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与非

       这是回成都之后的第四个年头,算上大学四年,可能在潜移默化中已经开始融入这样的生活,从刚到这里对天气、语言、生活方式的抱怨,到现在的习以为常,虽然偶尔松懈的时候也会觉得,想想这种状态还是蛮好的,但很快又会像被抽醒了一样,再次告诉自己这么做是不对的。

      回想春节返乡的事情,最大的感触就是终于在离家的第9个年头,开始对河北那片土地水土不服了,嗓子不断的干咳,甚至流鼻血,我想那是空气干燥造成的。而此时成都湿润的空气,就让人觉得尤为舒适,不像海风带来的湿润,而是南方独有的沁人心脾的湿润。唯一不同的是,这里的空气中携带的颗粒物没有海风能够带走,只能我们长期享用。其实也就是三四年前,成都的空气还不是这样的,当然了,这就是社会的进程,我们无力去改变这些东西,正如很多新闻一样,我们到底能做什么呢,很多人以为自己在参与着,但其实在个中发挥的作用简直微乎其微。

阅读剩余部分 -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人们常说生命值得敬畏,但大多数人都只是挂在嘴边而已,只有当自己真正面对生命的更迭时,才发现生命那份重量。妻子单位上有个同事上周在工作中猝死了,一个才毕业的学生,可能她还没来得及去看看这社会的五彩缤纷,可能她还怀揣着对梦想的孜孜追求,可能她的父亲还等着能牵着她的手将她交给一个值得托付的人,可能她的母亲还想再跟她多聊几句家常,但无情的死神却这么直接的夺走了一个年轻的生命,没有任何征兆,看似干净利落,但却让一切与之相关的人感受到生命所赋予人生的意义。

且不去评述整个过程中所发生的一切,因为我没有亲眼所见,所以没有任何发言权,无论是医院的救治,还是企业的关怀,或是父母的撕心裂肺,这些都已经成为过去时。我们尝试去发现引发这样事件的原因,却无从考证,一切都来得太突然。有的时候想想,生命的价值到底在什么呢?死亡又意味着什么呢?可能一个很亲密的人,有一天ta突然听不到你说话了,看不到你的样子了,难道非要等到那个时候,我们才知道去哭泣,才知道去伤感吗?很显然不是这样的,我们身边有那么多形形色色的人,更有那么多值得我们珍惜的人,而每一天我们在浑浑噩噩的生命中,到底是怎样度过的呢?我们是否努力的活着?我们是否真实的存在着?我们是否真切的去关心过周围那些值得关心的人?我想大多数人的答案都是否定的。

阅读剩余部分 -

求稳心切

       最近两周都在为域名和主机的事情犯愁,按照朋友的说法,是我被人盯上了,要么是链接被甩到某个攻击库,要么是有人想要我的域名,通过不太友好的方式逼迫我放弃。所以折腾了两个星期的成果是又买了一个域名,主机也暂时换到一个免费的地方测试一下到底每月流量有多大,也算是一个过渡,如果真的是因为有频繁的攻击,那我也不得不放弃这个域名,转而使用swagent.net的新域名。其实我对这些倒是不忌讳,本来我不是求流量的,反而却又那么多蜘蛛来爬,搞得里外不是人一样。本来我也想坚持用这个域名很多年,毕竟这就像是身份证或者手机号一样,真要换还是有点舍不得。这可能就是一种求稳定的心态,但其实放在现今社会,求稳定可能也未必是一件坏事。

      很多人,诸如我,几年的时间里换了三次工作,虽然每次都有难言之隐,但确实在这个过程中失去了很多东西,也浪费了很多的时间,尽管还在不断的做自己的选择,但很庆幸大方向终于在这一年可以基本定下来了,这样就算是再换工作,也不至于那么纠结,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我想父母当初所想象的能够在央企待着,或者考个公务员,当个教师,还真的是让人觉得稳定的事情,但这样的生活是否适合我呢?我曾经小小的验证过,答案是不适合的,我还是应该在不太好的生存环境下磨砺一下自己的心境,也许在开始的几年甚至十几年都会非常辛苦,但自然有我收获一切的时候,至今我都坚信这一点。

阅读剩余部分 -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

       看上去像是一篇回忆录,但其实只是表明这是春节后的第一篇而已,发生了很多只是自己对这一农历年的一个感慨。马年的春节,无论路途遥远、无论低温严寒、无论异地分离,都没有阻止我回家的步伐,有还算顺利的航班,有畅通无阻的京城地铁,也有给力的发小兄弟,即便只是一个人回去,也感受到了极大的满足,因为这一趟家是一定要回的,一个惦念家人的人怎么能够在春节的时候不回家呢?

阅读剩余部分 -

慢半拍的人生

     早上上班的时候看鲜果,看到一个关于考研的故事,很普通,也很狗血,不做过多的评价,因为至少在最初毕业的那一两年里,总是能看到很多类似的故事,甚至有很多类似的故事都是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但那个时候却不以为然,因为考研那个事情对我而言,根本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五年来,不止一次,也不止一个人问过我,保研没读会不会后悔,而每一次的回答都很肯定,不后悔!因为不喜欢,也不想把自己浪费在那上面。因为知道4年的本科其实是在虚度中度过的, 所以研究生也一定会在虚度中度过。读研一定程度上是在延续一个人的学生生涯,就如同当兵的人一样,要不断的往上爬,但当自己发现爬不动了,最终还是要选择复原,而我就是那个在求学生涯中爬不动的人,所以我选择中断这个无谓的过程,尽管这样的中断让自己的人生从此发生了很多变数,但至少磕磕绊绊的走到现在,自己还能继续笑看生活,我想还不至于失败到极端。

      昨天整理邮箱的时候看到了很多以前关于求职的邮件,那些邮件的正文足以看出我那个时候真的很傻很天真,也看到了曾经有可能改变我轨迹的机遇。要说为什么非得留在成都,其实我也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么,也许是因为懒惰,也许是因为惧怕竞争的压力吧。想想几年前同学给我介绍的工作,央企、有户口、有宿舍,待遇5000,放在北京似乎不算什么,但看上去还是有那么多的吸引力的,只是这样的机会眨眼间就会失之交臂,这恐怕就是自己的命运。我不肯放掉尊严去接受这样的工作,也不想愧对他人为我付出的努力,这就是矛盾。过了这么久,偶尔还会想想,如果当初真的去了北京,也许世界会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吧。再到后来天津的一个跨国企业,看上去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如果当时索性放下中铁的包袱,奔赴天津只为一个面试的机会,也许不用每年两次为了见父母一面的奔波了。

阅读剩余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