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负起所选择的道路上的罪

       这是“因为我们并不是背负着罪来选择道路”的后半句,很久以前看到Nathan的签名上写着这样一句话,说实在的,一直没有明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也是直到今天才去搜了这句话的出处,且不说这句话的真正含义是什么,实际上这句话的形成除了语言本身的灵活性外,还要看译者对问题的思考深度,无论这出自名著还是漫画,这至少代表了一个对人生的看法。每个人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都会有无数的罪与罚,有些是自己惩罚自己的,有些是他人惩罚自己,有些是法律惩罚自己。当然也会有奖与赏,这也是同样的道理。客观的说,我对这句话的理解还没有一定的深度,但我深知自己选择道路上一定会布满各种各样的罪与罚,但这终究是自己愿意去走的路,而不是被迫去走的路。

      想起好多年前尹韬说的一句话,“我很喜欢文学和语言,但我不会去读中文系,因为如果把兴趣当成了专业,那得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最近又听到霞姐说,“我很庆幸,现在的工作就是我的兴趣爱好”。其实这都是不同的人做了不同的选择而已,当然很不巧,我没有让兴趣爱好成为工作的一部分,而只是选择了一个自己相对陌生但却有挑战的工作而已。我的兴趣爱好在什么地方呢?其实在跟电脑有关的很多东西里,可能是设计,也可能是编程,但实际上这些东西这么多年积累下来,依旧都不足以成为兼职的工具。所以会很羡慕网上的一个神人,他有两个重要的兴趣爱好,同时他选择了一个兴趣爱好作为养活自己的工具,同时用另一个兴趣爱好去赚点外快,或者说是寻找更多的乐趣。这一定是真正的兴趣,而对我来说,那只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状态。好在,我重新认识到了这个问题的重要性。

阅读剩余部分 -

那也曾是我们的青春

       青春,听上去是一个多么俗气的名字,也许因为《致青春》,这个词又再次活灵活现了。隐约想起外甥女的QQ签名里有这么一句话,“我最珍贵的十年”。她今年应该18岁了,可能从她16岁的时候就已经写下这个签名了,16岁到26岁,还真的是最珍贵的十年,既是她的,也曾是我的,和那群跟我一起长大的家伙的。

      今天是2013年的最后一个星期一,那也即是2013年最后一期《天下足球》,这个从小看到大的节目,可能受众面没有《快乐大本营》广,也可能没有《天天向上》收视率那么高,但却真的如同《哈利波特》一样陪伴了我那最珍贵的十年,甚至二十年。这一期让人想起了很多关于足球和关于青春的故事,看似历历在目,却伸手不见。上周静哥说龙兄回去了,我想那个一直整天叫嚷着要踢球的家伙再也不会站在面前喊话了,我才发现那个曾经会争论,后来会无理辩三分的家伙可能真的不会留在蓉城了,那么只想祝他一路走好,尽管这是晚来的社会,但却依旧要坚实地迈出每一步啊。

      某帆终于还是百无聊赖了,在整理电脑的时候发现了电脑里留存的照片,尽管在微信群里只有这么几个人响应,但那些看到的和没看到的,应该都会有所感触。正如那天看到某岑在朋友圈里发的截图一样,那些稚嫩的身影和粗糙的做工,隐约还能看到那是我做的痕迹。我承认,那一刻,我是真的感动过了的。只是那段青春,我们曾经多么的不以为然,因为我以为,并且我们都以为,我们的大学生活本不应该是这样的,我们以为应该有俊男美女的把酒言欢,我们以为应该有轰轰烈烈的恋爱,我们以为应该有运动场的狂奔,我们也以为应该有男女生的亲密无间……读书的时候,毕业的时候,我们都以为我们根本没得到这一切,我们以为我们的交大中文系生涯是曲折而又畸形的,我们以为我们就如同上帝的弃儿一样被学生生涯的绝唱抛弃了。而实际上呢,当我再回过头来看这一切的时候,我才发现,那些我们曾经羡慕的青春,原来也曾经是我们的青春,也曾经真真切切地发生在我们身上过,没有任何的折扣。

阅读剩余部分 -

浮躁的中国人

     浮躁在这里并不是单纯的贬义,只是在陈述一种状态,一种让人有些许窒息的状态。

     中午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实际上13点这个界限并不明显,所以大多数人还是没有准时上过班。所以我利用中午的时间去银行办Ukey,银行离公司大概有10分钟的脚程,我想算上来回的时间和办理的时间,一个小时应该够了。只是没想到的是,尽管没有人排队,还是在银行等了40分钟,我想是我急躁了,心里想着要赶快把事情办完好回去上班。实际上到了1点我也没有办完,直接领导电话催我了,我才往回赶,所以我只能用4分钟的时间跑回公司,跑的途中我就在想,为什么我要这么跑才能完成自己要做的事情,我真的有那么浮躁吗?到现在我也没有得出结论,反倒是让我想起最近几个月开车的经历。我想这些足够让人看到国人是何种浮躁的状态。

阅读剩余部分 -

生存的现实

      这是一个特别大的题目,但放在每个人身上却是一个很小的体现,大多数跟我年龄相仿的人可能都在这个阶段多多少少的遇到这些问题,每个人都有了一定的工作经验,但实际上距离一个高度还差很大的距离,希望让自己的生存环境更好,但却要面对很多现实的压力。有一次跟某丽聊天,她说她现在不会像以前一样非想着往大城市钻了,她觉得回到家乡一个县城,拿着还算可以的工资,其实生活会过得很简单。怎么说呢,我说不出这种感觉,她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也有人跟我一样要选择在大一点的城市撞得头破血流,我必须也要承认这里的竞争压力比北京小很多,所以其实我所要付出的东西也比那些在北京奋斗的同学小很多,但不可否认的是,我也还是在很努力的做着必须要做的事情。

阅读剩余部分 -

第五个冬天

       我不是一个喜欢冬天家伙,尤其是不喜欢没有雪的冬天,离开北方已经很多年了,所以有没有雪对我来说已经不是一件很令人兴奋的事情了,只是想每年冬天要是能在办公室坐着的时候能够暖和一点,可能工作状态也会好很多了。

     第一个冬天是09年冬天,在桂林,虽然是低纬度地区,但不得不说桂林那个地方冬天冷起来还是相当冷的,更何况又是在活动板房里,不管睡觉还是上班,那都是相当冷的,恨不得每天披着电热毯去上班。当然了,那个时候才刚刚工作,比较胆小,尽管知道办公室里的空调是冷暖的,但还是不敢大肆的打开着,所有受冻还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就这么熬过了第一个冬天。

      第二个冬天是10年冬天,当然还是在桂林,似乎那一年没有留下什么特别的印象,因为还是在板房,也还是同样的冷暖空调,区别在于用空调的频率似乎高了很多,项目经理觉得大家其实很辛苦,用空调缓解一下还是应该的,而实际上那一年的冬天也并不冷,甚至在十一月的时候大家还能够下午穿着短裤去打篮球,真是一群硬汉啊。

阅读剩余部分 -