷茫的生活里找到了一些曙光,因为曾经相信自己,到不太相信自己,到今天再次被好好的刺激了一番,原来发现其实自己还是有一些过人之处的。   

阅读剩余部分 -

二食堂的餐盘

      中午在机关食堂吃饭,看到那用了很多次的餐盘,多年来似乎都是这种形状,隐约想起了昨天晚上的聚会。又一个四年过去了,大家似乎都还好,不再像以前那样去讨论谁谁又长胖了,因为这个已经成为毕业之后不争的事实了。更多的开始讨论婚姻、孩子、房子和车子,似乎这些更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主旋律。四年过后,大家不会希望再回到那个二食堂吃一顿饭,因为没有那种情结,那只是一个时期的一个概念而已,只是那一个时期的那一个概念养活了数个没什么钱的穷学生,说起来,用“穷”这个词还是有点过,至少大家不是那种有资本肆意挥霍的学生,所以仍旧会下课了老老实实的结伴到二食堂拿上餐盘吃顿饭,可能相比现在没那么好吃,不过一个个苦逼的学生也不会去讲究这些。

      由此想到静哥说当年他、晓彪和龙兄为了一盒八块钱的红河,东拼西凑,甚至跑到金玉他们斗地主的桌子上抽了八毛钱,才凑够。而现在大家工作了,虽然早已忘记那些陈年往事了,但我想静哥从包里掏出80一盒的软中华时,仍旧愿意戏谑的谈论一下当年的惨状。我想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惨状,才会有那帮无忧无虑的二逼们的大学生活。可能没有那么多销魂的女神,也没有那么多惊心动魄的恋爱,更没有什么特别的兄弟之情,只是有那么简单的同甘共苦,我想这也会是属于我们特别的回忆。

阅读剩余部分 -

光阴碎片

       人每天要在心里憋下很多的话很多的事,憋久了就想好好释放,而如果没有达到一定的限度,就算是不释放也没什么。跟这个最有关联的就是自己的写作状态,以前什么事都憋不住,觉得不舒服或者舒服的都会认真的写下来,可能偶尔会有几个错字,现在感觉什么事都憋得住,就好像自己的心里有一个很大的宇宙一样,而即便有这么多的内容和信息量,也还是不能全部记录下来,并不是没有时间,而是心里没有空间,每天要去考虑的问题还有很多,一切关于家庭的、关于工作的、关于生计的,这些都让自己很头大,都很力不从心,而自己却没有什么能力去改变这些,并不清楚这样的状态还要持续多久,只不过一直认真的告诉自己,要好好坚持下去,总会有变革的。可能不同于在和盛,似乎几年下来,都没什么变化,也许是自己不够努力,也许是公司不够努力,但没有变化这是不争的事实。现在我尝试重新检验自己的努力程度,却发现没有留给自己这样的机会。我想如果当初把光阴撕成了碎片,那可能一片片纸屑就能把每一段时光慢慢的消散,只是这段光阴一直在连续着,一直在发散着,那自己就不得不把这样一个整体全部都灌输到内心的深处。

阅读剩余部分 -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路易大叔:我最近也是在思考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下去 不过也没有头绪
  • 路易大叔:如今的社会,孩子总会飞离身边
  • 路易大叔:运动细胞还是能够找回来的 加油
  • dd:祝福 你父亲早日康复
  • 路易大叔:祝好!加油!

归档

友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